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找我》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找我》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找我》



《得  孤單會認得我  和沉默倆躺臥  日子給洗刷  思想給折磨  我願守在原地  再度找我》

「早晨啊,柏文哥哥!」剛回到辦公室的香盈,精神滿滿地向柏文說道。

「早晨。」正在執行系統更新程序的柏文,並沒有望向香盈。

「你應該還未吃早餐的吧!」香盈說罷,把豆漿和粢飯放在柏文的桌上:「這是我剛替你買的。」

「啊,謝謝妳。」柏文還是沒有望向香盈,只繼續專注的凝視著屏幕,並小心地輸入一堆Linux指令。

「加油。」香盈說罷,便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去了。

五分鐘後,終於順利完成系統更新程序的柏文,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伸一伸懶腰。

他先望向桌上的豆漿和粢飯,再望向掛在牆上的時鐘。

現在是早上八時十七分,距離正式上班的時間,還有超過四十分鐘。

柏文望向香盈的方向。

這時候的她,正伏在桌上休息。

「這傻孩子,特地提早回來,為的只是替我買一份早餐嗎?」

事實上,住在西貢的香盈,要在這種時間回到上環辦公室的話,真的非要有一份「在天亮前便起床」的覺悟不可。

大約十時半,柏文終於從忙碌的工作中,找到一點休息的時間,趁機上前向香盈道謝。

「謝謝妳的早餐。」柏文向香盈說道:「買了多少錢?我還給妳吧。」

「不用了,我請你吃吧!」香盈笑瞇瞇地回答說道。

「這太不好意思了吧。」柏文說道:「要妳一大清早起來替我買早餐,還要由妳自己付錢,這有點說不過去呢。」

「那… 不若你請我吃午飯吧!」香盈帶著少許緊張地回答說道。

「啊,好吧。」柏文不好意思推卻。

「太好了,待會見啊!」香盈說罷,便一跳一蹦地前往茶水間去了。

柏文和香盈,是在一間物流公司資訊科技部門工作的同事。柏文已在這工作了超過十年,是部門裡最資深的員工之一。香盈則是一名廿歲出頭,只有兩年工作經驗的年輕女生。

雖然在同一個部門工作,但因為隸屬不同隊伍的關係,他們在工作上並沒有太多合作機會。不過,活潑開朗的香盈,卻對比她年長十年的柏文頗有好感,經常會借故親近他。

在柏文要提早回公司工作的日子,香盈會替他買早餐。遇上柏文需要超時工作的時間,她亦會借故留下陪伴他。

總而言之,香盈絕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可與柏文單獨相處的機會。

與活潑開朗、喜愛說話的香盈相比,柏文是一個沉默寡言、經常鬱鬱不歡的人。他很沉迷工作,亦有一種近乎偏執的責任心。故此,部門裡的一切苦差和擔子,很多時都會落在他的身上。

因為柏文甚少與其他同事交往的關係,所以即使香盈如何努力打聽,還是沒法確切知道柏文的感情狀況。她只能從另一個資歷較深的同事口中,得悉柏文曾有一個交往多年的女友,但卻好像在無聲無息間分開了。

香盈感覺到,柏文的心中,有一幅厚厚的牆。她並不清楚柏文築起這幅牆的原因,亦明白要拆毀這幅牆,應該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香盈卻擁有一種異於常人的執著和倔強。

她堅決相信她的開朗和真誠,終有一天可以打動柏文,令他接受這個比他年輕十年的女生。

其實,雖談不上真正動心,柏文的心底裡,卻並不討厭香盈。

香盈的確是一個非常討人喜愛的好女生。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拔不掉那條一直刺在心中的刺。

於是,香盈只能一邊等候,一邊不斷為柏文付出她的愛。

終於,她等到了一個機會。

她得悉下星期四是柏文的生日。而那天,柏文似乎沒有請假休息的打算。

於是,她鼓起勇氣,以電郵的方式,邀請柏文在那天晚上,一起外出吃晚飯,慶祝他的生日。

香盈把電郵送出後,一直在等待柏文的回覆。

這數天的等候期間,她害羞得不得了。她可以做的,只有一邊著急地等待回覆,一邊努力地逃避遇上柏文。

她害怕柏文會以面對面的方法,直接拒絕她。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在送出電郵後的第三天,她收到了柏文的回覆。柏文感謝她的邀請,並樂意在當天晚上,與她一起共進晚餐。

香盈高興得不得了!

她忘形得幾乎連自己的電話也摔倒在地上。

跟柏文約好了晚飯的時間地點後,香盈便向上司請了那天下午的事假。為了他倆第一次的約會,她決定了要好好預備一番,希望可以給他一個難忘的生日。

那天下午,她從衣櫃裡千挑萬選,揀選了一條淺紫色的及膝裙。之後,再到美容院和髮型屋去,確保自己以最漂亮動人的姿態,與柏文見面。

在餐廳遇見香盈的時候,柏文確有眼前一亮的感覺。他有點不能置信這個小女生,竟可變得如斯的成熟、如斯的美艷動人。

「今天的妳真的很漂亮。」柏文笑道。

「那平時的我呢?」香盈大膽地問道:「平時的我便不漂亮了嗎?」

「這有點不同吧。」柏文說道:「想不到平日的一個小公主,竟可搖身一變,成為一個豔麗成熟的皇妃呢。」

香盈滿意地笑了一笑。

確實,為了縮減與柏文在年齡上的差距,她這天的裝扮,是刻意地以成熟為目標的。

這餐晚飯的氣氛十分良好。柏文說的話,比平時要多。而喝了一點酒的香盈,雙頰微紅,更顯一份撫媚的感覺。

不過,去到某些「曖昧」的關頭,柏言始終是欲言又止,似是衝不破一些心理關口似的。

但這天的香盈,卻已下定了決心。

晚飯後,他倆一起前往海傍慢步。

期間,香盈把握機會,輕輕摟著拍文的手,並把頭靠向他的肩膀。

柏文徒地震動了一下,並停下腳步,不發一言。

「怎麼了?」香盈深情的望向柏文。

柏文並沒有回答。

香盈鼓起勇氣,緊緊擁抱柏文,再堅定地向他說出這句話:

「柏文,我喜歡你!」

柏文並沒有任何動作。他想了一會後,向香盈說道:

「香盈,妳願意知道我的過去嗎?」

「甚麼?」香盈不明白地回答說道。

「我以前的女友。」柏文平靜的說道:「我和她的過去。」

香盈輕輕放開柏文,抬起頭凝望著他,肯定地點了點頭。

「好吧,讓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下,再慢慢跟妳說。」柏文說道:「請妳務必要做好心理準備。」

在一張長椅坐下後,柏文徐徐地向香盈細說他與前女友的過去。

六年前,他開始與一個名叫海妮的女生交往。海妮比柏文年輕八年,當時還是一名大學生,但他倆從沒有代溝或隔漠,彼此很快便認定了對方為自己的另一半。他們不理雙方家人的反對,堅決在一起,走一條艱辛且崎嶇的感情路。

四年過後,柏文和海妮的愛,終於打動了家人,正式允許他們繼續發展下去。他們一起前往東歐旅行,而柏文更計劃在旅程的最後一站,向海妮求婚。

誰知道在旅程的途中,參觀一座古老大教堂的時候,海妮竟無緣無故的失蹤了。

柏文用盡一切辦法,花了很多的金錢和氣力,也無法找到海妮的下落。在那個城市逗留了整整一個月後,他終於被迫放棄,不甘情願地獨自回港。

回港後,柏文繼續花盡辦法找尋海妮的下落,並拜託了一些熟悉地下網站的朋友,在那些地方嘗試幫忙打聽。

結果,就在他生日的前一天,一個朋友從一個網站找到一段影片,並把它傳送了給柏文。

「這段影片的拍攝時間不明,但經我朋友的追查,拍攝的地方應是在東歐的某大城市。」柏文把手機拿出,向海妮說道:「我會給妳觀看一小部份的片段,但我想妳盡量保持警戒心,覺得不安的話,請叫我立即停止。」

香盈鼓起勇氣點頭,再依從拍文的吩咐,做好心理準備。

柏文按下影片的播放鍵後,香盈馬上發出了一聲驚呼聲。

影片裡,是一名肢體不全的女生。她正驚恐地面對兩名魁梧的男人,並不斷發出「啞、啞」的叫聲。那兩名男人發出了猙獰的笑聲後,便從地上拿起一些「工具」,上前接近那名女生。

「這名女生,便是我的女友海妮。」按下停止鍵後,柏文向香盈說道。

香盈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她可以想像到接下來會發生在海妮身上的事情。

「我承認,自己的確是被妳打動,並開始喜歡上妳了。」柏文眼泛淚光地說道:「但當我在昨晚收到這影片的時候,我才明白自己根本忘不了海妮。我的內心充滿了內咎感,因為我明白我喜歡妳的原因,是我把妳當成了海妮的代替品。對不起,我辜負了妳的愛。祝妳可以找到一個真心愛妳的男生。再見了。」

柏文說罷,便從長椅起來,轉身離去,留下了仍呆坐的香盈。

隔天早上,香盈向上司請了病假,並沒有上班。

而在部門主管的桌上,亦多了一張支票,和一封屬於柏文的辭職信。

從此以後,柏文便像人間蒸發般,沒有人再見過他。

三個月後,香盈離開了這間公司,轉往另一個地方工作。她已開始了新的一段戀情。這個男生和他年紀相若,是個充滿孩子氣的「陽光小男生」。

香盈仍是往昔那個活潑開朗的小女生。只不過,當她有時間,她便會獨自前往這個海傍,坐在當日的這張長椅,凝望一張手機裡的照片。

她和柏文當日在餐廳裡的合照。

「柏文,你到底身在何方?」

《尋覓自我傳記   隨劇情終枯死》

在我們不斷找尋幸福的同時,不幸也在無間斷地尋找我們。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