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HK-L.第03回:鋒芒展現

HK-L.第03回:鋒芒展現



HK-L.第03回:鋒芒展現


兩隊再次站上球場,下半場比賽正式開始。

光頭仔發現對方沒有更換球員,但球員的位置卻改變了。他望向大炮,大炮示意他冷靜,「大家打醒精神!」光頭嗅到一絲無以名狀的不安。

由藍靛聯發球,皮球一下子交到郭力凡腳下,「上!」隨著一聲號召,九斤馬上走位,除此之外,萬雲和其他球員亦同時推進,「別自亂陣腳,留意越位。」光頭仔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但對方球員散發出來的氣息,跟上半場完全不一樣。

「大炮,下半場就用來考驗你們有否資格挑戰聯賽!」管永真凝視著胡憲民。

「情況大好,保持著上半場的狀態,我們就會贏。」老趙仍不明白球場內發生的變化,「別太樂觀,我們很快便會失分…」老趙對大炮的冷水不是味兒。

藍靛聯球員不斷短傳、走位,「看著人,別跟波走!」光頭仔一再大喝。

九斤在禁區外附近接控球在腳,星紋聯的防守球員死命阻擋這個身形龐大的前鋒。下半場一直身處球隊較後位置的郭力凡從後跑上前,「仆街!」光頭仔發現他無人攔截時,追上前時已落後一段距離,同時間亦讓萬雲有空檔切入。

「九斤!」郭力凡的叫喊九斤用傳球回應,光頭仔從後趕上,阻止他控球策動攻勢,但郭力凡第一時間把球推橫,皮球就在光頭仔腳邊溜過,滾向接應的萬雲。九斤也不是閒著,靈活的走位令自己避免越位同時,找到了一個絕佳位置,萬雲雖然球技一般,但要交出一個隱妥的傳球也不是什麼難事,一個斜線,九斤控定腳下皮球時已經成了單刀狀態。

「休想!」招大勇衝前封窄射門角度,而以他的龐大身形,大字型衝向射門球員,多先也帶給對方一點壓力。

「嘿!」九斤不慌不忙,挑起皮球,拋物線的弧度剛好繞過守門員指尖跌入網內,失位的招大勇為救入球跌得四腳朝天。

「想不到九斤也有這小聰明。」

「上半場所有射門都被人擋出,再蠢的人也會試其他方法吧。」管永真簡單回應王京的說話,「京,安排得球員落場,就要相信他們的一切可能。」

在場支持者為失分發出驚呼,而九斤則向管永真做出一個敬禮儀式。這是大部分藍靛聯球員入球後都會做的慶祝動作,當然,又是由九斤帶起的。管永真身旁的王京每次看到,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他日由我帶領,球隊仍有這股向心力嗎?」

「平手而已,就當比賽從新開始!」胡憲民安撫場內球員,「亞細、剛強、永雄,熱身。」球隊組成只是非常短的時間,大炮早已對球隊首要弱點非常了解,就是嚴重體力不足,加上今次是第一場比賽,球員多少也比練習時去得太盡。

光頭仔眼見場內不少球員開始「雙手撐腰」,對大炮的安撫說話不以為然。

少了孖仔的上前助攻,莫飛在前線失去支援,星紋聯的陣形慢慢變成了4-4-1-1,在萬雲的中場搶奪之下,光頭仔就成為了球隊進攻的唯一支援。

「那光頭仔的腳下功夫也不俗,面對萬雲這隻野獸也能保住控球權。」

「可惜足球不是一個人的運動。」管永真簡單一句反駁了王京,他信奉的足球是「紀律」和「團隊」,靠一個人的天才支撐整支球隊,對他來說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呵呵呵…你以爲你可以避開我的攔截嗎?不過,你的隊友確實比你更不堪!」萬雲在球場是一個“大咀巴”,尤其對手被自己吃死的時候。

「唧!」光頭仔沒理會,大步把球推前,要跟萬雲鬥衝。

二人肩膀不知相撞了多少次,光頭仔的手部動作亦跟乎犯規邊沿。郭力凡亦上前夾擊,萬雲看準時機瞓身剷球,好等隊友執漏。

不過。

光頭仔接下來的動作,完全是全場人想像之外。

腳尾挑起皮球,避過了萬雲的攔截。

「五個。」

轉身用背部擋著郭力凡,腳面把球笠過對方再撓到他身後取回皮球。

「四個。」

郭力凡回過神來,光頭仔已經大步又推過一個球員,向禁區頂推進。

「三個。」

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球員如入無人之境般盤球,兩名中堅上前夾擊,光頭仔假身騙過其中之一。

「兩個。」

最後一個防守球員顧不得身處禁區,正要剷向腳下,光頭仔把球扣向窄位。

「最後…」光頭仔的心算去到尾聲,高度集中的他聽不見四周的聲音,包括莫飛大叫要他傳球,「…收你皮!」窄位勁射,射穿了大細龍門。

觀眾席的歡呼聲掩蓋了球證的哨子聲。

「甘達!甘達!」觀眾一齊叫著光頭仔的名字。

為提高觀眾對比賽的參與感,星紋聯在球場設有免費無線上網,讓歡眾入加入球員在各大社交平台的賬戶和專頁,取得即時資訊,故此,就算星紋聯所有球員都是「素人球員」,觀眾亦早就知道他們的名字和基本資料。

「你點解唔傳俾我?」莫飛跑向光頭仔,不是慶祝隊友入球,而是質問他的為何不傳球。

「你的位置牽制著守門員,我更大機會射入。」

「呃…無論如何,我們是一隊人,你係防中說唔好嚟爭波踢!」入球機會成了泡影,又沒有理據反駁光頭仔的說話,莫飛拋下這句說話就掉頭走開。

「防中?你望望身後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可以上來助攻再說吧!」光頭仔把這句說話吞回肚裡,因為他不想比賽時破壞任何人的情緒。

「和局守到完全場沒有意義!守著這個領先優勢到尾,打響頭炮!」準備從新開球的光頭仔跑回自己半場,向全隊人激勵士氣,但沒有人看到,有三個人對此不以為然。

比數 2:1,下半場餘下廿多分鐘,光頭仔努力地破壞藍靛聯的傳送,由九斤、萬雲和郭力凡組成的進攻骨幹,實在不能叫星紋聯掉以輕心。

「走啦痴線佬!」光頭仔奪走萬雲腳下皮球,不忘掉下一句說話刺激對方。

「光頭仔!」杰仔眼見光頭仔搶走不少風頭,故期望在完場前再製造一個入球,讓觀眾都記得自己。

「啊!休息完了吧。」光頭仔在之前的球隊練習中,早就知道個別隊友的體能狀況,眼見杰仔示意,以為他的體力已經回復了一點,便向邊線方向交出一條斜線,杰仔沿著邊線跑上前接應,忽然倒下按著自右腳。

眼見球員倒地,球證叫停比賽。

「哥!」星仔跑上前看杰仔有沒有大礙。

「抽筋…」聽到杰仔的說話,大家都鬆一口氣。

「光頭仔你懂不懂傳球,踢到咁遠…」星仔責備著甘達。

「交落腳咪俾人搶到囉!」光頭仔再放棄反駁,只是別過頭走開,而星仔繼續為杰仔拉筋。

球證吹要求杰仔要離開球場治理,與此同時,旁證示意星紋聯換人。

被換走的三人中兩個正是孖仔,入替的是蘇亞細、剛強和永雄。

「大炮說改4-3-2-1,我和亞細踢兩邊閘位,永雄在莫飛後面支援,你踢正中間。明白嗎?」剛強交代了胡憲民的指示,光頭仔默默點頭。 

「永雄,跑動多一點,你現身我就交波到你腳下。」光頭仔簡單講解一下具體踢法,卻換來意想不到的回應,「我點踢波要你教?我格拉斯哥青年軍嚟㗎!」永雄口賤乞人憎已是眾所皆知,美其名叫有菱有角,說穿了,只是一個自信心不足的小人物。

「格拉斯哥青年軍?十年前呀?」光頭仔心裡恥笑著這個“中二球王”。

管永真也不再閒著,指示場內球員加強攻勢。

「嘿嘿,完場前連入兩球…完成帽子戲法,那來季就必定入選一隊!」九斤心裡盤算著。

「這班廢物連基本體能也沒有,輸給他們簡直就是侮辱!」郭力凡那身為藍靛聯球員的自負,叫他不惜一切要贏得比賽。

界外球由藍靛聯開出,輾轉落到守門員腳下,其他球員的位置馬上推前。

「休想!」經驗老到的莫飛衝上前向守門員拖壓,免得他輕易把球傳到中場線策動攻擊。

守門員把球踢向邊線,藍靛聯仍舊是一套「傳波、走位」的中路進攻,中場的搶奪和搓波,不知不覺球賽已經進入末段。

「啊!」九斤被剛強撞飛開,搶到控球,一直以強大身材自居的他想不到有人比他硬淨。

皮球交到光頭仔腳下,蘇亞細上前幫忙。

「豈可輸俾你地這隊業餘!」萬雲上前標波,但光頭仔跟亞細一下簡單撞牆,輕易擺脫萬雲。

「格拉斯哥,就看看你什麼料子。」直線傳到永雄腳下,順腳得不用控定就可引球推進,可惜,踩.波.車。

全場一陣訕笑,跌倒地上的永雄羞得漲紅了面,「小丑!」郭力凡取得控球後,不忘打落水狗。「死光頭仔!」永雄心裡大罵,莫名其妙的人把矛頭指向甘達。

郭力凡帶球上前,正在找尋隊友位置時,冷不防剛強的攔截,剷走球後,剛強大腳把傳向甘達。

最後機會,甘達也知道把比數拉開至三比一,今場勝利就再無任何懸念。「莫飛!」長傳給莫飛,但莫飛不是一個善於控球的前鋒,三兩下就被人取回皮球。

「全部人上前!」甘達一聲令下,星紋聯加強了中場壓迫,皮球在兩隊球員之間撞來撞去。

「居然還有這一招。」管永真瞄了胡憲民一眼,大炮卻回敬一個手勢,示意會要有入球。

出其不意的拖壓,球員完全是靠意志力爆發。

「心跳未停的都給我跑!」光頭仔邊跑邊喊,中場的搶奪出現一個突破口,球滾到永雄腳下,大步一推避開了攔截,亦逃離了人馬踏雜的混戰區。

莫飛仍舊守在中間等人傳送,永雄亦識趣斬出一個半腰波傳中。

「第一時間窩利射入!我就做英雄!」莫飛心裡盤算著,咬緊牙關踢落飛來的傳球。

守門員擋不住飛向龍門的球。

「嗙」皮球撞向門眉的聲音劃破破場。

「嘩」之後就是觀眾席傳出來的驚呼聲。

球場上的人都來不給反應,只有光頭仔一個跑向去迎接彈回來的球。

皮球迎面飛向光頭仔,他也想不得那麼多,就向前跳,正額迎頂,守門員翻身不及,梅開二度的變成了甘達。

球證嗚笛完場,歡呼聲響篇全場。

「喂!光頭仔,完場啦。起身啦!」

「麻煩…幫幫手…抽筋…」光頭仔最後一下跑上前插水式跳頂,令自己也抽筋。

正當剛強為甘達拉筋時,老趙已經拉著胡憲民和孖仔等人到觀眾席,接受支持者的歡呼聲。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