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經濟騰飛製造出香港人的死症

經濟騰飛製造出香港人的死症



經濟騰飛製造出香港人的死症



一個地方孕育出來的東西,包括建築、產物、機構組織,都會展示這個地方的文化。除了實物外,人文精神都會顯露一個地方的獨特之處,香港製造出來的人文精神,就是一個佼佼者。

自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香港經濟騰飛,香港人靠勤奮取得好成果;而香港的幼童,自始就被灌輸思想,勤力就會搵到錢、有好生活。這是沒有錯的,上一代人總不會向下一代說,懶散就會有成就。不過,這樣的社會發展,上一代人令香港人喪失了一個完整的社會發展過程,埋下的問題,只能以良好的經濟作遮醜布,養成香港人以為一切社會問題,都能用錢去解決。

香港社會發展過程有甚麽問題?可以用西方社會的發展作解說,經過奴隸時代、極權管治後,社會的資源與執行資源分配的制度,有長期磨合及完善。當中的重點是,社會低下階層以至中層,每每都需要通過革命,或者強烈抗爭手段,才能從上層管治者,取得資源再分配,取得應有的經濟成果,過程中當然不乏流血,但這種社會發展經驗,深深烙印在西方社會裡。

至於香港,在1997年主權移交前,香港人在港英政府管治下,沒有革命或大型長期抗爭(六七暴動算是一個例子,但也是左派發起的政治鬥爭而已),就能享有大部分的自由及少量民主。最吊詭的是,上世紀70年代開始經濟騰飛,港人享受經濟暢旺帶來的美好生活,這個情況下,不需經流血革命或者抗爭,就能取得資源,你還會理會資源的分配制度嗎?

香港特有的社會缺陷


故此,香港的社會是怪異的,港人對社會的不公義,自我反省能力低,一味朝經濟拼搏方向出發,以為社會問題,只是自己不夠勤力。97年後,有管治智慧的英國人走了,換來的是貪婪、只會搾取社會利益及資源的中國人作管治,問題就會顯現,而最嚴重的是,香港人是一班沒有經過正常社會發展過程遺下來的人,反抗力低但手上還有點錢,也正因如此,下場就更悲慘。

話雖如此,香港人是有其優越之處,過去多年關於世界各地人的智力調查,香港人都名列前茅,美國網媒《Gazatte Review》在2016年公布的報告,香港人平均智商107,位居世界第一。在強烈爭取向上游的環境下,練出香港人的高智商。

所以,筆者不認同「港豬」之用詞,或者可以說是,香港人在爭取資源分配制度上,實在太「豬」。每個國家的人都有其特性,歐洲有個說法,英國人負責查案、法國人負責烹飪、德國人負責做機械,香港人又負責甚麼呢?筆者認為,香港人適應力強,頭腦轉得快,是時候將高智商,投入爭取資源分配制度上了。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4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