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靳民知:召喚邱吉爾

靳民知:召喚邱吉爾



靳民知:召喚邱吉爾


(圖片來源:pixabay.com圖片)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4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近來英美影視界,有股邱吉爾熱潮。當下有《鄧寇克大行動》,及《編寫美好時光》,同樣是小人物側寫大時代;去年(二○一六)有一套英國電視電影《Churchill’s Secret》,另加Netflix劇集《The Crown》,兩者都以邱氏二度當選拜相為背景;而未在本地上畫的兩部電影《Churchill》及《Darkest Hour》,則是直接描寫戰時的他。

西方文明的機運

由一戰爆發,至二戰初段,是西方古典自由主義的大危機:先是歐洲列強陷入四年全面混戰,元氣大傷,戰爭尚未結束,便已觸發俄國共產革命;戰後和約安排失當,埋下二戰的伏線,二十年代的虛火繁榮過後,緊接經濟大蕭條,引起日本軍國主義及德國納粹黨興起;西方陣營傷上加傷之餘,民間又瀰漫厭戰情緒,只能以姑息主義應付,把敵人養大。

幸運的是,西方古典自由主義的左翼有前美總統小羅斯福,右翼有前英相邱吉爾,兩人聯手有「陰陽調和」的奇效:後者在一九四○年夏秋之際,領導英國軍民獨力抗德,化亡國危機為最輝煌的時刻;小羅斯福同年三度連任後,透過租借法案,開始介入戰局,加上四一年夏德國侵蘇後,出於現實政治考慮,與史太林作魔鬼交易(邱氏有此自覺,羅氏卻當史氏為「進步同道」),到同年底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參戰,經歷一年苦戰,才扭轉戰局、渡過難關,卻為冷戰布下伏筆。

另類「陰陽調和」

美蘇冷戰對峙至七十年代,自由世界再臨考驗,經歷連串挫敗後,終於令戴卓爾夫人及列根,各自登上英美掌權之位,連同另一「魔鬼交易」的伙伴鄧小平,同樣是大右派。不過,八十年代中葉後,蘇共總書記戈巴卓夫上台,他是個堅定的鴿派,「陰陽調和」呈現對抗態勢上,使冷戰得以和平終結,免於全面核戰的浩劫,印證人類文明機運尚在。

Churchill wannabes 

然而,福兮禍所倚,九十年代一如二十年代,表面上太平盛世,實則過早透支和平紅利,錯失建立更合理世界秩序的黃金機會,終被九一一恐襲驚醒。當時的美英元首小布殊及貝理雅,也有「陰陽調和」的潛質(角色英美對調),可惜二人只具wannabe水平,錯用過多心力在阿富汗及伊拉克,把中共及北韓兩個真正的心腹大患養得更大,才有今天亞太區劍拔弩張之局。

冷戰西方陣營的勝利,也被認為是新自由主義的一統天下,左派無力應對,終於導致二○○八年金融海嘯,而「自由市場」的信徒,一如他們的左翼對手,無心反省,亦無法提出修正之道,直至現在仍流於互揭對方的歷史瘡疤。

金融海嘯使英美再度政黨輪替,前英相卡梅倫推行緊縮財政開支,是新自由主義的變本加厲;前美總統奧巴馬就空談「政治正確」,解決深層問題乏力。經濟向右、文化政治左傾,是當代全球化的主導意識形態,卻非「陰陽調和」,實為相沖相剋。最後令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及英國脫歐公投通過,但文化左翼並無深切反省,意識形態左右之爭,更形兩走極端。

前述的丘吉爾熱潮,實為聞戰鼓而思良將,可惜以文藝招魂易,在現實世界尋覓大政治家難:特朗普借北韓核問題向北京施壓是奇招突出,但勝負未能預料,在其餘範疇更處處碰釘;文翠珊提早大選卻自取其辱,更不消提;只有普京具縱橫捭闔之才,尤幸他是領導經濟弱勢的俄羅斯,而非仍手持大量硬貨幣的中國,否則自由世界處境更堪虞!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