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選舉大靈異

選舉大靈異



選舉大靈異

 



今屆的立法會選舉,出現前所未有地多的奇怪狀況,往屆盛傳的種票風聲、票站主任帶回家中的空白選票、泛民候選人集體棄選配票,又有同為建制候選人,自由黨周永勤稱被何君堯恐嚇;黃毓民、黃洋達被恐嚇、大規模被貼抹黑街招。種種光怪陸離的事,接踵而生,尤其是投票當日,更是怪事不斷。今期《熱血時報》訪問到4 位普通市民,在9 月4 日投票日負責監察投票、點票,講述當日他們的親身經歷。

投票人身份未明 容許戴口罩投票


投票日傳出的其中一件怪事,是有人可以手持身份證副本,登記投票。蘇先生親身目睹類似的情況:票站職員未有確認選民確實身份,就容許其投票的情況。

9 月4 日,清晨7 點。蘇先生早早到達聯和墟社區會堂,準備監票。監票的過程相當順利,一直相安無事,然而到下午3 點左右,突然發生了狀況。

有8 至10 名戴上口罩的人士一同進入票站,準備投票,蘇先生與在場的另一位監投票人感到奇怪:出示身份證登記投票,最起碼應該核對選民的樣貌與身份證是否相同,否則怎能確定是本人呢?他上前與票站主任理論,得到的回覆是:他們都投票了,下次早些投訴。

蘇先生不解,轉而問票站副主任,提出戴口罩投票難以確定身份的問題,得到的回覆是:只要有身份證,只要該身份證號碼在投票人的名單中,就可以投票。同場的另一位監投票人亦就此問題,詢問票站副主任,得到的,亦是一樣的回覆。


投票將近結束 通告方才下達


蘇先生得到票站職員的回覆,選民戴上口罩,未有確認清楚身份,竟可以投票的情況,在我們訪問Jackie 講述當晚的經歷時,得到更加詭異的說法。Jackie 是在港島區的一個投票站擔任監投代理人。當日她到票站的時候,發現監投票人的活動範圍,被限制在大約一張長枱大小的方框之中,並且方框中只容許有4 個監投人在其中。她指,票站主任限制監投代理人只能在這個方框中,監察票站的投票情況;如果要到其他地方視察,就被視為離開票站。Jackie 無奈之下,只有兩點一線不斷出入,藉着經過選民的時候,監察有否違規的情況。而她的確發現有人手持紙張,疑似掌心雷的狀況;又留意到,有人投票後在票站外打電話匯報。

Jackie 就這樣在票站監票,一直到晚上大約9 時左右,她看到有人手持一張紙遞給票站主任,似乎是有關投票事宜的通知,而票站職員似乎沒有意欲通知監投代理人。於是她偷偷上前瞄了一眼,發現是一張通告,內容大概為「凡並非手持身份證正本者,不能入內投票」。

原來,到了晚上,選管會的指示竟然是,投票必須要身份證正本,亦即是其他地方出現以身份證副本,就可以投票的問題,然而選管會的相關處理,到接近投票結束時才下達;另外,手持身份證正本,在投票人的名單之中,是否樣貌都不用確認,依然可以投票呢?而Jackie 當日只能夠看到眼前的4 個工作人員,到底有沒有人、有多少人手持身份證副本入內投票,她不得而知。

到深夜點票的時候,票站職員將所有票箱的票都倒在一起,沒有逐個票箱進行清點。點票期間,因為太古城投票站仍未完成投票,因而一度暫停點票,其後重新點算。當時Jackie 打算回家休息,短暫離開了票站一段時間,然而因為離開中途發現出口實在太遠而折返,一直等到最後公布點票結果。而她離開的時候,票站仍有三個沒有上鎖、沒有封上投票口,空無一物的投票箱,繼續放在票站,不知道會運去甚麼地方。

港島投票未完 上水繼續點票


除了白天投票就對持身份證副本視若無睹,晚上接近投票結束,選管會才姍姍來遲,通知只准許出示身份證正本投票,連樣貌是否相符都不用檢查的怪事外,化名叫Cat 的女士接受訪問時,亦提到當晚上水票站就是否需要停止點票,亦出現爭議。

9 月4 日晚上,她在上水的一個設置於學校的投票站,監察投票。當日的投票過程大致正常,儘管仍有不少旅遊巴,接載大批步履蹣跚的長者到票站,手上握住若隱若現的卡紙,在勸喻之下,投票的過程整體順利。

而她目睹的怪事,發生在深夜。投票準時於晚上10 時30 分結束,現場打點好一切,就開始點票程序,打開票箱,倒出選票,一直點,一直點。直到票站主任收到消息,香港島的太古城票站亦未結束投票。Cat 當刻想,無論哪個地方的票站,只要未結束投票,就不應繼續點票:雖然現在收到的消息是港島的票站,那其他地方呢?如果現在點完票,公布了結果,會否影響到其他人的投票取向?



然而票站主任認為,那是香港島的事,不關我們事,繼續點票。Cat 提出反對,但反對被漠視。而這個時候,有一名疑似建制候選人的監票人,用手機不斷拍攝正在點算的選票。而票站在投票、點票是禁止拍攝的。她當場喝止,要求票站主任處理。那名拍攝選票的監票人,是一名帶有鄉音、廣東話不流利的女人。她辯稱,她不知道點票時不可以拍攝。

而她最為不解的事情是點票後的處理。點票後,票箱與選票都封好上鎖。然而她等了一段時間,亦未見到票站職員運送票箱,就這樣一直任由票箱閒置,她上前詢問:封好票箱後,安全起見,不是應該馬上送往博覽館,或者其他地方妥善處理核對嗎?她得到的回應是,運送車輛仍未抵達。她繼續等,突然驚覺,剛才為何票站職員將鎖匙和票箱放在同一個袋中?這樣做,如何防備運送過程中有人私下打開?她上前理論,得到的還是票站主任、職員的懶理不理。最終她抵受不住一整晚的捱夜,無奈離開。


無中生有的300 票 李興貴中學疑雲


最後一名受訪者,是在發生突然多了近300 票李興貴中學票站,擔任監點票人的何先生,講述點票後出現的最為奇怪的事件始末。

何先生是在9 月4 日晚上10 點左右到達票站。他到達的時候,投票經已完成,他看到票站壁報所貼出的投票人數,是6386 人。票站佈置了大概兩小時左右,到晚上12 點左右正式點票。點票到凌晨結束,公布出來的數字,竟然是6673人,比投票人數多出接近300 票。當時他和在場其他監點票人一同質疑,要求重新點票,點票後再多出10 張選票,總票數一共是6683 票。

這時候是凌晨4 點半左右。何先生要求票站主任解釋,票站主任神情慌張,打電話向其他人查詢,了解情況,一邊要求監點票人返回觀眾席。一段時間後,票站主任向監點票人解釋,根據票站職員覆核票根,的而且確是有6683 票,只是之前公布的總投票人數出錯。然而前後相差的票數之多,差距近300 票,接近半個票箱的份量,之前竟然未有察覺,實在太不可思議。何先生繼續追問,票站主任在慌亂之間說了一句:有其他小型票站運送選票到李興貴中學,所以票數有所出入。

但據何先生了解,記錄之中,李興貴中學並無接收其他小型票站的選票。而據有線報道,官方點票站的記錄,新界東四個小票站的選票,都不是運到李興貴中學票站。

在一輪爭持之下,到大約6 點,建制派的監投票人離開;票站主任亦指因為李興貴中學的借用時間到早上6 點為止,要先轉移票站再繼續處理票數問題,惟包括何先生在內的監投票人堅持要求票站主任解釋多出的300 票後,才可以離開,以免一旦轉移票站後,不了了之。到6 點半左右,大批警察到場,但礙於現場逐漸多人聚集,最終未有轉移票站。9 點左右,票站主任進行最後一次點票,票數為6674 票,票站主任宣稱只是較第1 次點票多出1 票。而何先生礙於工作關係,只能悻悻然離開。而最終,那300 票從何而來,如何處置,始終都是不了了之。


■ 9月5日早上的李興貴中學門前有警察駐守


■ 票站內的情況,在場有警察、記者和票站監投人員


其他地方的零碎事件


上述的事件只是投票當日怪事的冰山一角,在九龍東出現多宗點票數目不符的奇怪狀況: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票站出現投票數目少於點票數目;竹園社區中心票站的選舉主任單方面指點票結束,但現場出現票箱仍未封好,票數未明,總票數未點清,反對後才有公布。

另外亦有點票程序異常的情況,如香港幼稚園協會幼兒學校票站,選舉主任稱不能公布白票、廢票數字,指自己沒有權力公布;振華道體育館票站的選舉主任指,只會口述點票結果,不會寫在壁報板公報;瑞和街體育館票站,票站主任指禁止拍攝票站報板公布的點票結果,但數字就只有口頭予點票代理人確認;中華基督教會基順學校票站,票站主任指一張從選票背面投給10 號的選票,被宣布無效,惟其他兩個票站迦密梁省德學校、天主教佑華小學的選舉主任均視為有效。

而點票程序異常之最,可說是鳳德社區中心票站,當晚出現大量白票,點算後突然少了5 張,理應重新點算,但選舉主任表示睏倦,放棄點算。

而在新界西亦出現票數上的問題,不少票站於投票日後段時間,突然運送空白選票到票站;同時有警察在匯報投票數目,用意不明;有票站於下午3 點左右改動下午1 點半的投票數字,票數相差約20 至30 票。

而當日的選民投票,似乎有「無形之手」掌控:有部分監投票人與票站主任相熟,有人指稱是梁志祥團隊的監投票人與票站主任認識;八鄉村民被旅遊巴接載往投票站投票,並有人指示他們投票;但有乘旅遊巴來投票的長者稱自己不識字,怎樣投票;有不明人士帶人投票,其中有一名神秘女子推了不止一個坐輪椅的長者投票,而長者手中的「掌心雷」寫上了何君堯的名字;有選民手上有「梁志祥」的「掌心雷」卡片;有選民到達票站後發現自己「被投票」;有投票人配戴藍牙耳機入內投票,而票站職員未有處理。

但新界西的怪異狀況,更多出現於投票程序上:監投票員投訴掌心雷,票站主任稱沒有展示就容許繼續進入票站;票站主任封箱時,未有通知監投票員見證;又有票站主任在未得監投票員同意下,封上功能組別的投票箱;有票站主任竟指監投票人只能逗留一小時,要求他們離開;投票箱突然被換走,理由為箱底有空隙可以放入選票,但未有監投票員確認;有不明人士於票站外免費派發三文治與水;有工聯會的監投票人於票站中刻意展示工聯會的衣衫字樣;其中更為荒謬的是,點票時發現有民建聯的掌心雷卡片於票箱中。


■ 尚德社區會堂壁報公布的投票人數,左右兩張的最終投票人數相差300

投票疑團重重 選舉鬼影幢幢


當日票站出現的種種疑雲,加上早前政府刻意針對部分候選人,黑幫來襲,建制泛民齊手攻擊熱普城,本土派同路人倒戈,種種怪事,到現在還未有確實答案,而種種疑團,一連串的疑問,亦隨着選舉結果出爐,所謂的「政壇新氣象」所掩蓋,這樣巧合,這樣的選舉結果,到底是有人或是團體的刻意操盤,還是接二連三的偶然巧合?香港人熟識的公平選舉,已經不再存在。

(原文刊於第四十六期《熱血時報》,於2016年9月25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