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對不起,我愛你》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對不起,我愛你》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對不起,我愛你》


「抱歉,來遲了,今天特別塞車啊。」

氣來氣喘的家輝,終於來到目的地。
稍定心神後,拿著一束花的他,站在原地,回憶過去發生的一切。

『你們真是天生一對啊。』
『你們遲早也會走在一起的。』
『哈哈,這麼有默契,還真是難得呢。』

家輝和小玲,自小已是很多人眼中的「天生一對」。只要不是因為男女有別的生理限制,他們做任何事情也會在一起,有著「形影不離」的感覺。他們的興趣相近,說話方式相似,就連對很多事情的看法,竟也不可思議地非常接近。

不過,這種投契,卻還沒有令他們成為情侶。

「我和小玲的關係,就像是哥哥和妹妹罷了。」

 一次,家輝說出了這句似是以非、只有自己才知道是否「口不對心」的說話。
這句說話,可能只是無心,但卻令兩人的關係,有了徹底的改變。

自此以後,他倆竟真的變得像兄妹一般,在感情路上各自各精彩,各有不同的對象或追求者。標緻可人的小玲,一向追求者眾,經家輝「澄清」過後,他的追求者像放下了心頭大石一般,展開了更積極的追求。每一天,皆有不同的追求者使出各種方法,包括送花、送禮物、或是想出極具心意的表白方式,誓要把小玲追到手。

可惜的是,追求者眾,並不代表他們都是真心的。

在小玲十八歲生日那天,她那只有短短一個月的初戀,便以刻骨銘心的方式結束了。

「由始至終,他只是想騙我。」小玲在嚎哭:「他根本不是真心的!我真的覺得自己很愚蠢,很沒有用啊!」
「怎會啊?」家輝盡力安慰她:「我們每個人,總也會有遇人不淑的機會吧。」
「家輝,你不用再說好話逗我開心的了。」小玲回答:「自己的事,我當然清楚,我實在不應該接受其他人的。」

小玲說罷,深情凝望家輝。但家輝的表情,卻只有猶豫不決。
任誰也聽得出,小玲沒有說出的那句「除了你以外」,這對一個女生而言,算是大膽的表白了。小玲的心意,家輝當然明白,更何況他自小已暗戀小玲,甚麼「哥哥和妹妹」的說話,其實只是當年逃避一時的藉口。今時今日,已是成年人的他們,理應再沒有逃避的理由了。

然而,在這種最能奪取小玲芳心,正式與她走在一起的好時機,家輝卻突然湧出一種正義感,使他拒絕在這種時間「乘人之危」。

結果,家輝只是支吾一番,裝作若無其事的把話題岔開。
他看不到的是,小玲臉上那種失望頂透的表情。

因為家輝這種可笑的正義感,小玲的命運被徹底扭轉了。

十八歲生日過後,他們依然是一對好朋友,不過卻漸漸築起了隔膜,令兩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他們各有各生活,好像刻意與對方走往不同的方向,確保不會在人生路上,再有太多相遇的機會。某程度上,他們依然滿有默契,只不過,卻變成了一種要彼此疏遠對方的默契。

也許是天生單純的氣質,和容易相信別人的性格,小玲給男生的印象是那種易於親近、甚至是容易得手的女生。這種女生,最容易引來不會對感情認真、純粹希望把女生騙到床上的「渣男」。設或家輝經常與小玲在一起,大概他可以察覺到情況,及時提醒和保護小玲吧。

只是現在的他們,已疏離得不清楚對方的生活。
可憐的小玲,不斷遇上這類渣男,不斷被欺騙感情。

「家輝,我又失戀了!這是我的問題嗎?是我有甚麼做得不夠好嗎?」

每一次失戀過後,小玲總會致電家輝,向他哭訴。
家輝得悉一切後,他再三叮囑小玲要帶眼識人,別輕易相信男生。這已是目前的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了,因為他已經有穩定的女朋友,絕無可能跟以往一樣,經常跟小玲走在一起,肩負起照顧她的責任。縱使不安擔心,但因顧及妒忌心重的女友,他也著實愛莫能助,只能在電話裡安慰小玲,和每晚在禱告裡,祈求小玲終會遇上一個愛她、真心待她的好男生。

家輝不知道的是,這個男生早已出現,卻已一去不返。
因為這個男生,其實就是他自己。

有一天,因為女友感冒的關係,本已約好一起晚飯和看電影的他們,決定取消約會。家輝送女友回家後,便登上一輛小巴,打算回家好好休息。但上車不久,他便感到莫名的心緒不寧,在他的記憶中,自己好像從來未有過這種感覺。一分鐘後,差不多是本能的驅使,他拿出手機,撥出一通電話。

「你所打的電話號碼暫時未能接通…」

心緒不寧的感覺,和強烈的不祥預兆,令他不得不在中途下車。下車的他,馬上往一個方向直奔。五分鐘後,他終於來到目的地,並目睹了震撼的畫面。這個畫面,印證了他的預感,使他雙腿一軟,跪坐地上,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他的眼前,一名女生倒臥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這名可憐的女生,正是小玲。

憑著小玲手機對話程式的內容,和經過調查的結果,警方斷定小玲死於自殺。與她交往兩個多月的男友,感情要好,甚至到了認定彼此為生命中另一半的地步。但無何奈何,這名溫柔體貼的男生,原來也只是另一個有不詭企圖的渣男。利用了小玲的信任和迷姦藥水,小玲不但落得在迷糊中被一大班人輪姦的下場,更竟因姦成孕,懷上了不知父親是誰的孽種。萬念俱灰的她,最終選擇以自殺結束悲慘的短暫一生。

小玲的家,留下了一封遺書,是寫給家輝的。
信的內容,只有短短的一個問題。

「為何愛我的並不是你?」

失去了小玲、亦毅然與女友分手的家輝,決定每週也風雨不改,準時來到小玲的墳前拜祭。每一次,他除了帶著一束花,跟小玲傾訴心事,訴說最近發生的趣事外,他最常做的事情,便是緊握小玲的遺書,帶著無比懊悔的心情,含著淚回答她那個最後的問題。

「對不起,我愛妳。」

在餘生裡,他可以做到的便是好好陪伴她,並不斷重覆這句說話,直到在陰間與她再遇,期望她可原諒自己。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