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粵語殘片》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粵語殘片》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粵語殘片》


「婆婆午安!今天也很精神飽滿啊。」

在老人院的一個房間,剛到達的宏謙,笑容滿面向房內的婆婆打招呼。正從小窗望向街上景色的婆婆,慢慢回過頭,望向宏謙。宏謙是她的外孫,亦是這世上唯一會抽空到來探望她的親人。然而即使如此,她望向宏謙時,還是木無表情、無甚反應。旁人看來,婆婆就像根本不認識他。

不過,一直面帶笑容的宏謙,倒像是毫不介意。早有準備的他,拿出一部平版電腦,選擇播放影片後,坐在婆婆身邊與她一起觀看。這時候,婆婆雖然還是無甚表情,但她顯然被平版電腦播放的影片吸引,兩眼發光,金睛火眼盯著屏幕。

「在這個年代,這些『粵語殘片』真的不容易找啊。」宏謙說道:「今次的電影,我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

平版電腦屏幕播放著的,是一齣接近六十年前、由新馬師曾和鳳凰女主影、名為《武松打虎》的黑白粵語片。不用多說,劇情自然是取自《水滸傳》裡,有關打虎英雄武松、兄長武大郎、與及「姦夫淫婦」潘金蓮和西門慶的一段經典情節。還未到三十歲的宏謙,理應不會對這類電影感興趣,但他還是看得眉飛色舞、手舞足蹈,一邊觀看,一邊雀躍地跟婆婆談論劇情。

「嗚… 武大郎真是可憐。」
「打得好,打得好!」
「西門慶真是活該啊。」

婆婆雖然不發一言,但看罷整齣影片的她,最終面露笑容,隨即像個小孩般安穩入睡。宏謙替她把棉被蓋上,確保睡得香甜的她不會著涼後,便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靜靜離去。

宏謙的婆婆,有種難以理解的怪脾氣,沉默寡言、說話不多。
即使三名兒子決定移民,在另一個國家展開新生活,但她還是堅持獨自留在這個城市生活。而她所有的孫兒們,都因為怕了她的怪脾氣,很少與她接觸或相處,唯獨是宏謙一人,自幼已得婆婆的疼愛,很愛整天黏著婆婆,與她牽手逛街。所以,當本已跟隨爸媽移民外地的他,得悉婆婆因為無人照顧,必須進入老人院度過餘生時,他便決定不理家人反對,放棄在彼邦剛起步的事業,隻身回到這裡,肩負起照顧婆婆的責任。

他下定決心,要陪伴她好好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因為抑鬱症,已多年沒說過一句話的婆婆,雖然認得出宏謙,但宏謙卻無法令她開口說話。宏謙沒有放棄,努力回想兒時和婆婆相處的點滴,希望憑著婆婆喜歡的東西,令她走出抑鬱症的陰霾。

結果,他想到了一樣東西:「粵語殘片」。

自少,婆婆已經常跟他談及黑白粵語片,即所謂「粵語殘片」,滔滔不絕地說著她看過的影片和喜歡的影星。只要一有機會,她會跟宏謙一起,坐在梳化觀看電視偶爾播放的黑白粵語片。他清楚記得,當年婆婆跟她說著自己最喜愛的一齣黑白粵語片時,她臉上的表情,是當麼的雀躍、感動和快樂。雖然婆婆沒有說明,但宏謙幾乎可以肯定,婆婆喜歡這齣電影的背後,必定有一個動人的故事。只要找得到這電影,讓婆婆再次觀看的話,說不定可以令她笑逐顏開,開懷面對世界。

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起那齣電影的名字。

自此,宏謙便一直努力不懈,從不同途徑找尋黑白粵語片,帶往老人院與婆婆分享,希望運氣可讓他找到那齣電影。

可惜,運氣並非一件靠人力可控制的事情。

不管宏謙如何努力,用盡一切辦法,他還是沒法找得到那齣電影。最後,雖然他依然風雨不改,每星期帶著黑白粵語片與婆婆分享,但他那顆誓要找到那齣電影的心,已不再那麼熾熱。

「只要能給婆婆喜歡的娛樂,便已足夠了吧。」

不過,世情可愛的地方,就是當你不再強求,幸運之神便會佻皮的降臨。

「婆婆,我又來了啊!」

這一天,宏謙也是如常到達老人院,拿出平版電腦,打算播放一齣朋友在兩天前找到的黑白粵語片。今天婆婆的狀態並不好,可能因為感冒的關係,眼睛好像掙不開的樣子。宏謙有了心理準備,明白可能在影片播放不久後,婆婆便會因為欠缺精神,徐徐入睡。

宏謙的估計錯誤了。

當電影開始播放,由吳楚帆飾演的男主角,在昏暗的夜晚茫然獨步,伴隨著背景奏起主題曲音樂的時候,本來了無生氣的婆婆,馬上坐直身子,瞪大雙眼,神情興奮地觀看屏幕。接著,已多年沒有說過話的婆婆,竟不可思議開口,伴隨著電影播放的歌曲,輕輕哼起主題曲最後的部份。

宏謙知道,自己終於找對了電影。

這是一齣改篇自巴金小說的愛情電影。電影講述主角們因為時代、戰火和文化等衝擊,被迫承受聚與散的痛苦。那種憂鬱無奈的細膩感情,令宏謙也不禁動容。然而令他詫異的,是差不多整齣電影,婆婆竟像個小女生般,把頭倚在自己的肩上。

他有種感覺,仿佛時空交錯,自己已回到過去,化身成當日與她一起觀看電影的人。
此時此刻的婆婆,竟散發著一種充斥年輕和活力的氣息。

兩個多小時的電影,轉眼便播放完畢。宏謙收起平版電腦後,望向婆婆。
今天的婆婆,與往常不一樣,並沒有在看完電影後安然入睡。反之, 她展現著溫柔的笑容,徐徐開口,與宏謙說話。

這天,是宏謙與婆婆相處的最後一天。
晚上,她在睡夢中安詳離去。根據老人院看護的說法,婆婆離去的樣子,面帶笑容,安詳和藹,相信她在離去時,沒有一絲痛苦。

婆婆在看完電影後,跟宏謙說的並不是完整句子,只是斷斷續續的單字、詞語、和一個不斷重覆的男生名字。宏謙知道,婆婆說著的應是一個故事,只可惜,憑著這些單字和詞語,宏謙只能組織到一個不完整,大概與「愛上」、「離別」和「思念」有關的愛情故事。

只是,宏謙並不介意,因為他知道婆婆的心願已了。
因為當婆婆說著這些東西的時候,她的樣子,是多麼的幸福和甜蜜。

這時候的婆婆,必定在某個空間與深愛的他重逢,再愛一次,從此永不分離。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