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鏡頭、音樂、視像美 -《新世紀福音戰士》廿周年回顧

鏡頭、音樂、視像美 -《新世紀福音戰士》廿周年回顧



鏡頭、音樂、視像美 -《新世紀福音戰士》廿周年回顧



今年是《新世紀福音戰士(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下稱EVA)》電視動畫開播廿周年。廿年過後,重看本作,其視像美依然令人嘆為觀止。

《EVA》動畫於九五年啟播,但從其題材和運鏡,均可看到六十年代《超人(Ultraman)》特攝片的身影。《EVA》劇中,來歷不明的巨型怪物「使徒」襲擊人類,人類唯有組織防衛隊「Nerv」,駕駛人型機械人「EVA」迎戰,故事題材,與《超人》不無相似。

題材之餘,《EVA》的分鏡亦極有《超人》色彩。EVA首次亮相時,鏡頭透過窗口窺視初號機;初號機出擊時,鏡頭以低角度仰望機體,強調初號機的巨大身影;EVA面向鏡頭,機身因背光而化為黑影;初號機與使徒於夕陽中對打⋯⋯種種分鏡,都令人聯想到由實相寺昭雄監製的《超人》劇集。《EVA》繼承了由六十年代流傳下來、日本特攝片獨有的美感和拍攝技巧,難怪有動漫評論家形容「《EVA》是模擬特攝片的動畫劇 [1]」。


左:《超人七號》第八話  右:《EVA》第一話


左:《超人七號》第八話,超人與美特隆星人對打 右:《EVA》第十八話,初號機與使徒搏鬥

除了特攝片式的分鏡,古典音樂也是《EVA》的特色之一。《EVA》第九話中,主角真嗣及女主角明日香聯手迎擊使徒,六十二秒的戰鬥過程中,真嗣與明日香有如阿吽之息,動作完全同調。期間,觀眾聽不到任何對白和音效,只聽到古典樂曲伴奏。初號機和二號機的動作完全配合樂曲節奏,觀眾猶如觀賞芭蕾舞曲,畫面與聲音完全協調,好比真嗣與明日香心靈相通,極有美感。


左:《EVA》第九話,初號機和二號機並肩作戰 右:《EVA》第廿二話,明日香遭受精神攻擊

聲畫協調造就同調的美感,而聲畫不協調則營造錯亂的感覺。第廿二話中,第十五使徒施展精神攻擊,明日香於畫面上慘叫之時,背景竟然響起《哈利路亞》的禮讚曲。畫面上的人物明明在悲鳴掙扎,背景音樂卻在歌頌主耶穌,聲畫矛盾,營造錯亂的感覺,令觀眾感受使徒的怪異,教人留下深刻印象。聲畫協調及聲畫矛盾,兩個相反的手法,均運用得如此嫻熟,可見《EVA》班底功力之深厚。


左:《EVA》第五話,真嗣看著父親跟麗談笑 右:《EVA》第十九話,真嗣凝望天花板

《EVA》運用音樂的手法相當巧妙,但最令人難忘的,遍遍卻是有對白的場景。《EVA》的另一特點,就是角色很少說話。真嗣與綾波麗一起乘車前往NERV總部;真嗣坐在駕駛艙裡,看著父親跟麗談笑;真嗣決定離開NERV後,躺在床上凝望天花板;真嗣得知好朋友薰竟是使徒,猶豫應否殺死薰⋯⋯這些場面中,畫面中的角色均不發一言,角色的種種感情(麗對真嗣的冷漠、真嗣與父親之間的隔閡、真嗣苦惱應否離開NERV、友情和使命之間的迷茫⋯⋯),都以表情和分鏡來描繪,不費一言一語。

零零年後,不少的動畫都是由漫畫、遊戲或輕小說改篇,動畫為了「忠於原著」,於是依賴台詞來描繪情景。《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男主角阿虛不斷的吐糟;《Fate/Stay Night》《Fate/Zero》中,角色把故事設定如急口令般唸出;《無頭騎士異聞錄(デュラララ!!)》中,就連同伴搞了個冷笑話,也要主角用獨白告訴觀眾剛才的是冷笑話。看過近年的動畫,回頭再看《EVA》,發覺《EVA》的寡言更是獨特。近年的動畫作品依賴文字,冗言贅語;而《EVA》則善用分鏡、表情和動作來描寫感情,體現「Show, don't tell」的精神,堪稱真正的「視像」作品。

《EVA》描寫青春期少年成長的苦澀,廿歲過後重看,難以再引起共鳴。但是《EVA》的視像美,則廿年過後,依然色彩鮮豔。

引用
[1] 石岡良治,《ロボットアニメの諸相とガジェットの想像力》,視覚文化「超」講義,フィルムアート社(2014)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