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學者陳雲評政府樹木政策 「香港的盆栽樹,恰似香港打工仔」

學者陳雲評政府樹木政策 「香港的盆栽樹,恰似香港打工仔」



學者陳雲評政府樹木政策 「香港的盆栽樹,恰似香港打工仔」


超強颱風連續兩年襲港,今年「山竹」不單令香港變成澤國,多區停電停水,大量樹木更被吹倒,嚴重影響交通,有行人路及馬路直至今日仍被塌樹所阻。

對此,曾於香港政策研究所、藝術發展局及民政事務局任職的學者陳雲認為,香港政府成立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訂立樹木法和樹木名冊,皆不能滋養和保護香港樹木,而且效果適得其反。風災過後他一連在Facebook上發表多篇文章,以公共行政角度出發,批評港府長久以來對於樹木的政策,直接導致今日市面的慘況。

他表示,香港颱風或大雨往往有大量樹木倒塌,是因為二次戰後,百廢待舉,英治政府由於經費不足,隨便地在路邊未挖深的地方、下面有水泥塊、廢棄電線或堆填土的地方種樹,以致樹木於淺土層生長;這些樹木不單耗費水源灌溉,而且由於根植得不夠深,容易連根拔起,生長也不健康。「香港的盆栽樹,根不深,但要負擔龐大的樹冠,風吹雨打,入不敷支,恰似香港的打工仔。這種情況,我知道了很多年,香港庫房公帑充足,但政府毫無改善之意。」

目前香港政府沒有愛護香港的仁心 

「董建華的時候,我在政府提過要仿照德國的植樹工藝,重植馬路的行道樹(用挖樹機整棵架空樹木,深挖之後清除雜物,放入培土;德國戰後經費不足,城市瓦礫之中種樹,故此必須重新深植),但後來遇到沙士,經濟衰退,事情不了了之。畢竟這些深耕細作的政務,愛護香港的心,不是特首領功的大龍鳳。我當時甚至聯絡過德國的海外援助部門,這種工藝可能用非牟利的方式技術轉移來香港。這幾日我都頗為不開心。如果當時政府做了重植工作,到現在十多年了,樹木傷亡應該不會這樣慘烈。」


「至於倒下的樹木可否扶正而重植,要看成本和決心。在成本上,重植應該不行,根斷了,要重新深挖,培土,而且密切呵護觀察才可以,成本太貴。當然,如果是我主政,我一定盡量重植,削枝之後減輕負擔而重植。因為居民見慣了樹形,希望重新見到。這種見到樹木康復的感覺,是災難過後重要的社區創傷治療。這些仁心與政術,並非目前這種香港政府可以明白。」

那麼,路邊樹應種植何種樹木最合適?陳雲認為要種植能結出果實的樹(德國、韓國的例子),務求果實可以安全讓鳥獸甚至市民食用 —— 大前題是優良的水土與空氣。「這才是真正為國為民之道。目前特區政府把持大量公帑,確是亂來,修剪、斬樹,見枯樹就斬殺,之後土層未修好就隨便種下榕樹之類的粗生樹,根本皮毛都掂不到。」

另外,陳雲又提到,市內樹木之養護乃複雜的人文生物地理問題,所牽涉之部門和社區合作太多;若額外立法、立名冊、設專責部門,該部門將負擔不起行政責任,故此,唯一做法就是外判及斬樹。

蠢制度將好官逼成衰人

「將行政責任外判,見病樹就斬殺,將塌樹傷人的風險減到最低。結果是:樹木毫無改善,而且見問題就kill。因為立法和設立專責部門之後,你(編按:市民)找到投訴的target(編按:官員),那個target不是傻的,一定會推卸責任。做官的多數是好人(這是實情),但好人要擔負這種無盡的責任,好人也難做,唯有做衰人保命。好多官,就是被蠢制度逼成衰人的。」

「解決方法,是解散樹木辦,將資源和人手調回漁護署(編按:漁農自然護理署),用一個綜合部門處理種樹養樹的綜合政務、負擔綜合責任。漁護署的行政範圍廣闊,即使樹木保護不足,大把人負責,不會丟官的!但樹木辦公室只有一位主任,該人失職,就會因此丟官。」

「這種事,各位要知道。因為議員、壓力團體、環保組織一定只會說立法、監督、設立專責部門、訓練樹藝師之類,陳雲以過來人的為官經驗告訴各位,這正是領嘢領到正一正。樹藝師在樹木辦公室這種單一責任的官署,只會變成tree killers。保護樹木,千祈唔好額外立法、千祈不要設立專責辦公室。這些經驗,我不講,無人知道的。這些公共行政技術,我公開傳授。歡迎廣傳。這次颱風,樹木要死的都死了,香港社會不要再蠢下去。」

對於已塌下、死去的樹木和枝幹,又可以怎樣處理?陳雲說,倒下來的主幹可保留作工藝用途,即使並非良木仍可拿去做籬笆。「燒柴在香港就不行,除非是冬天的郊外。枝葉用機器絞碎,做舖在花圃上面的碎木,防止野草生長,也會變成堆肥。如果枝葉的碎末堆積太多,可以在康文署的公園部門送給市民,好似咖啡店送咖啡渣給市民一樣,有什麼難?然而,康文署自己有這種工藝,卻容許外判公司直接將平日砍掉的樹木送去堆填區。政府的領導不行。這些既是環保,也可以推廣種植,產生就業機會。」

「你該知道,這是我無法在政府留下的原因。儘管這句話會令你覺得我囉嗦和無聊。」


「香港建國之後,會用先進園藝工程,連泥土挖起有問題的樹,修好土層,補充泥土,盡力使到樹根下接地下水,之後將樹木重新種下。」陳雲說。

(圖片來源:陳雲個人Facebook,攝於9月17日「山竹」蹂躪過後的沙田)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