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八集.的士佬鬼故之猛鬼橋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八集.的士佬鬼故之猛鬼橋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八集.的士佬鬼故之猛鬼橋


「松仔園一地,山水清幽,郊遊者多趨之。一九五五年八月念八日,盛暑逼人,士女雲集,遊興方濃,洪流突至,趨避不及,葬身狅流者,男女長幼二十八人。勝地多險,其或然歟?都人士恐慘劇重演,特勒碑誌之,使後之來遊者,觸目警心而知所慎戒焉。」——《怒水橋洪流肇禍記》

這是位於大埔松仔園裡一塊石碑的碑文,記載了一九五五年八月二十八日,這裡發生了一場山洪暴發的事件,有二十八名師生葬身於此。

多年來,此處附近的大埔公路,經常發生致命交通意外,以使鬼怪傳聞不斷出現,因為這「怒水橋」更被稱為「猛鬼橋」。

關於這些鬼怪傳聞,接觸並且流傳最多的,不外乎就是的士司機。

夜更市區的士司機興叔,在一次宵夜酒局說起當年這件事。

那個年頭,香港的夜生活也漸漸式微,不過習慣了每夜在夜場附近等客的興叔,依然一如既往,繼續於尖沙咀的夜總會門前等客。雖然,他還是不斷抱怨,說:「唉!怎麼今晚冷冷清清呢?」

等了一個鐘頭,終於有一個伯伯上車,興叔心裡不是味兒:「都不是小姐去開房呢?即是又沒有貼士。」
伯伯好像看到他的不滿神情,說:「是啊!我沒有『金牛』貼士,還要去猛鬼橋啊!」
興叔無奈,說:「開車。」

當的士駛過了獅子山隧道,伯伯突然開口,說:「你的名字與當年其中一個死者一樣呢?」
興叔疑問:「甚麼名字?」
伯伯指住前座的司機證,說:「我話你的名字與當年山洪暴發遇難其中一個死者一樣啊!」
興叔說:「伯伯,你不要這樣嚇人啦!」
伯伯說:「不是嚇你,我一陣落車之後,你回到九龍之前,千祈唔好再載任何人啊。」

然後,伯伯直至到了目的地,也不言不發,付足了錢就離開了。而興叔心裡更是增添一份莫名感覺,急急開車離開。

怪事就接著而來,在松仔園回到馬場之間的短短路程,竟出現過西裝男子、地盤工人、女學生、一家三口,還有穿運動裝的女人在路旁截車。

興叔心感怪異,一直謹記伯伯的說話,也沒有停車上客,心道:「太可怕了,回到九龍都會收工好了。」

這時,路旁有一黑影衝了出來,興叔以熟練的駕駛技術,急忙在撞向黑影前的一刻,將的士煞停。然後看清楚路上那黑影是一隻野豬,暗罵。同時,他落車查看的士車身有沒有損壞,看過清楚沒事之後,就回到車上。

當興叔重新起步之後,不知是錯覺還是甚麼,好像聞到有陣陣難聞異味,就打開車窗。

一直至回到九龍,那陣陣難聞異味還是不散,興叔心想已經打開了車窗,為甚麼會這麼臭?他忍不住亮著「死火燈」隨便就停在路上。

「車上不是有甚麼吧?」興叔心想,同時探頭向後座望去,打開了車廂的燈。

這時,後座的坐位前,有一個全身膚色發灰的男孩躺著,雙眼圓瞪看著他。

興叔嚇得慌忙下車,逃得遠遠,邊說:「有鬼!有鬼!」然後在遠處望回的士,抽了一支煙。一支煙過後,興叔定過神來,害怕道:「他走了嗎?」即使興叔再恐懼,也要拿回的士離開。他迫於無奈,一步一步回到的士去,小心翼翼查看後座。

沒有人,連氣味了沒有了。興叔雙手合十,唸著「喃嘸阿彌陀佛!」就上車離開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