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一生中最愛》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一生中最愛》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一生中最愛》


避開瘋狂的追捕,乘坐多重轉折的交通工具後,一身疲累的小霖,終於在凌晨時份安然無恙回到家。然而剛踏入家門,一直坐在梳化、還未入睡的志光,陡地站起身,轉身望向小霖。

他的眼神,既是無奈,又是憤怒。
他說話的語氣,亦極具挑釁性。

「妳又不聽我的勸告,去當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徒了嗎?」
「你在說甚麼?甚麼暴徒啊!」小霖不忿:「還有,你別再顛倒是非了,破壞社會安寧的是你們才對吧!」
「我警告妳,妳說話可要小心點。」志光一臉大義凜然:「我和我的同僚們,可是克盡己任的正義之師,絕不容妳出言侮辱。」
「荒謬!」倦極的小霖,眼神依然倔強不屈:「成為了極權濫殺無辜的劊子手,還膽敢說自己是正義之師?你們這些妖怪的良知去了那裡?」

不難想像,這場爭辯,只會沒完沒了地越演越烈,絕無和平安然結束的可能性。

小霖和志光在一起已有四年多的時間。他們認識的地方,是一個朋友的生日派對。他倆非常投契,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題,對很多事情的看法相近,亦有不少共同嗜好。他們成為一對情侶後,更是愛得浪漫纏綿,彼此也認定對方是自己的「一生中最愛」。假以時日,他倆必定一起步入教堂,共楷連理。

只是,相遇在社會處於極度政治冷感時期的他們,根本毫不察覺,因為職業和背景的不同,對社會問題的立場,他們根本是南轅北轍、水火不容。

一切也相安無事,直至最近為止。
因為即將推出的一項惡法,政權觸怒了人民,令公民意識再次被喚醒。很多人都走上街頭,參與示威和集會表達不滿,希望迫使政權就範,撤回惡法。但偏偏,政權的回應方法,卻是不斷升級的武力鎮壓,期望以暴力和恐懼,把反對聲音徹底消滅。

結果,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社會局勢極不穩定,到處也發生大大小小的衝突事件。當中,義無反顧走上街頭、成為前線抗爭者的小霖,和因為職業使然、甘願成為政權濫暴工具的志光,在這段日子裡徹底對立,經常發生爭執。

還幸的是,他倆卻始保住那留有最後一線的默契。

『暫停。』

即使是如何激烈的衝突,只要雙方各自說出這個詞語,他們也會停下一切,各自深呼吸,然後擁抱對方,用深深愛著對方的感情,戰勝衝突。就像這天晚上,這場激辯,也隨著這個詞語和一記擁抱,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和平終結。

然而他們的心裡,也在害怕著一件事情。
他們害怕有一天,在街頭與自己生死相搏的,會是自己最愛的對方。

兩個星期後,一個週日晚上。
一如最近的週日,在各個街頭也有衝突發生。剛好,執勤的志光獲派上前線,直接面對抗爭者。可能是出現了疲態,或是因為假扮的抗爭者發揮了作用,這天抗爭的一方潰不成軍,瞬間已兵敗如山倒,各自死命逃跑。穿著一身重型裝備、拿著伸縮警棍的志光,也殺紅了眼,與十數名同僚一起,追捕兩名負傷逃走的抗爭者。

「啊!」

慘叫一聲以後,志光緊緊追逐的一名抗爭者,不幸被雜物絆倒,狼狽不堪地跌倒在地。志光隨即撲上前,把抗爭者重重壓在地上。他先把抗爭者仍握著棍的右手,狠狠一拉,令對方肩膀脫臼,失去反抗能力。接著,他瘋狂揮動伸縮警棍,不斷向抗爭者施以重擊。在頭盔和面具底下的志光,一臉猙獰可怕,尤如一頭沒有血性的異變凶獸。漸漸殺得性起的他,集中攻擊抗爭者的頸椎位置,全沒理會對方到底是死是活。

直至一名同僚來到志光身邊,把抗爭者的手套脫掉,然後使勁拗斷他的手指。

「八婆!潑婦!臭雞!不得好死!」

同僚對這名抗爭者的辱罵,如雷貫耳般打進志光的腦海。

辱罵的內容,令沉醉於暴力的他如夢初醒,得悉這抗爭者原來是女性。接著,當他瞥見抗爭者已變形扭曲的手掌、和刺在手背上的紋身圖案後,他陡地一震。

這名自己親手虐打,已奄奄一息、全沒生命跡象的抗爭者,竟是他的女友小霖。

志光跌坐地上,腦海一片空白。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他既沒印象,亦全沒意識可言。

直至已下班的他,拿著鑰匙站在家門外。

「我… 親手殺死了小霖?」

呆呆的志光,一直站在門外,不敢內進,害怕面對現實。
不知所措的他,感到無比後悔,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

良久,家門竟徐徐打開。打開門的人,竟然是小霖。
穿著一身居家便服,安然無恙的小霖。

「小霖,妳,妳…」志光既驚且喜:「妳沒有事嗎?」

小霖沒有答話,只是面露笑容,以一貫溫暖柔和的眼神望向志光。
志光隨即想起一件事。他輕握小霖那刺上了紋身圖案的手,仔細察看。

「太好了,太好了。」輕撫著小霖沒有異樣的手,志光眼泛淚光:「妳沒有事便好了,真的太好了!」

接著,他把小霖一擁入懷,放聲大哭。

「我不想失去妳,我不想失去妳!」志光在嚎叫:「我清醒了,我真的清醒了!妳說得很對,只差一點,我便成了沒有良知的妖怪啊!明天我便會辭職不幹,此生此世也會與妳站在同一陣線,永永遠遠守護著妳!」

一會後,志光坐在梳化抽煙,放鬆剛才緊繃的心情。猶有餘悸的他,回想自己最近完全失控的所作所為,感到懊悔不已。但他慶幸自己終於醒覺,重拾人性。最重要的是,他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凶殘惡行,而失去一生最愛。

「明天去選購求婚戒指吧。」志光心想。

想得入迷的志光,感到有點肚餓,於是四處張望,找尋小霖的蹤影。
這時候,他看見小霖已無聲無息的走到露台去,望著窗外的景色。正當他想從梳化起來,前去露台時,小霖赫然轉身,凝望志光。

她的眼神,霎時看來像一個黑洞,令志光感到不寒而慄。
然而只是瞬間,她的眼神已回復昔才的溫暖。

「再見了,志光。」

說出了這句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小霖便轉身,作勢攀過露台的圍欄。

「小霖,不要!」

嚇得魂飛魄散的志光,馬上向前狂奔,衝向露台。
不過,當他撲向小霖的時候,他竟撲了個空,狠狠撞向露台的圍欄。因著奔跑的衝力,他的身體也順勢跨過圍欄,從四十多層樓的高空,向下直跌。

他帶著迷惘驚恐的神情下跌的同時,他的耳邊,傳來小霖的一句說話。

『我原諒你。待你在下一世還清罪債後,我們再做情人,再愛一次吧。』

【相愛很難,回頭往往已太遲。切莫令自己抱憾終生。】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