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我住南區,我最憎佔領金鐘嗰班人

我住南區,我最憎佔領金鐘嗰班人



我住南區,我最憎佔領金鐘嗰班人


我住喺南區鴨脷洲,前後都27年,最憎佔領金鐘班學生同市民。

我平時出灣仔由7點上巴士,要8點15分先有得落車,剛剛呢一個有學生返學嘅星期,我如舊日日7點出門,實在太過份,竟然7點45分至55分就身處修頓球場。中間喺香隧口已無情情間封咗一下約兩分鐘,諗住灣仔晨早流流就好塞啦,開個網睇下交通現場實況,點知紅隧出入口來回暢順,堅拿道天橋充滿消失的汽車,唔怪得咁塞啦。

星期五我咪夜晚落金鐘鬧班學生囉,佢哋浪費我咁多寶貴時間喺茶餐廳食早餐睇《東方日報》,仲要應酬餐廳老闆娘吹足45分鐘水,搞到我電話 iPad 大量用電!鬧完班學生,星期六仲離譜,我7點15分先出門口,竟然7點42分企係喺頓球場,大佬啊,我成 Team 人9點先做野,你叫我啲生活點過,一日帶幾個外置叉電出街都唔掂啦!

而家諗落講咗成10年既地鐵仲起嚟做咩先,佔領金鐘班人搞到而家唔使起地鐵啦!紅隧香隧用20年塞住個南區,無啦,地鐵仲起做咩?都離晒大嫂!


後記:

其實我係咪唔係住南區?點解同班議員講嘅咁大差別?
點解我親身見到感受到同 CCTVB 咁大出入?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