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香港唯一國際女主裁判羅碧芝 談成為國際賽裁判的關鍵之路

專訪香港唯一國際女主裁判羅碧芝 談成為國際賽裁判的關鍵之路



專訪香港唯一國際女主裁判羅碧芝 談成為國際賽裁判的關鍵之路


香港人喜歡看足球比賽,羅碧芝(Gigi)亦然。

「最欣賞碧咸,靚仔又好波。」好動的她曾為港澳排球代表隊成員並參與精英賽,讀大專時期也踢過兩年大專賽事。因著對運動的熱愛,中學畢業後報讀體育管理(榮譽)理學士並主修足球;上過足球教練班和裁判班後,興趣更濃,決心往裁判之路進發。成為足總註冊裁判員之後,先後考獲三等、二等及一等裁判員資格,2013年更成為FIFA國際賽事主裁判,是香港目前唯一獲此資格的女球證。身為女子,一頭裁進男子足球國度。「綠茵場上,雞聲一響,就無雄雌之分。我落得場,吹得哨子,就要把性別暫時放下,專注每一刻。」

能有今日成就,Gigi認為全因讀書時期已肯定自己的興趣,並付諸實行。「好多人光說不做。但其實若不跨出一步,永遠不會成功。」

足球從來都是男性的運動。不是說女子足球較遜色,而是體能、撞擊力以及足球史,皆以男性為主軸 - 一如女子排球,講到悅目、娛樂性及歷史,更勝男子排球一籌。

羅碧芝(Gigi)喜歡足球也愛排球,最後選擇了前者。踢了兩年大專賽事,就去考裁判牌。「我自細『紮紮跳』無時停,長大後最喜歡越野跑和排球,不怕熱也不怕累;中學期間曾為港澳排球代表隊成員並參與精英賽,讀大專時期也踢過兩年大專賽事,因此說我『流着運動的血』亦不為過。」

何解踢波踢出對做球證之興趣?「我愛觀看賽事也喜歡分析,當出現懷疑誤判的情況,或富爭議性的執法,我都很想知道裁判該如何定奪方算恰當,好奇心驅使我去翻國際球例;知道香港足球總會(足總)提供裁判訓練課程,就去報名。」雖然Gigi就當年除了踢足球,還有打排球,「但排球的裁判只可定定哋站著,不及足球般切合自己好動的性格,因此選了後者。」

中學畢業之後,Gigi決定修讀體育管理(榮譽)理學士並主修足球,同年考獲註冊裁判員資格。「考到牌只是第一步。由於缺乏實戰經驗,我必須要勤於進修,才可成為更上一層樓。」



在香港,要做球證就要報讀由足總舉辦的裁判課程。但凡年滿16歲並具有中學學歷,不論男女均可報名。報名後首先要接受視力測試:「球證必須於電光火石間作出決定,並分辨兩隊球隊的球衣,因此視力必須要良好,而且沒有色弱。然後是體能測試,大約12分鐘跑得晒2.4公里就正式取錄!」球證課程維期約兩個月,筆試及格者即可以註冊為裁判員,「只要肯溫書,一定會合格。」

足總規定,只有註冊裁判員方可於足總認可的賽事中執法,否則只可以做「街波」(即毋須獲足總認可之賽事),譬如大專的聯校比賽。「為確保球證執法水準,註冊裁判員要不斷進修,依次序考核成為三等、二等及一等裁判員。愈高等級的裁判員,可參與更高級別的賽事,而唯有一等裁判員方可於香港超級聯賽(港超聯)之中執法。」為此,足總定期舉辦研討會及場地訓練,而出席率達65%或以上的註冊裁判員,方有機會參與升級考試。同時,所有註冊裁判員每半年都要經過體能測試,及格者方可續任裁判。「愈高級別的賽事,由於不容出錯,故對體能及執法經驗的要求亦愈高。為此,足總會為我們提供以通過半年一次的體能測試為目標之訓練課程,只要跟著做,基本上都可以成功通過。」

「還記得人生中第一場執法的賽事,是大學聯賽。當時我經驗不足,無法勝任主球證(主裁判),因此崗位是旁證(助理裁判)。首次落場,份外緊張,當時有些判斷今日看來可以做得更好。不過,經驗需要時間累積,方明白怎樣做才是最恰當。」大專畢業後她從事體育公關,籌辦大型運動賽事如七人欖球賽、三項鐵人賽等;又曾加入電視台做體育節目主持。2012年報讀教育文憑,兩年後成為小學教師。「從三等裁判員到一等裁判員,中間經歷考試及選拔,這條路不易走;一年兩次的體能測試,更是淘汰了不少欲成為足球裁判員的女性。」不過,Gigi憑著血液裡的運動因子,加上一路上從不同賽事中所積累之經驗,於2013年晉身國際裁判行列,成為目前香港唯一國際女主裁判。

「經過不同工種的洗禮,方發覺這是我真心喜愛做的事;因此一直沒有放棄去擔任足球裁判員,並不斷進修及考試。取得國際球證資格後,經常獲派到海外為亞洲足協的國際賽事執法。為平衡教學工作、兼任裁判員及讓身體有充足的休息,我於2016年起轉任代課老師 - 香港百物騰貴,球證只可以是兼差;但為了興趣,為了我所熱愛的事,不得不妥協。」



從黃毛丫頭 到令場裡場外折服的主裁判

執法初期Gigi之判斷不時受到質疑,尤其是男子足球,當中好些質疑似是衝著性別而來;有球隊欺負她經驗不足,又有球員假裝受傷借搏攞著數,甚至挑戰她的判決。但後來她明白到,當球隊與裁判員之間建立互信,質疑的聲音已逐漸收細。「國際足協的球例通行世界各地的球壇,香港亦不例外。球例是死的,但賽場上每分每秒所發生的事都無法預料,故不可以一本通書睇到老。而這亦是足球比賽的魅力所在。裁判員的責任,是要於公平、安全及觀賞性之間取得平衡;我自己比較著重公平。任何球證,頭幾年所遇到挑戰是必經階段;這些質疑與懷疑提醒我須保持執法能力以及體能於最佳狀態,方可作最專業的判斷。當大家看到我一次比一次進步,自自然然會信服。」

「做球證要日曬雨淋,辛苦的同時錢又唔多,但由於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十幾年來從不厭倦。跟一般女孩子不同,對於行街睇戲食飯買衫買化妝品我的興趣不大。現代社會物質過份豐盛,反令我沒有太大的物欲;東西夠用、有得用就好,情願將心思和時間都傾注在興趣之上。如果一整個星期都無賽事,反而覺得沈悶,而且渾身不自在 - 彷彿每逢週末有班朋友約咗我。」她坦言,為此犧牲不少玩樂時間,亦失去與親友聯誼之時光。「尤其是海外的聯賽或盃賽,每次維期最少半個月至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因此必須要有一份時間彈性極大的兼職,容許我自行分配時間;當然,若有特別理由,可以要求亞洲足協委派其他人上場,但我實在捨不得錯失任何上陣之機會呀!」



代表香港為國際賽事執法不容有失 最難忘英超亞洲盃

當為國際賽事執法時,Gigi認為最重要的,是香港。「一場賽事約90分鐘,其間裁判員要作出大概240個決定,而每個決定都可能影響賽果,真正可大可小!因此必須一眼關七、高度集中,做出準確判決;最緊要唔好失禮香港。因為若有閃失,人家未必會記得你的名字,但一定記得你來自香港。」在男子足球這個陽氣極盛之運動項目裡,身為女球證,壓力可會特別高?「綠茵場上,雞聲一響,就無雄雌之分。我落得場,吹得哨子,即須把性別暫時放下,專注每一刻。」

「2017年英超亞洲盃是較我最難忘。當時香港大球場4萬個座位全滿,現場有人放煙花,又不斷叫喊和大唱球隊的歌曲,氣氛非常熾熱,當刻我彷彿身處英超賽場上,真正感受到何謂『大賽』!雖然亞洲不少國際賽事的場地可容納4萬人,但論環境和氣氛無法相比。」2017年Gigi兩次參加英超交流計劃,她的照片現放於英超辦公室裡其中一間會議室。「難以想像我這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女子,能夠為國際賽事執法,亦可與英超交流。因為足球,我的人生不再一樣。」

她坦言,能有今日成就並非好彩,而是早在是讀書時期已肯定自己的興趣,並付諸實行。「好多人光說不做。但其實若不跨出一步,永遠不會成功。」這要歸功於Gigi雙親,早就約法三章:只要不做壞事、不做犯法的事,做甚麼也可以。「因此,即使我投入體育這回事,甚至任性地選了一條與別不同的路,他們都沒有反對。十幾年前體育管理並非熱門科目,但我卻愈讀愈發覺很適合自己,而事實證明我的選擇很正確。有些崗位雖然以男性為主,但不代表女性無法參與其中。」



VAR無法取代裁判 期望更多女性加入足球裁判員的行列

今年世界盃上首次使用視像助理裁判(VAR),Gigi認為有助執法。「國際賽事一般較具爭議性。為公平起見,花點時間是值得的;觀眾或會認為VAR窒礙了賽事的節奏,而這亦是無可避免的事。雖然我認為公平的判決比較重要,尤其是世界盃這類大型國際賽。雖然我從不擔心VAR 的出現會取代人,畢竟操控VAR以及負責分析的,依然是專業、擁有國際執法資格的裁判。」我們觀賞世界盃,通常會緊張愛隊能否勝出;但她睇波卻是以球證視點出發,從中學習判決、走位和管理一整場賽事。「特別觀察主球證怎樣下決定、如何維持比賽節奏,以完善我的執法技巧。」

「一般人較少留意的是,裁判有責任去處理球員的情緒。例如,有人被侵犯、似乎受傷了,隊友自然會感到憤怒,或會與對方口角、有所動作,這是可以理解的。主裁判必須要即時下判斷,俾唔俾牌?俾咩牌?坦白說,我們無法做一個可滿足所有人和球隊之決定,而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故裁判需要憑經驗去冷靜處理;儘快令球員投入比賽,確保賽事之節奏。好多時球員踢踢吓太投入踢出火,但完場後都會道歉解釋,亦不會記在心上。」上年Gigi 以助理或後備球證身份,為港超聯執法;今年她通過男子球證體能測試水平,成為首位出任香港超級聯賽球證的女性。

「現在香港足球裁判員約有兩百多位,女性佔不足二十份一;當中只有一位女主裁判(編按:也就是Gigi)與一女助理裁判擁國際執法資格,期待更多女性加入足球裁判員的行列。至於女子足球方面,以我所知目前香港共有十隊女子足球隊。還記得小時候,女仔想踢波機會總不及男仔不多;但現在有青訓及女子職業聯賽等,令到喜愛踢波的女孩子更能有所發揮。」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