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意氣用事的統獨對決

意氣用事的統獨對決



意氣用事的統獨對決



十月一日,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將進行獨立公投。先前的幾度公投,以至二○一三年加泰議會內通過的「主權獨立宣言」,僅屬表態性質,但這次一旦通過,自治政府將於點票結果公佈後四十八小時內,單邊宣佈獨立,並著手一切相關建邦立國之事宜。

以中間偏右人民黨主導的馬德里聯合政府,則強硬反對公投,聲稱將「依法處置」,意味上至加泰獨派政要,下至執行公投的公務員,將全被拘捕及落案起訴!對決有如一場典型港產賭片似的「沙蟹」賭局!

與香港相反的「城邦自治」


吾人感性上同情加泰獨派。然而,出於現實政治的考量,原有的自治安排,本該是一個理想的雙贏方案。一九七八年民主化後的西班牙憲法,強調「西班牙的國家統一不可分離」,但亦「承認各地區民族的自治權」。七九年的〈加泰羅尼亞自治法〉,保障政治及文化自治權等,唯大部分的稅收需上繳中央。

這是港式「高度自治」的相反 ── 加泰自治政府理財不能完全自主,香港則不能透過普選體現「主權在民」原則,加港兩地背後的「宗主國」,一個行君主立憲議會內閣制,另一個是一黨專政的威權統治,實然自主與民權被架空的實然主權,到底哪一種模式較為吸引,本是不辯自明的。

加泰地方議會,長期由溫和的偏右政黨主導,但二○○三年起首次輪替,變成左翼、獨派與環保綠黨的聯合政府,他們著手〈自治法〉修憲,當中包括全面財政自主權,及明言加泰具有「國族(Nation,有別於原有的『地區民族』)」身份,三年後公投通過,但投票率不過半;同年其時仍然在野的人民黨訴諸司法覆核,一○年西班牙最高法院裁定違憲(文章前述的一三年「主權獨立宣言」,則在一四年於更高等的憲法法院,獲同樣裁決,乃文首所謂「依法處置」的法理依據)。

九年前的金融海嘯重挫西班牙,奪回財政自主權的訴求,在加泰變得更具現實意義,相反馬德里亦不願痛失財源。現任西班牙首相馬凱(港媒一般跟從中國,譯作「拉霍伊」),對加泰獨立訴求高調打壓,甚至曾訴諸「由全體西班牙選民決定地方自決前途」的「強國邏輯」,現在更預備動用國家機器直接鎮壓,預計會引來更大反抗,反使公投有機會通過!

Hometown 與精神家鄉同樣失落

美歐都表明不支持「加獨」,後者更指若然成事,加泰需重頭申請加入歐盟。沙盤推演下去,不論加泰、西班牙,以至歐元區的經濟,將會雪上加霜。統獨背後皆有經濟計算,最後卻甚可能沒有贏家,十分諷刺。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在健全的民主制度如是;香港的畸形政治,也是英美中及其代理買辦討價還價後的結果。永續《基本法》運動,則是一次試圖為港人謀幸福的妥協,落得慘敗收場,去年十月更變成莫名其妙、意氣用事的統獨嘴仗,禍延至今。現在連吾人的精神故鄉亦頗有機會同告沉淪,令人悲嘆!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後記:
本欄原於九月初撰寫,有為十月一日將臨的加泰公投略作分析預測。雖然宏觀而言大致準確,但馬德里方面出手之重、西班牙國王以及歐盟一面倒袒護統派等等,仍遠差於吾人最壞的預測。

這場遠方的政治風暴,無可避免地成為香港統獨陣營(台灣亦然)以及城邦派消費的對象。當下加泰完全落入下風、以至同期庫爾德人縱有歐美及以色列口頭聲援,仍因地理位置孤立而陷於苦戰,證明冒進的急獨路線,確實得出欲速不達的反效果。有不少針對本地偽獨的抽水言論,卻有幸災樂禍的味道,實在此風不可長;須知道安達臣(Benedict Anderson)所推崇的小國民族主義受到重創,是長了大國沙文主義的氣焰,香港的處境只會更形艱難,大家應抱哀矜勿喜之心態,關注事情的發展。在此冀望加泰民眾,能以更積極勇武的態度,發動有效的全面不合作運動,亦祝願庫爾德各方民兵,武運昌隆!

下期本欄將探討加泰問題的其中一條禍根,並重點招呼陳健民教授,敬請留意。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