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法西斯與儒家人倫

口罩法西斯與儒家人倫


近期香港政府大玩瘟疫政治,獲得大量香港愚民配合,致有口罩法西斯遍地開花,更有甚者,親人之間以互相檢舉為榮,自我標榜為「大義滅親」。由此想到《論語》一章,常被誤解,甚至非議,認為孔子無視法律。

例如,香港中華書局出版的《論語譯註》,著名譯者楊伯峻就直指父子相隱,不合時宜,與以法治國主張相悖。此章「評析」楊伯峻寫道:「孔子認為『父為子隱,子為父隱』就是具有了『直』的品格。看來,他把正直的道德納入『孝』與『慈』的範疇之中了,一切都要服從『禮』的規定。這在今天當然應予揚棄。」人云亦云,莫衷一是,不如細看文本,〈子路篇第十八章〉: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白話語譯)葉公對孔子說:「我家鄉有一正直之人,其父偷了一隻羊,他就去告發父親,頂證父親犯法。」孔子回答說:「我家鄉正直之人卻不同。父親會為兒子隱瞞,兒子也會為父親隱瞞,正直就在當中了。」

我與陳雲老師曾在網台節目講述《論語》並論及此章,說是法律不應凌駕人倫,人倫一旦破壞,政府對人的壓迫就會有恃無恐。文革時父子相告、人倫盡毀,就是這樣,而且一直遺害至今。

證諸文革時代與今日口罩法西斯橫行。葉公之直、孔子之直,誰是誰非,豈不一清二楚?孔子之智,知人倫不存社會必然崩壞,《論語》之言,經由二千年後的中共實證。孔子主張父子相隱,是為了保護人倫。孔孟一脈相承,其實在《孟子》一書中,講到為了維護父子人倫,有更富爭論的例子:殺人。

「父親殺人,兒子背父遠走,逃避法律。」出自《孟子》〈盡心上〉第三十五章。

桃應問曰:「舜為天子,皋陶為士,瞽瞍殺人,則如之何?」孟子曰:「執之而已矣。」(桃應:)「然則舜不禁與?」(孟子)曰:「夫舜惡得而禁之?夫有所受之也。」(桃應:)「然則舜如之何?」(孟子)曰:「舜視棄天下,猶棄敝蹝也。竊負而逃,遵海濱而處,終身欣然,樂而忘天下。」

(白話語譯)桃應問孟子:「舜為天子,皋陶為法律把關,假如舜的父親犯法殺人,舜會怎麼處理?」孟子答:「抓起來執法就是。」桃應又說:「舜不會阻止他父親被逮捕嗎?」孟子:「舜怎麼阻止?這是法律必然要接受的結果。」桃應:「難道舜就這樣接受嗎?」孟子:「舜看待天下就好像一雙破鞋子,他會偷偷背著父親逃跑,沿著海邊住下,終生安樂,忘掉自己曾為天子。」

在法律與親情之間,舜選擇親情,但他不會因為保護親人而破壞法治,扭曲所有人共同遵守的法律標準,講一些顛倒是非的話來強辯,或者毀謗制度不合人性云云,而是自己帶著父親偷偷離開,尊重法律,選擇親情。

孟子的舜父殺人,背父逃走,與孔子的「父子相隱」,乃一脈相承的儒家倫理。如此平常人倫,在今天禮崩樂壞之時,才知珍貴。

當然有學者以現代哲學觀點,持完全相反意見,認為儒家思想與腐敗有著根本性的關連。例如,劉清平〈儒家與腐敗─析《孟子》中有關舜的兩個案例〉。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