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一不做二不休

一不做二不休



一不做二不休


韓愈師道有云:「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然而在現今香港社會,教師莫說「傳道」,就連「授業」,甚至「解惑」也未必能做得到。究其原因,可用一句話來形容:一不做,二不休。

嚴格來說,香港是沒有教育界的,97以前就只有教育署,現在就只有教育局,一切教育政策俱由上而下,所有教學方式和策略唯其馬首是瞻。政府最高層認為要怎樣,教育局就配合他制訂連串政策要求學校嚴格執行。每當新政策出籠,舖天蓋地的研討會,工作坊蜂擁而至,當局當然又會設置先導學校,又會派遣督學監察其他學校有否陽奉陰違,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廟,不想做也得做。唯有諮詢教師意見,聽取教師聲音,考慮教師感受是不做的。

例如當年教局強推基準試,一連舉辦了數場研討會,席間有教師不滿此試侮辱斯文,拉大隊離場抗議,明知理虧,但當局仍然一意孤行。教局一方面說教師是專業,一方面卻對教師的專業大力撻伐,甚至以教師自我參與教局舉辦的課程進修時數來為基準試護航。

又例如普通話教中文政策,政府只舉辦過兩場諮詢會,對象竟然沒有前線任教的老師,只有辦學團體的離地高層,跟著便全面推行。甚至近年的生涯規劃,stem等,都是對大眾意見不理,對教師意見置若妄聞,以極其傲慢及高高在上的態度,下令學校和教師隨著教育局的指揮棒起舞。

不瞅不睬,不問不聞,此之為「不做」。

其實,一直有一個眾人皆知,但教育當局做了卻自以為不存在的傳統:每年推出最少一件令教壇轟動,累死先生,但果效甚微的教育政策。二十年前推出目標為本課程,先是TOC,後改名為TTRA,以煩瑣細碎為課題目標然後為目標做評估,那一張張滿佈剔剔剔的掌握未能掌握評估表,相信現在沒有甚麼學校仍然抱著當寶。當年業界為此政策起了一個一矢中的的別名:TOC-teacher out of control; TTRA-Teacher totally run away。其後的BIT,規定每堂必須有25%時間使用資訊科技,為IT而IT是當時教學新時尚,甚麼都是PowerPoint 的日子,相信都是我們的集體回憶。接著TSA、PreS1、四個關鍵目、DSE、通識、普教中、融合教育、國民教育、生涯規劃、翻轉教室、自主學習、stem……..,一連串教改政策排山倒海而至,開會續會文件報告樣樣俱備,唯一一樣不用理會,或者這樣說不重視罷,就是教莘莘學子怎樣做一個堂堂正正,正正常常的人。口說要愉快學習,求學不是求分數,手中卻緊揸分數去將學生分等分級,結果學生為追成績而不斷操練,為考考試而校外補習。

教師忙過不休,學子忙不休,品行德性天生天養,此之謂「不休」。

累死先生,害死學生,一不做,二不休也。


(資料圖片)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