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左膠的高潮

左膠的高潮



左膠的高潮



英國工黨選出極左領袖高賓(Jeremy Corbyn),世界各地的左膠又在開香檳慶祝(左膠即思想僵化、沒有現實感、活在自己幻想世界的部分左翼;追求公義與自由的左翼不一定都是膠的)。世界大同的遠景,確實優美:工黨重回社會主義路綫,贏得大選,英國左轉,帶動全球社會主義的新高潮。

英國工黨在下屆選舉表現如何,高賓會不會為了選舉右轉,現在還言之尚早。但近年全球左膠慶祝過的革命高潮何其多?今年一月,以反緊縮、反新自由主義、寧願撇債也拒絕德國債主無理要求為政綱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 在希臘大選大勝,世界各地的左膠也十分興奮,覺得歐洲革命的新高潮要來了。但幾個月下來,Syriza 政府在反緊縮主流民意於公投得到彰顯之後,忽然向德國債主屈服,與之達成包括要實行緊縮政策的債務重組協議。激烈反緊縮的極左派,上台後不夠一年便變成緊縮黨,與其他中間和右翼政黨看齊,真是十分諷刺。Syriza 在9 月20 日舉行的大選能否保住政權,已經不是重點。

再往後看一點,法國2012 年大選時,選民厭棄右翼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社會黨有望擺脫長期在野社會黨有望擺脫長期在野,重掌政權,一併抬高其他左翼參選人的氣勢。當時世界各地不少左膠,也在盲興奮。但第一輪投票結果出來之後,社會黨奧朗德和其他左翼得票未如理想,極右反歐盟的國民陣綫,反而大有斬獲。當時我為大家冷靜分析法國左派的困局,於四月底在《明報》發表〈是極右崛起,還是左派不爭氣?——談法國大選〉,裏面提到:

「面對一個大家都已經十分厭棄的偏右總統,加上金融危機後大眾對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信心盡失,不少人曾預期社會黨的奧朗德將會在第一輪投票大幅拋離薩爾科齊,但結果只是贏1.4 個百分點。本來被不少人看好、獲所有激進左派政團聯合推薦的左翼陣線候選人梅朗松(Jean-Luc Mélenchon),在第一輪投票更只得11% 選票,遠遠落後於極右派,令很多人大跌眼鏡。

左派表現未如人意,其中一個原因是無論是主流的社會黨還是極左派,都只有分配綱領而缺乏增長綱領。他們只強調要向富人徵重稅、停止政府緊縮政策和增加社會開支,但對於怎樣重新啓動法國的經濟活力,卻近乎全無意念。」

文章好像惹毛了一些對法國社會主義復興十分肉緊的左翼。一位朋友更寫專文與我商榷。有關文章,得到香港、台灣的極左網站爭相轉載。文中他說:

「至於梅朗松對於解決經濟問題的主張,除了向富人徵重稅外,還有更重要一點是銀行國有化。因為他認為現時的經濟危機是銀行金融財團所造成的危機。……孔文又提到奧朗德沒有什麼「意念」來「啟動經濟活力」的問題,亦是錯誤。孔先生究竟有否看過奧朗德的政綱?難道他提出向富人加稅減低社會貧富差距,停止緊縮政策以紓緩民困,增加社會開支以創造就業,不是帶動經濟增長的辦法之一嗎?」

對於這種叫陣,我通常都不會浪費精力去回應,只會耐性等待,讓時間證明誰對誰錯。現在奧朗德政府上台三年多,法國經濟毫無起色,支持度不斷插水。去年開始,奧朗德理屈技窮,竟然轉向新自由主義緊縮政策,向富人減稅,並大削政府開支。說好了的增長呢?說好了的分配呢?

左翼滑坡,薩爾科齊回朝領導的右翼聯盟,在今年三月的中期全國地方議會選舉,大獲全勝,左翼遭遇滑鐵盧。現在法國各地的議會,右翼控制了67 個,左翼只剩34 個。在2012 年大選被視為極左派英雄、代表左翼陣綫出選的梅朗松,亦在去年辭退其所屬政黨的領導位置。

極左派在各級選舉越選越糟糕,已陷入分裂迷惘、看不到前景的局面。

年少時讀香港托派刊物《十月評論》、《新苗》等,常會得到香港革命、中國革命快要來臨的印象。但轉進機鋪,看到快樂地打街頭霸王的基層少年,卻是另一個景象。左膠們常常幻想世界革命高潮快來、形勢大好,有如教派常常以耶穌快再次降生來吸引人入教一樣,可悲也可笑。但這不等如說我們要全盤否定左翼理想。不顧現實的幻想,正正令我們無法正視困境與失敗,無法認真檢討和尋找出路,離理想越來越遠,就如躲在家裏打J 不會幫助你追求到意中人一樣。肉體的自瀆,尚有補氣活血、舒緩壓力的實效,但精神的自瀆,卻會令人喪失心智,年輕人還是戒之為妙。

(原文刊於第三十四期《熱血時報》,於2015年9月20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圖片來源:"Protesting Osborne's Budget - Jeremy Corbyn - 3"@Jasn| CC BY-NC 2.0)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