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Oki 的惡夢開始啦!

Oki 的惡夢開始啦!



Oki 的惡夢開始啦!

什麽惡夢?就是打皮下水啦!這不單是Oki 的惡夢,也是我的惡夢,我未試過幫貓打皮下水架!

因為怕Oki 會缺水,所以除了吃腎炎的藥外,還要打6日皮下水補充水份。我記得上回Bridget 腸胃炎,之前的獸醫就叫我幫牠注射B12,那個助護很敷衍的教我:「拿起佢層皮,將針筒呈水平拮入去就得啦!你睇幾容易!」她邊示範邊說,眼尾也沒有看我一眼,就只看得我心驚肉跳,我點忍心將支針插入Bridget皮下?

回到家我唯有硬著頭皮試試——因為我是獨居的,所以都幾手忙腳亂。首先,我抱起Bridget放到我腳前,然後準備打開第一支針的針蓋,那知他媽的,我嘗試開了幾次都開不到,於是就決定要再大力一點!卡的一聲,針蓋和針都一起被我拔了出來。我手忙腳亂的將針再放回原處,然後就真的開始打了。因為Bridget是一隻長毛貓,所以其實都好難睇到支針是否正確插入。我運氣一插,支針竟然在我面前鬆脫了!可能是因為我剛剛沒有再接好。針筒裡面的汁液如泉湧般流到Bridget的背部上,我怪叫一聲,牠慌張的逃脫。

我唯有垂頭喪氣的再拿出第二支針筒,我記得那位助護還跟我說這支針筒不能見光的,我還低能的說:「吓,唔見得光點打?要在黑房裡打?」不過那助護沒有理我,只是再說一遍:「總之不可以見光啦!」此刻,我戰戰兢兢的拿著這支包住錫紙的針筒,又再一次開唔到針蓋,還不小心撩開了那塊錫紙。怎辦呢?針筒會否沒了效用?Bridget 彷彿知道我又來了,所以那支針還未插入牠的皮下,就已被她巧妙的逃脫!

今次,我是否可以成功替Oki 打到皮下水呢?

第二間診所的助護的教法倒是專業好多,她教我拿起牠背部的皮後,用另一隻手指會摸到一個三角形的,用針筒對準這三角形刺下去就行了,包保不會刺到Oki的肉。我自己也事先練習多次這個動作,而今次因為Oki 的病嚴重多了,所以我同自己講今次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我一早已鎖定了Oki 打皮下水的位置就在一棵4尺高的貓樹頂,上次我和Bridget 時我是趴在地上,好不方便!然後皮下水就可掛在貓樹旁的假窗花上!因為要打6天,我衡量過後,決定選擇在每天早上11時左右打,因為睡醒後吃完早餐,最是有氣有力。而且萬一早上不成功,我會於下午和晚上繼續努力。

第一天,因為Oki 仍有點呆滯,未恢復食慾,所以尚算容易操縱。不過仍然有流血事件發生,可能我怕針會吉到 Oki 的肉,所以那支針就稍為向上斜而穿過了Oki 的皮而再另一邊吉到我隻手指,即時流血!而且皮下水不知為什麼流動得好慢,我要按著Oki 防止她周身郁。助護說通常1至2分鐘就會打完皮下水,但是我用了超過15分鐘不等!

如是者來到了第四天,(助護說要打6天皮下水!)我——不是Oki——已有虛脫感覺。因為第四天的Oki 已經回復狀態,明明在背部已插好了皮下針,Oki 也照舊奮不顧身跳下貓樹逃亡,我連日來將 Oki打皮皮事件在面書分享。到了第四天這一天,已經有看不過眼的姐姐私訊我:

「怎麽啦?Oki 還不吃東西嗎?」
「不是啦!牠每日都吃3包獸醫濕糧,已經龍精虎猛啦!」
「咁就唔駛再打皮下水啦!」
「吓,但係獸醫話要打6日woo!係咪真係唔駛再打架?」
「佢肯食野就可以唔駛打啦!你放過Oki啦!」
「哦……」
「同埋你打針係咪成日打同一位置,最好每日都不同位置Oki 才不會覺得辛苦!」
「吓!淨係那個位置我先識打,因為佢成日周身郁,另一些位置我怕會刺到牠呀!」
「……」

就是這樣,我的惡夢暫時完結。因為遲一點就要安排Oki 做膀胱石手術,這才是我惡夢開始!

…………………………………………………………

不說不知,其實現時香港是有一個香港兔友協會,全靠自己獨力經營而完全沒有得到政府資助,因為香港兔友協會要每月支付高昂的醫療費,再加上棄兔日增,現時香港兔友協會正出現財困,如果香港兔友協會萬一倒閉,那會內逾百隻兔就會無家可歸,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希望大家廣傳群組,介紹更多人領養,助兔協渡過難關!

在香港做流浪貓狗別奢望可靠政府,要靠一班善心人。有善心人於面書開設「東涌貓」「石硤尾貓」目的是讓一些從來不懂上網的姨姨可以有機會將流浪貓領養出去,及籌募醫療費幫補一下。希望大家可以LIKE 和SHARE這兩個專頁,讓多些人可以協助她們。

以下為一些領養資料:


LUCKY是一隻好難得不會追貓的乖狗狗,在東涌附近流浪,大約1歲半,倉庫、地盤或放養免問。有興趣人士可直接聯絡上面東涌貓PAGE。


我是雞仔包呀,點解我咁可愛都無人領養我架,快尐去東涌貓專頁預約時間探我啦!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