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借借你肩膊》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借借你肩膊》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借借你肩膊》


「今晚也一起出去,對嗎?」
「對啊。」
「那麼,我們照舊在老地方見面,好嗎?」
「好的,待會見。」

掛掉電話後,這對名叫小東和小淇的好朋友,各自為晚上的行動作準備。
他們是剛剛畢業的年輕人。大學時期已經常走在一起的他們,雖然並沒有正式成為情侶,但他們的默契和出雙入對,已令身邊的朋友們覺得,他們走在一起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其實,他們沒有走在一起的原因,是在於小東的性格。他是個經常帶著遲疑、處事小心謹慎的人。雖然已暗戀小淇多年,但他害怕自己的衝動表白,會破壞雙方珍而重之的友情。所以他一直希望維持現狀,始終也沒有向小淇表白。

「你真的打算一直這個樣子,像個懦夫的逃避,令小淇被搶去才心息嗎?」

結果,在兩人的好友亞剛,說出這句有如當頭棒喝的話後,小東才徹底醒覺。
小東決定,在小淇生日的那天,正式向他表白。

然而他怎樣也想不到,因為世情和時局,他沒法作出這次表白。

『快,那邊有危險,我們快走啊!』
『小心看清形勢,別魯莽向前衝!』
『你的眼睛還可以嗎?別勉強掙開眼,先用水沖洗一下吧。』

這城市的當權者,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推出了一條突與其來的惡法,結果激起了人民的憤怒,間接推動了一場大型抗爭運動。時局發展迅速升溫,抗爭運動越來越激烈,在街頭,差不多每天也發生大小規模的衝突,到處也見激戰。為了抵抗當權的暴力,示威者的裝備,由最初簡單的黑衣和雨傘,迅速發展成為戴上頭盔和防毒面罩、穿著一身「 Black Bloc」服飾、並且配備如氣油彈之類的武器。一向關心社會時事的小東和小淇,自然地成為了抗爭者,每天也在不同場合共同進退。

「生日快樂啊,小淇。」
「嗯,多謝,萬事小心。」

結果,小淇的生日在街頭度過,小東送上的只有簡單的一句祝福,配上互相擊拳鼓勵。小東打消了表白的打算,因為他心裡明白,身處亂世的他們,不知能否活過今晚,看見明天日出的太陽。

小東的擔心,其實不算過慮。

為了應付機動性極高、裝備不斷改良的抗爭者,當權者一方的暴力亦不斷升級。他們的策略,已由當初的驅散,逐漸變成圍捕,甚至有擊殺的意味。他們的武器,由最初有顧慮的的低殺傷力武器,漸漸改成可置人於死地的真槍實彈。面對抗爭者,他們完全不會留手,他們武器瞄準的,往往是抗爭者的頭部或其他要害,而且很多時是在近距離射擊,令人避無可避。運動能力高超的小淇,和靈活機警的小東,有幸不斷避過當權者的暴力進攻,每每也可不受傷地全身而退。

他們的同伴,卻沒有這麼幸運。

目睹身邊同伴一個接一個的被捕或中槍倒下,即使是經常朝氣勃勃,在戰場無比勇武、巾幗不讓鬚眉的小淇,在卸下裝備後,也會像個弱質纖纖的小女生,在小東面前大哭一場。小東可以做的,就是借出自己的肩膊,令小淇有個可依靠的地方,讓她的淚水,可盡情沾濕自己的襯衫。看著泣不成聲的小淇,小東即使心如刀割,但仍盡力保持自己堅定,因為他明白這是必要的。

不過,當他看見失蹤多日的好友亞剛,竟然被發現留下遺書跳樓自殺時,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傷心。

「亞剛不可能自殺的!這絕不可能,絕不可能的啊!」

小淇的哭聲比平日更淒厲,她的眼淚亦流得比平時多。
小東的肩膊已不足以安撫小淇了。淚流不止的他,只能緊緊擁抱小淇,與她相擁而泣。

感覺著小淇的朝氣正一點一滴地流逝的他,不斷問自己一個問題。

「我們還看得見明天的日出,還有值得活下去的將來嗎?」

整個晚上,小東徹夜無眠,但也想不到問題的答案。
然而他的心裡,卻想通了一件事情:自己必需要做的一件事情。

今天的小東,比平日更早外出,因為他已下定決心,在與小淇見面之前,做好準備。

遇見小淇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竟不是一向的互相擊掌、鼓勵對方。
反之,他竟以單膝跪下,再從口袋裡,拿出剛才購買的一隻戒指。

「小淇,妳願意嗎?」

小淇一臉驚訝。

「這是…」
「抱歉,這只是一隻普通戒指,用來求婚好像有點寒酸。」小東有點忸怩:「但我的心意,卻是真實無比,絕無半點虛假。即使身處亂世,看不見明天,但無論發生何事,我也希望永遠與妳在一起啊。」

小淇聽罷,不住連連點頭,走上前緊緊擁抱小東。
良久,小淇輕輕放開小東。

「還等甚麼?」小淇笑道:「替我戴上戒指吧,未婚夫。」
「啊,對對,好的。」

說罷,小東把小淇的手套脫下,為她戴上戒指。但因為冒失的關係,小東買的戒指太大了,戴上小淇的中指後,隨即鬆脫跌下。

懊惱不已的小東,只好拾起戒指,一臉沮喪。
不過,小淇卻完全沒有一絲懊惱或猶豫。她把手套重新戴上,然後從小剛手上搶去戒指,戴在自己的中指。這一次,因為加上了手套的厚度,戒指的大小剛剛好。

「這點小事便難到你了嗎?這可不是我認識的小東啊。」小淇一臉佻皮,向小東展示自己的「創意」:「看,像這樣邊便可以了!既可在戰友面前放「閃光彈」,危急時亦可充當武器,這主意不錯吧!」

看著信心滿滿、鬥志高昂、終於重拾朝氣的小淇,小東隨即開懷大笑。

「不過,要是這戒指因此損壞的話,你要買隻新的給我啊。」小淇甜絲絲:「可以嗎?」

小東微笑點頭。
接著,他倆戴上頭盔和防毒面罩,一起手牽手昂然往戰場出發,決心為自己未知的未來和渴望的幸福,繼續奮戰。

【即使前路如何艱難,請別放棄希望,也別放棄生活。】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