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面對警察時

面對警察時



面對警察時


致_警:「無論你身型再英明神武,棍法拳術再出神入化,在大家眼中,現在你們只是小丑。你們可笑,因為你們不知自己有多可笑。」

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樣說,會令警察們受辱、造成分化。信不信由你,這不是個人仇恨,純粹是手段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佔領運動已過了20天,看到抗爭的朋友在爭取普選意識已經開始鞏固,牛鬼蛇神只能在旁搞小動作,沒有大作為。坦白說10月之前我仍對香港大部分人失去信心,但今天我好強烈地認運動沒有輸的理由。這一刻我在電腦前俾啲掌聲你們。掌聲俾完,然後呢?

當內部力量強化了,下一步就要弱化敵方軍心。

“The most brilliant propagandist technique will yield no success unless one fundamental principle is borne in mind constantly - it must confine itself to a few points and repeat them over and over.” -Joseph Goebbels

戈培爾:「再精明的政治宣傳技巧都不會成功,如果缺乏了那個最基本的元素──那就是將理念濃縮成幾個重點,然後重覆再重覆。

政府早已控制主流媒體作為政治宣傳機器,將扭曲的訊息發布出去,想模仿《大事件》中陳慧琳講「識得用media,佢就係英雄」。於是電視簡單地播著人群湧在街上、手拿著雨傘、全副武裝對抗著人數較少的警察時,就足以令很多港豬突然抽空一切,不求甚解地說「你哋係唔係忘記咗初衷?搞警察?而家只係為咗亂而亂……」。

訊息傳播由從前的耳語發展到收音機,然後變成電視,到現在人人也是流動訊息收發平台,速度之快足以令謠言/歪理於較短時間就能被摧毀。於是香港政府的宣傳策略,甚至厲害如戈培爾的那些套路(全國性焚書/設德國文化協會管制資訊發布)在網絡發達的地區將不再奏效。當然,網絡是平台而已,大家可以公平地較技,無奈香港政府的設計或公共關係團隊永遠都跟不上潮流。民間智慧靈活變通、也不受重重框架限制,所以遣詞用字變化多端,影響讀者思維也比較奏效。如政府有看此文,我建議你們可招攬熱血時報團隊或高登仔入智囊團,相信戰鬥力大增。當然,有人睬你再算。

回正題,我們在對抗的是資源充裕、擁攬最大權力的機構。在每每處於被箝制的狀態時,不需再對它留手,要好好發揮民間的長處。第一個 task 就是讓抗爭意志繼續發酵,對洗腦式政治宣傳作出反擊。網絡上不斷發布論述文章是第一步。當你發現 news feed 中,朋友們都在分享同一個立場,代表著是時候擴大戰場,將論述帶到網絡以外。

第二個 task ,就是在前線警察面前作論述。因為他們是政府最貼近人民的邊防線,所以要滲入敵方,他們就是首選。基於客觀層面他們還是人類物種,所以就有個弱點,耳朵。不像眼睛、鼻子、咀巴可以閉上,人類的耳朵設計很差,甚麼也要聽進去。要注意內容不要太艱澀。考慮到前線警察普遍學歷不高,又因獨立思維給長官意志泯滅,所以要他們反思,等於叫個三歲小孩子深思熟慮是與非,難度極高。所以在他們面前不需講大道理、社會制度。

其中一個建議是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愈兇神惡煞,縱使頭破血流,人民愈會恥笑得合不攏咀。就像對小孩子的放肆不屑一顧甚至鄙視。你愈威威,我愈竊笑。他們就會開始質疑自己的價值。

不要期望他們真的會戲劇性地在街上脫下制服倒戈相向,這個 task 目的是令他們於同儕間耳語自己的懷疑。如戈培爾講「謊言講一千次就會變真理」(其實不知 exact wordings 是否如此),何況是真正光明磊落的真理?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