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alts:負責人陳詠琳

專訪alts:負責人陳詠琳



專訪alts:負責人陳詠琳


際遇是一件微妙的事。

在過去,香港超穩定的社會結構下,大家都相信穩定就是最理想。於是大部份人專注於一個範疇裡不斷精進,隨年月發熱發亮;但亦有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轉換環境,將過去所吸收到的融匯貫通,學以致用。環保時裝品牌alts:負責人陳詠琳(Jinny)就是後者。且數一數她的履歷:記者、空姐、主持、社福機構......幾乎每份工作,聽來都跟上一份風馬牛不相及,但Jinny卻樂在其中。

「自問性格『坐唔定』,習慣周圍去,喜歡新嘗試,亦享受挑戰。」

「高中與大學在加拿大渡過,當其時已經為當地的報紙跑新聞。畢業後返港,欲憑經驗加入本地電子傳媒做主播,但發現他們都是『外貌協會』卻不太重視經驗,教人意興闌珊。最後我在印刷媒體落腳,主力做外國娛樂的譯稿。或是年少氣盛吧,看著同事日日外出採訪,自己則只可待在冷氣裡,埋頭將外國傳媒的稿繹寫;別人說,難得做記者不用跑新聞,可以日日在冷氣房工作,實在是一份優差 - 但對於外向、好動的我來說,那與坐監無異!於是半年後轉職空姐。」Jinny坦言這是個任性的決定。「既然沒有富爸爸,自己又『坐唔定』,倒不如找一份能讓我環遊世界的工作吧!」


外向女生不甘寂寞 做完記者去環遊世界

成為空中服務員後,Jinny有機會到不同國家及地區出差,同時趁工餘時間到處遊歷。「回想起來,那時自己的精力彷彿無窮盡。航班剛抵達目的地,我一有機會即爭取時間,換上便裝,揹上背包出遊;然後又如沒事人一樣返回工作崗位。同事都驚訝,問到『不累的嗎?』而事實是,我的確不覺疲累。」然而Jinny的「飛人生活」於兩年後停下來,理由簡單得難以置信:「我已經到過想去的地方。是時候停下,想想自己的路。」

在香港,「停下」帶負面含意,暗示停滯不前;然而Jinny卻不是這樣想。「當局者迷,唯有抽身才能看清前路呀!」不過,上天沒有給予她休息機會。一次聚會上,在電視台任職編導的舊同學知悉她正在找工作,正好公司要人,建議她去試一試。「就這樣我成為了娛樂台的主持。」做主持,不是就是她當初返港時最想做的工作嗎?

「由於我是傳媒出身,在娛樂台任主持,也算得上是重操故業 - 不單要在直播室讀稿,更要跑新聞,因此比較似我當年在加拿大時做的兼職。然而我跑的終究是娛樂新聞,對市民大眾來說,這些資訊是否有用,我有保留。記得有一次,上司大清早來電,派遣我與同事去墳場拍攝某位名人的墳墓。我聽到後很反感,人已作古,怎麼仍要打擾冒犯?但既是上司指令唯有照做。到達後,員工不允許我們進入墳場範圍,但上司迫令我們必須進去完成拍攝,這實在強人所難。」雖然她自問不是跑娛樂新聞的材料,但仍努力嘗試,不再像當初般於短時間內離開。


「娛樂台沒有讀稿機,而我亦不是那種可以隨時出口成文的人,因此每次出鏡前定必背熟自己寫的稿。同時,上司指派的採訪工作,只要能力所及,我都全力以赴。」Jinny一直投入工作,直到四年後的一個晚上,她忽然醒覺是否應該離開。「家住觀塘,每日早上七時多上班,如常按日程表和上司指令完成工作後下班返家。某個晚上,當我正在煮晚餐時,上司來電派我到灣仔追訪一位明星入院的新聞。其實能否改找住在港島的同事去跟進?但上司說我住觀塘,最近 - 於是立即放下家中一切,抱著化妝袋落樓截的士。抵達醫院後我與同事所能做的只有乾等,等明星的經理人、助手與親友現身,然後上前訪問。將心比己,他們的情緒焦躁可以理解;而在等待期間,不住思索,自己現在做的事有意義嗎?」及後她為了照顧女兒辭職。

對Jinny來說每一個際遇都是學習的機會。離開電視台後,她帶著過去所累積的經驗與人脈加入社福機構,期望可以藉著自己所長,幫到更多有需要的人。「身處不同崗位,視點不同,觀察到的事情亦有別。那時,我的職責是為機構邀請名人明星到大陸的貧苦地區建學校;出於善心,他們除非『撞期』,否則都會爽快答應。我亦因為能夠以一己之長去幫助有需要的人而感到自豪。但有一回,留意到機構老闆在學校建成後不久,即指令當地工人拆毀學校樓梯,心生奇怪。細心發現,他不時叫工人拆爛學校設施,然後以修建為由向善長募捐,或申請慈善基金撥款。」

「相信每位傳媒工作者,或多或少都是懷著使命感的吧?無論主持、記者、編輯,都有責任將真相呈現,我亦是其中一份子―即使已經離開主持之崗位。」

「他們的做法違背了機構的理念,亦令我愧對曾經邀請過去嘉賓。唯有選擇離開。」及後Jinny加入毛織創新及設計協會(HKKIDS),而每年於會展籌辦一次時裝展,就是她與同事的首要任務。「人手方面,協會與大學合作,讓修讀公關及廣告的同學透過實習機會獲得實戰經驗。」至此,她不單要將過去每一份工作所吸收的經驗融匯貫通,更要將之傳承予後輩。「說實在,不能期望同學處事與同事一樣成熟、準繩,畢竟他們缺乏工作經驗;在籌備fashion show的過程中大家總會犯錯或有遺漏,而那會是個學懂執生的好時機。經一事長一智,這比在書本裡所學到的知識更寶貴。」

從主播到服務社福機構 將經驗融匯貫通

至此,雖然Jinny自謙不是作育英才的材料,但不難發現她走過的路,都與傳訊(communication)有關―無論她喜歡或不喜歡的工作,都有此一特質在其中。當她在協會的工作一日比一日上手,新機會已悄悄來到她面前。

「所謂知所進退是,你深知道時候到的一刻,不得不放手;同時你亦明白自己必須要放手,才可擁有更多。」

「我在離開HKKIDS之前,將自己多年來與媒體合作之經驗與及媒體聯絡人資料傾囊授予同事;加上豐富的籌辦活動經驗,足以獨當一面。我認為只要有機會,吸收知識與經驗不難;但能夠將吸收到的與他人分享,才是雙贏。」Jinny下一個落腳點,就是位於南豐紗廠的upcycling服飾品牌alt: 。

「事實上,alt: 只是綠葉而已;由龍達紡織(Novotex)與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合作研發的『G2G-紗廠內的迷你工廠』(G2G)才是主角。」Jinny解釋說,Novotex一直想研發環保紗線,為降低成本遂與HKRITA合作,並向政府的創新科技署與H&M Foundation申請資助,特製「一條龍」式機器,把舊衣打回原形成為紗線,再製成新衣。「大約兩年前,南豐集團正在將舊有南豐紡織廠房的四廠、五廠及六廠改建成南豐紗廠(The Mills),並認為G2G的理念與之一脈相承,於是想把生產線連同機器一同買下,安置在裡面。然而The Mills畢竟是個對外開放的空間,而且會開設零售店舖與咖啡館,若單純把G2G的生產線設在這裡,對顧客來說太奇怪了吧?不如設個『迷你工廠』作教育及推廣用,售賣成品兼提供個人化服務,似乎更佳。」alt: 就是這樣誕生。而每位顧客來到,都被透明貨櫃裡的生產線吸引得目不轉睛。


在這裡,每個人都可以將攜來的舊衣改造成新衣。「首先,會把舊衣上的鈕扣和拉鏈除去,然後消毒。接著將之剪成條狀,再利用機器切碎。清除多餘雜質後,會視乎物料的狀態,酌量加入新物料,再以機器慢慢將新舊原料結合和梳理,使其顏色顯得更均勻,同時更順滑。以機器拉成條狀後再將幾條合併做一條,然後轉化成紗線;再透過併紗及倍捻,增強韌度。最後以機器織製成新衣。」至此,舊衣得以變新衣,而且是日常可穿、質料好的衣服。據知不少情侶都會帶同舊衣前來,製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衣。

Jinny說,品牌名字alt: 取自alteration,有改造之意。「我們聘用本地年輕設計師,以環保為大前提,設計款式與功能並重的衣飾,旨在提醒大家環保不一定要著舊衫。同時,亦特意在製作新衣時摻入不同的天然靚料如真絲、茄士咩及紗線等,令衣物觸感更好,以改變大家對舊衣再造的刻板印象。」而今日的她,是alt: 的負責人,既要管理店面,亦要將理念傳揚,更要「睇住盤數」。

「開業時,店裡只有十數件衣服和T裇。但目前已有圍巾、手袋等產品,更有手工皂與飾物;同時成衣方面亦添加了新款式,以滿足顧客不同需要。」那麼Jinny自己,可有感到滿足?「我享受做『對』的事,也就是對自己、對孩子、對身邊人以及對地球都帶來禆益的事。很傻,對吧?對比安坐冷氣房指點江山,我更喜歡親力親為 - 這樣才不會被固有的思維局限。因此,我要求alt: 的設計師每星期來到店裡與顧客接觸、溝通,明白他們的需要,聆聽他們的意見,方可在停意、實用與商業之間取得平衡。」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3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