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HK-L.第02回:旺角初戰

HK-L.第02回:旺角初戰



HK-L.第02回:旺角初戰


旺角足球場,今日出現了少有的場面,六千多人的觀眾席居於坐滿了超過一半,相比聯賽只的百多人的入坐率,簡直天淵之別。

『藍靛聯』領隊管永真,應胡憲民的邀請,帶同青年軍和部分一隊的後備球員到來,跟『星紋聯』進行一場表演賽,管永真雖然屬於官方扶植的“地區計劃”,但行事作風光明磊落。早期主政下的藍靛聯,球員的組成大部是靠收購而得來,不過,在他的領導之下,已有能力跟黃金世代一較高下,及至現在,得到官方各方面的支持和贊助商的輔助,加上黃金世代的滑落,藍靛聯這支球隊已有能力成為聯賽的班霸。是故亦引起黃金世代球迷的眼紅,戲稱他們是一班吃公家的「大鑊飯」。 

「網上動員原來真的如此厲害!」客套的說話出自管永真。

「哪裡,都是多年支我的球迷,再加上球員的朋友,湊在一起就成就了這個景象。」胡憲民把真說話留在口裡,這場表現賽,目的是要為『星紋聯』打響知名度,“黃金世代”的球會當然不會為大炮作嫁衣裳,純商業的贊助球會又沒有號召力,唯有硬著頭皮邀請『藍靛聯』,老謀深算的管永真一口答應,但就只帶來一班副選和青年軍,把這次比賽視作練兵之用。

管永真看到了有人設置攝影鏡頭,「居然有電視台會直播這個比賽?」

「當然有啦,那個電視台叫『FaceBook』同『YouTube』。」聽到大炮的說話,管永真不懂得反應,利用網絡直播賽事這個舉動,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胡大炮亦放下管永真不顧,跑向老趙身邊,雖然今次是一場足球比賽,但兩人都有一個共識,把它當作一場表現去處理,先找來老趙旗下歌手出來暖場,再由司儀主持開賽前的小遊戲。「睇波唔係睇完就散。」這是胡憲民的理念。

 「領隊,這幫人把比賽弄得不倫不類,你覺得佢地有能力打入職業聯賽嗎?」王京,藍靛聯一隊隊長,是今仗唯一隨隊的正選主力。

「我不是經常教你要留心觀察,不要輕視任何一個可能性嗎?」王京知道管永真借機向自己說教,留心聆聽。

「門口放著的小賣攤位,賣的都是T shirt ,毛巾這些大路貨,但當中最好賣的,卻是那個不起眼的鈴鼓。」管永真示意王京看觀眾席上差不多一人手持一個鈴鼓,「聽說他們帶來的存貨已經全部售罄,單計鈴鼓的銷售量額,就已經超過十萬。這種消費力的球迷,聯賽上沒有一隊及得上。」王京細心聽著,「那又如何,我地一季的贊助費以千萬計,佢地拍馬也追不上!」王京認為領隊在長他人志氣,「王京,你要記著,時刻留意身邊事物的變化,才是致勝關鍵,藍靛聯有今日的成就,不是全屬我的功勞,只是黃金世代仍沈醉在十多年前的歲月,才讓我可以超前他們。他日到你執掌這隊球隊時,不要忘記這一點。」王京沈默不語,思考著管永真的說話。

開賽時間臨近,球證開始在球場作出準備,而雙方球員亦相繼出場作最後熱身。

「嘿!難怪這個大炮信心十足,原來招攬了兩個現役球員。」管永真心理佩服胡憲民的部署。

「招大勇!招大勇!」

「飛哥!飛哥!」

觀眾席亦為球場上兩個球員歡呼,自上季結束後,招大勇和莫飛兩個邊沿人一直未獲足球正宗所屬球隊一紙合約,而非政府「地區計劃」出身的足球員,亦不可能得到藍靛聯為首的球會青睞。幸運的會成為球評人,或者成為校隊或業餘球隊的教練,但有更多的,會隨著時間消失於球壇。所以,這兩個邊緣人得到大炮的招攬,馬上一拍即合。

「重要的比賽,一分也不能失。普通的比賽,別忘記課題。能否成為正選,就看你們的發揮!」管永真向球隊作出最後訓示,比賽亦隨即開始。

管永真沒有太留意自己球隊的表現,卻一直留意著大炮和球場星紋聯的動態。

 十分鐘後。

「嗶」球證示意入球有效,觀眾席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和鈴鼓的響聲,積分牌上換上了「1:0」,星紋聯先取一分。

「4-2-3-1,這棵聖誕樹有點意思。」管永真心中讀嘆,但胡憲民卻沒有太大反應。

「十分鐘就失分…教練,我隨時可以熱身。」球隊初段先失分,身為隊長的自覺叫他自動請纓為球隊出力。

「京,別忘記我們藍靛聯最重視的就是紀律,定下目標,就貫徹執行。成敗得失,一切都是預計之內。」管永真的泰然令王京冷靜下來。

「好好看著對方的套路,上半場是讓我們的新人累積經驗,熟習隊球基本打法的練習賽。」口裡提示著王京,眼睛卻盯著大炮和星紋聯的一舉一動。

 星紋聯的入球者是莫飛,一個永遠盤據著隊方禁區正中的機會主義者,但他只是做最簡單的事情,真正的功臣是在左路策動進攻的後衛。

 兩隊攻防戰的上半場結束。

 「那雙胞胎原來不是裝飾品。」王京看著星紋聯的行軍模式,大致得出一個總結,這支球隊大致跟黃金世代球風相若,傳統的兩翼側擊,配合禁區內有一定把握力的莫飛,上半場為藍靛聯的後防製造不少壓力。不過,新球隊的默契仍有不足,多次化險為夷,上半場以比數一比零結束。

「那防守呢?」更衣室內,管永真聽著王京就對手所作的分析,但認為仍有欠缺。

「上半場我地都只用中路突破,對方屯駐重兵在中間,縱使孖仔經常左右兩邊同時助攻,但後場永遠有五個球員以上,單靠中路突破,不是他們一時三刻可以解決到的課題⋯⋯」王京掃視更衣室內所有球員,無不羞愧得低下頭來。

「最衰是那個大舊佬!要不我早就追平!」說話粗聲粗氣的,是今場球隊的前鋒,鐘九斤,藍靛聯來季重點新人之人一,自恃體力過人,在禁區內橫衝直撞的重炮手。

「九斤,人家可是“石敢當招大勇”,不是你一個可以對付到的。」郭力凡加入討論,「隊長,上半場我已經掌握到對方防守的重點,接連起前場和後防的球員,就只得那個光頭仔。下半場我保證可以反敗為勝。」個性進取是郭力凡的特點,亦是管永真欣賞這個中場球員的原因。

「你有什麼方法對付那個光頭仔?」管永真單刀直入。

「他的觸角很敏銳,活動範圍廣泛,但只限於有人為他補位的時候,上半場有幾次失誤,就是沒有人及時為他補位。」聽完郭的說話,管永真望向王京。

「下半場維持中路突破,阿凡打後一格,由後場開始發動進攻,拉開對方防守。萬雲,你跟阿凡位置對調,好好招呼光頭仔。」聽到王京的作戰指示,向永真微笑不語,轉身走出更衣室。

「阿凡,同你調位打即係要點樣做?」上半場一直在後場負責第一輪掃蕩的萬雲,是一個只懂執行具體命令的球員,故此,王京口中的指示,對他來說,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

郭力凡對這個沒有指示就等同白痴的隊友沒什麼好感,「你只要繼續做上半場的工作,在我前面向對方控球球員施壓,等我有機會搶到個波組織攻擊。」,胡亂說出自己下半場的計劃,萬雲竟一點即明。

「贏!」九斤忽然大叫一聲,「贏!!」更衣室所有人都跟著九斤一起大叫,這就是他獨有的感染力。

另一個更衣室,氣氛是截然不同的輕鬆。

「早跟你地講過,俾到個波俾我就自然入到波。」莫飛語帶輕挑。

「大家儘管放心攻上前,後面由我一個人包辦!」招大勇拍著心口說得豪氣乾雲。

「大家都踢得很好,杰仔星仔,下半場你們可以輪流上前助攻。」胡憲民的提點,卻被到另一個人駁到,「哈哈哈,更係繼續上半場雙翼齊飛先好啦,孖仔繼續上半場一樣一齊攻上去,入多幾球!」老趙在傍邊指點江山。

「無問題,我地兩兄弟一齊攻上去,要入幾多波都得。」身為大孖的杰仔回應得豪氣。

「攻?攻條毛呀?臨完半場前你們兩兄弟已經有去無回。知唔知後面有幾兇險?」光頭仔的位置是球隊的正中,前後的平衡對他來說特別敏感。

「唔怕喎光頭仔,上半場我救咗唔少波啦。」招大勇試圖打圓場,大炮心知這個打街場聯賽出身的光頭仔脾性,「光頭仔,放鬆一點,這場比賽就係要試出球隊的問題和強項,別把勝負看得太重。」光頭仔沒有再回話,只是繼續做著伸展動作。

「放心啦,只要守完下半場,我們就贏波,我們會專心在後防補位,他們不會輕易入到波。」其他防守球員也加把口,免得令球隊氣氛太僵。

「你們太小看藍靛聯…」光頭仔的自說自話,胡憲民聽在心裡。

其後莫飛,招大勇和孖仔,在整個休息時間都被老趙拉到更衣外觀看休息時間安排的表現節目,所以對胡憲民的下半場的指示所知不多。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