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最高學府的鬼話

最高學府的鬼話



最高學府的鬼話



這夜,最高學學府的鬼怪都聚到荷花池傍邊,召會他們的特別會議。

「嚟!大家飲湯先,花生煲雞腳,近排啲花生好靚!」一婦人坐著輪椅,為與會人士奉上熱湯。
「花生雞腳?點解唔係牛尾湯?」紅眼仔把玩著一個由門上拆下來的鎖鑰孔,不屑地問到。
「想飲牛尾湯去馬料水啦!呢度堅尼地呀!」食屍鬼一手接過泉水士的熱湯,並為她出頭。
「離地?馬料水離地好多…」馬路幽靈若有所思。
「啲雞係咪喺Hall度搵返嚟?」會議召集人四不象有所懷疑。
「我地啲Hall無雞㗎,而且黃腳雞啲腳唔好食㗎。」荷花女說出自己的見解,而今次會議地方,就是她的地頭。
「啲雞腳我喺雪櫃度攞嘅…唔好咁望住我!係廚房個雪櫃,唔係解剖室嗰個。」知道自己差點講錯說話,食屍鬼馬上澄清。
「…泉女士,你下次都係整花生糊算啦。」四不象望望手中那碗湯後,把它放在一旁,之後四不象清清喉嚨,正式向大家宣布今次會議目的,「各位,今次開會嘅目的,係搵一個代表去慰問陽間嘅士大夫…」
「好地地慰咩問?河水不犯井水。」紅眼仔放下手中的鎖鑰孔,打斷四不象發言。
「時代唔同啦!以前呢度都無咁多閒人出出入入啦。」四不象好言相勸,「『去殖』呀!百幾年嘅皇冠嘜都要剷起,我地算咩呀?」
「聽聞鐵路通車之後,呢度仲會變成旅遊景點…我唔想我個荷花池有人洗腳啊!」荷花女越說越慌。
「唔怕喎,辮子姑娘同佢地同一個地方嚟,搵佢幫手囉。」馬路幽靈急忙安慰。
「辮子姑娘係馬料水㗎!你地做乜撈亂曬啲嘢嘅唧!」食屍鬼忍不住出聲,「驚咩吖!你個荷花池遲早俾人填平㗎啦。」荷花女差點被食屍鬼嚇得昏倒。
「你唔好嚇佢啦,嗱,紅眼仔睇過佢地開會,基本上班人講嘢就無意思嘅,計夠票,『合乎程序』就得㗎啦。到時唔只填平個荷花池,剷走條馬路都仲得。」四不象在預言著可能發生的事,「我地如果唔多啲關心問後下佢地,向佢地示好,分分鐘燒埋我地嗰疊,同鬼國一樣,事事唔再講程序規則,只講關係。」
「剷走條馬路好吖!我明明係想叫人唔好亂過馬路,點知個個都以為係我害死亂過馬路嘅人…得得得…我知我講錯嘢!」眾人瞪視著馬路幽靈,制止他說著不中聽的話。
「四不象,呢度你最有地位,不如你去做代表。」泉女士提出建議。
「唔得!佢地唔覺意摸到四不象,咪又要留喺度多一年?一定唔得!」食屍鬼忌諱著四不象的傳說。
「紅眼仔鍾意偷窺,食屍鬼又太嚇人,荷花女只識問人而家幾點…泉女士你出面啦,話曬你未亡人捐成百億俾佢地。」四不象權衡過後,想泉女士出山。
「一早無偈傾啦!你無睇新聞咩?攪到親手『揮筆除五毛』呀!」泉女士耍手擰頭。
「示咩好啫?都話河水不犯井水咯!呢度我地嚟先㗎!我地個個啲故事流傳咗十幾廿年,我地喺度係有身分,有位置,唔係坐喺度任人魚肉做死狗㗎!」紅眼仔忍無可忍,說得慷慨激昂。「計我話。我地應該齊心反抗,攪個“百鬼夜行”震攝佢地!」

聽到紅眼仔的建議,眾人齊聲讚好,並決定每晚子時過後就全部走出來,沿著這座百年歷史的最高學府巡迴一圈。起初的確嚇得一眾教職員魂飛魄散,但有人投訴「百鬼夜遊」未能對準政權,卻把無辜的人嚇得半死,商議過後,眾鬼怪決定把「百鬼夜行」的時間推遲到日出前一個時辰開始,更會避開所有陽人出現的地方,務求把自己的抗爭活動不會對任何人構成影響。

漸漸,教職員和學生都開始懷疑最高學府入面是否真的有「百鬼夜行」,更有學生開始否定「偷窺鎖鑰孔的紅眼睛」「夜半問時間的荷花池旁女生」等鬼怪的存在和相關故事。

「百鬼夜行」的抗爭行動最後能否成功,沒有人有資格說得準。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這些傳頌一時的經典故事在歷史中湮沒的話,這些存在於這座最高學府的鬼怪亦會隨之消失。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