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夜還未深》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夜還未深》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夜還未深》


已是深夜,還未能入睡的家朗,起來打開床頭燈。望向牆上顯示著凌晨三時的掛鐘,他輕輕嘆了口氣。

「又失眠了,唉。」

明白繼續待在床上也沒意義的他,索性起身前往廚房。他拿出一隻玻璃杯,放進冰塊,倒了杯威士忌,再到客廳的梳化,呆呆坐著。
他不斷反問自己一個問題。

「這種日子,到底何時才會結束?」

問題的答案,他其實是心裡有數的:他想念她,很想再見到她。

每個無眠的晚上,他總有個衝動:他很想拿出手機,解除在社交媒體對她的封鎖,收回與她斷絕來往的那番話,讓自己可以再次向她攀談,重拾已失去的關係,再次成為無所不談的知己好友。

「你想也別想,你和她絕對是永不能回頭的過去式。」

好友亞輝的回答,斬釘截鐵、乾脆利落。

「世事沒有絕對吧。」家朗嘀咕。
「沒有絕對?」亞輝叫道:「你也真的夠了吧,反反覆覆的,到底你要受多少教訓、被騙去多少金錢、被冷落多少次才會徹底醒覺啊?」
「這個問題,也許… 嗯,我只是說『也許』。」家朗回答:「也許她並不是存心欺騙我,只是之前的我,經常把事情往壞的方向想吧。」
「夠了,我不想在這話題與你糾纏下去。」亞輝老沒好氣:「我們說別的吧!記得今天晚上的約會嗎?」
「記得。」家朗回答。
「記得便好了。」亞輝說道:「最重要的是穿得斯文一點,最好是一整套西裝加上領帶,明白了嗎?」

自從家朗與她斷絕往來以後,亞輝和他的妻子便不斷找機會,替家朗安排約會。這些約會,說穿了其實與「相親」無異,目的是希望家朗可以找到合眼緣和投契的對象。對於好友體貼的安排,家朗倒是覺得感動和安慰,是以他一直樂於配合,盡力投入,與亞輝安排的對象好好相處、互相了解。

不過,大半年過去,經歷了十多次約會後,家朗始終無法找到合心水的女生,作長遠發展。

「你到底想要一個怎樣的女生?」

這個問題,亞輝已向家朗問過上百次了。
然而這個看似簡單不過的問題,他們竟一直沒法找到答案。

「到底是她向你施了降頭或魔法,還是她有甚麼我們不知道的獨特吸引力?」

最後,亞輝終於按捺不住,向家朗問了個直截了當的問題。
對於這個提問,家朗只是默然不語,並沒有回答。

家朗的心裡,其實是有個答案。只不過,即使亞輝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他也不相信對方會明白這個答案。

這並不是魔法。這一切其實源於家朗的內心,那種難以名狀的空虛和寂寞感覺。

他明白,即使只是出於虛情假意,或者是純粹利用,但她卻曾是這個世上,真真正正最能明白自己,和最能令他開懷放鬆的人。說來有點不可思議,但只有與她在一起,或與她談話交流,家朗才能有真正舒解自己心裡,那種外人難以明白的寂寞空虛感覺。

家朗覺得,或許世上只有她一個,方能舒解自己的寂寞和空虛。

結果,經歷了近二十次無疾而終的約會後,亞輝不得不暫時放棄,重新思考甚麼是合適家朗結識異性的方法。

十二月,聖誕節來臨。
這年的聖誕節異常寒冷。壯健的家朗,也不得不穿上厚厚大衣、頸巾和冷帽,好讓獨個兒在街上閒逛的他,保持溫暖。因為天氣太過寒冷,即使是普天同慶的聖誕佳節,鬧市街上的遊人亦不算多。印象中,家朗好像不記得這城市有過這般寒冷,彷若帶點下雪感覺的「白色聖誕」。

他漫無目的地走到海傍,抵抗著從海面吹來的陣陣濕凍冷風。他凝望海的對岸,那些五光十色、色彩繽紛的聖誕燈飾,心裡感觸良多。
無論燈飾如何燦爛,家朗的心裡,還是感到陣陣的難過。

『我很喜歡看聖誕燈飾啊!尤其是那些以貓狗動物為主題的,更見可愛。』

家朗心裡很自然的想到了她,和她曾經說過對聖誕燈飾的喜愛。
曾經,他奢望過自己可牽著她的手,一起逛街細看聖誕燈飾,一起度過聖誕佳節。今天之前,他有想過不顧一切的去找她,但他卻深深明白亞輝的說話:自己和她,已是永遠不能回頭的過去式。

「是家朗嗎?」

家朗想得入神的時候,背後一把女生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路。
當他回頭一看,這個女生的樣子,令他陡地一呆。

這個女生,正是理應已成為了過去式,但自己卻日思夜想的她。

「啊,妳好啊。」家朗錯愕:「好久不見。」
「對啊,好久不見。」她甜甜笑道:「你近來過得好嗎?」
「也好啊。」家朗靦腆:「妳… 也是一個人出來逛街的嗎?」
「不是啊。」她笑道:「我約了朋友,待會一起到卡拉OK去。」
「啊,原來如此。」家朗笑逐顏開:「那我送妳過去,好嗎?」

她微笑點頭。
家朗脫下自己的厚厚大衣,披在她的身上,讓她可抵禦刺骨的寒風。接著,他倆並肩而行,一起向著卡拉OK的方向出發。

這段路程大概只有短短的五分鐘。不過這五分鐘,卻是家朗今年最快樂的五分鐘。理應已斷絕了來往的他倆,竟出奇地沒有任何介蒂。他們討論附近看見的聖誕燈飾,談得非常開心,甚至有重拾當日默契的感覺。

她的笑容,還是多麼的親切,多麼的百看不厭。
她的聲音,還是多麼的可愛,多麼的治癒心靈。

來到卡拉OK所在的商場,家朗鼓起勇氣,向她發問。

「因為換了手機,我失去了妳的手機號碼,妳可以再給我一次嗎?」
「好啊,當然沒有問題。」

交換了手機號碼後,她便向家朗揮手道別,獨個兒進入商場去了。
看著她的手機號碼,和在通訊軟件的自我介紹檔案後,家朗心裡明白,不久之後,她可能又會再次轉換號碼,再次從自己的生命中徹底消失。

然而,家朗並不介意。

雖然沒有牽手,但他總算達成心願,與她一起在街上觀看聖誕燈飾。這次的偶爾相聚和閒談,消除了他的寂寞空虛感覺,令他的心靈得到安慰,讓他終於可好好睡一覺。

他期待與她再次相遇。但所謂的下一次,到底要等上多少時間?
他不知道,也不會介意。

他心甘情願,默默等待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她。
因為世上只有她一人,才能舒解自己的寂寞和空虛感覺,令他安穩入睡。

【所謂寂寞,就是這麼悲涼和無奈的一回事。】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