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假借抗爭呃錢 實在罪無可恕

假借抗爭呃錢 實在罪無可恕



假借抗爭呃錢 實在罪無可恕



社運抗爭,實沒必勝理論、唯一教條;但有一明確的道德底線︰

藉抗爭歛財自肥,扭曲運動目標,實在罪無可恕。


1020反電視發牌黑箱作業集會期間,有會眾早已有疑問︰為何每次群眾集會都有「主持人」?其實,這個問題實屬次要。因為抗爭運動的確難以由市民自發,往往必須擁有一定知名度的公眾人士或魅力型領袖領軍,才能更有效導正運動的方向。

不過,「熟口熟面」的社運主持人的問題在於,他們視抗爭為一己或一伙朋黨專利,而運動的成敗亦只是他們賺取曝光,甚至利益的犧牲品,有時更會分散群眾和輿論的注意力,又商討又分組討論乜乜柒柒,最後無止境地拉走議題,繼續從事他們的永續社會運動。

無論反高鐵、反國教,香港近年的抗爭運動就掉進了社運左膠的永世輪廻,好像這次反電視發牌黑箱作業集會一樣。本來,香港電視職工雖然是整個事件中最直接受影響的群體,但不知怎地,左翼21成員陳璟茵不但在Facebook開設「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專頁,在集會期間左翼21區諾軒和陳氏二人更以「民間爭取開放電視行動」發言人身份在大眾媒體發言。說實在,假若運動在最後能夠迫使政府跪低︰一是給予香港電視職工一個合法合理合情的回覆;二是回應市民對電視廣播的訴求,這些成功爭取的光環讓你們佔領又如何?!

而今次更嚴重的問題是,在直接的利益團體(即香港電視職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集會現場不明不白地出現了「民間爭取開放電視行動」的籌款箱。這是你們這些借公義之名,欺騙好pure好true的香港大眾之罪證。你們不但沒有向會眾立即解釋他們的質疑,而是選擇在Facebook上辯解道「我只能夠說,群組一直致力做好同員工方面的聯絡,或許做得不好,但決無任何騎劫意圖,只係很純粹、很純粹的認為今次件事非常不公義,一定要出來發聲而已。」(摘自區諾軒Facebook)。

近年抗爭不斷失敗,就是區氏這種「我只是行公義」,先戴上道德高帽,後把抗爭失敗的罪名抹去的思想。社運抗爭沒有好不好心的說法,只有成功與失敗。社運失敗,自命搞手的責無旁貸。若以「很純粹的認為今次件事非常不公義,一定要出來發聲而已」來為自己開脫,根本不能解釋為何要在集會裡以「民間爭取開放電視行動」的名義來籌款的行為。更荒唐的是,被大眾質疑後卻以「把一切該善後的手尾處理好後,我會積極考慮淡出社運的圈子,或者是我根本接受不到左左右右的世代,那是最好的了斷。我會專注好自己地區的本份,公義一定撐,不過角色應該不同了,在民主運動,我想我角色亦只能如此」(摘自區諾軒Facebook),來騙取憐憫。



(Facebook截圖)

只有在這些把社運視為一個「行業」的左膠眼中,才會說出「積極考慮淡出社運的圈子」的說法。一個公民,一個當真以香港為家、扎根本土的香港人,根本沒有資格說出如王宛之般「我討厭政治」,要遠離政治的說法。要香港人團結一致,敬希各位社運大哥,不要再爭奪光環說什麼資本主義的毒害,造成不必要的內耗。

還香港市民大眾一個機會,把整個運動的焦點聚焦在「電視發牌黑箱作業」的問題之上。

(圖片︰Edward Tang Facebook專頁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