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獨立時裝造型師羅詠琳

專訪獨立時裝造型師羅詠琳



專訪獨立時裝造型師羅詠琳



過去一期《大香港人.地.記》,我們找到運動攝影師Lampson,講述他與香港理工大學相遇,展開與運動員一起分享夢想的旅程。

我們在香港不同的地方,尋找在不同的界別、範疇裡面獨當一面的人物,記下他們在香港的成長故事。今次我們找來了香港獨立時裝造型師羅詠琳(Lorraine)了解她與時尚之間所發生的故事,以及屬於她成長的標記-興東邨。


前身為橫坑村木屋區的興東邨,位處西灣河,屬興東邨計劃的第二期屋邨, 1996 年間正式入伙,至今入伙已經有 21 年。香港房屋委員會於 1996 年 1 月將興東邨第二期,首次透過試驗性的「自選單位計劃」,將單位編配予受柴灣邨9-12座重建影響的租戶,讓他們自行揀選合適的居住單位,並於同年開始入伙。一年後,房委會把原本為興東邨第三期的興欣樓分拆為居屋東霖苑。翌年興東邨第四期的興真樓及興善樓亦改以居屋形式出售,成為今日的居屋東欣苑。


羅詠琳Lorraine是獨立時裝造型師,大家可能都會在街上面看過她所設計造型的作品,皆因香港不少廣告造型都由Lorraine一手包辦。只有21年歷史的興東邨,可以說是擁有較短歷史的屋邨。但對於香港獨立造型師 Lorraine 而言,就是她成長、與時尚結緣的地方。時尚美學究竟與香港這條小屋邨有何關聯?年僅26歲的 Lorraine 將會訴說她因為對時尚美學的喜愛、各種巧合而入行,成為獨立造型師的故事。




流連平價時裝店尋寶 鍾愛屋邨懷舊時裝


幾歲大的Lorraine已經住在興東邨,至今已超過二十三年的時間,問到為何這個地方對她的影響最大,她指這是讓她成為現在的自己最重要的地方。


成為 Stylist 之前與時裝結緣,讓她成為一個有天份、受到老師賞識的人物。開始想學打扮的Lorraine,最愛的不是看時裝雜誌、各大品牌的Runway Show或者是明星、名人在穿甚麼衣服,而時流連興東邨附近的平民時裝店、鞋店,在普遍人可能認為只售賣「大媽」衣服的出入口時裝店、特價時裝店和鞋店等,尋找心儀又便宜的衣履。


「記得細個啱啱識得打扮自己嘅時候呢,我係好鍾意跟媽咪呀去睇一啲出入口(店)去睇衫,去摷一啲好靚嘅衫啦,亦都會去泰安樓鞋舖,去買一啲靚嘅鞋。因為細個唔係好多錢,我地會買一啲衫,買一啲好平嘅鞋去襯啦。著咗去黎你身邊啲朋友,讚你『今日著得好睇喎,好靚喎對鞋、好靚喎呢件衫。』嗰時其實唔係啲咩貴嘢,咁你會覺得咁樣比人讚呢係開心過你著貴嘢出黎。」


Lorraine又指,這些店舖看來沒有「好嘢」,其實裡面分分鐘可以找到一些便宜、靚款又靚料的衣服、鞋履。當中款式更會引起朋友興趣,有時與朋友見面被問到身穿衣履在哪裡買。Lorraine 向筆者訴說這些店舖的時間,興奮得手舞足蹈,更帶筆者到現場參觀,惟有些店舖因為不同的重建,不少都已經結業,讓Lorraine概嘆不已。


除了喜歡在興東邨附近的店舖尋寶之外,還非常喜歡留意興東邨裡面的人,特別是公公婆婆的懷舊衣著,比年輕人還要有型。經常見到一婆婆將衣服上的印花和褲、鞋的印花搭配得很好看,亦見過有婆婆大玩對比色。


「香港依家有好多地方都一式一樣啦,商場入面嘅嘢,你去呢間商場去嗰間商場,入面啲嘢幾乎都一模一樣,所以好多時我地著衫都會變得好冇性格,或者無特色。所以我會特別中意睇呢度啲公公婆婆著衫嘅特色。」




為「著衫靚啲」報讀時裝造型課程 碰巧入行成時裝編輯


未入學前,從未想過能夠成為 Stylist 的 Lorraine,形容她的入行經過「非常神奇」。原本畢業後任職平面設計師的她,某天聽到同事們對話,談及一些有關時裝造型的短期課程,隨即引起 Lorraine 的興趣,想學下「襯衫」、「自己著衫靚啲」,於是就「膽粗粗」報讀了時裝造型的短期課程。上了課程短短幾個月,一星期一堂,上堂時都會教時裝史,讀Graphic Design、對Fashion零認識、零概念的她,覺得非常新鮮,發現Fashion歷史也非常吸引自己。完成課程自己一手一腳拍攝的Final Project之後,Lorraine的老師就問她有沒有興趣做時尚編輯。對於時裝編輯的概念只有「黑人問號」的她,即使向老師坦言自己不懂寫一手好文字,仍然被鼓勵嘗試:「去試下啦,香港人有邊個識寫字架。」,讓她由平面設計師瞬間成為了Fashion Editor。


與時裝結緣的她,擔任Fashion Editor一做就做了兩年多的時間,由主題、文字、相片攝影風格、借衫、安排化妝、髮型師、攝影師、模特兒,全部都一腳踢。因為工作的關係,讓她初次真真正正接觸行內的Styling,更因而產生興趣。然而,這些緣份去到了兩年多以後似乎將要面臨緣盡。在Lorraine擔任時裝編輯第二個年頭,公司削減人手,很不幸地,她成為了被削減人手的其中一員。


這一切看來都是一時尚旅途的句號,原來是一個逗號。當時被裁員加入失業大軍的她,對於前途非常迷茫,又不想再回到平面設計行業,要找另一份時裝編輯工作亦毫不容易。


於是當時的她,試試將以前在雜誌社所做的作品,全部上載到 Facebook Page,看看有沒有人看過自己的作品後,找自己工作。原本只是本著試試的心,結果隔了一段時間,真的有人找 Lorraine 去做第一份時裝造型工作,讓她正式入行。第一份時裝造型的工作,是為一個品牌的Look Book造型,當時未有太多經驗的她,並不太清楚 Styling 整個流程是什麼一回事,只好硬著頭皮去做,亦都順利完成第一份時裝造型工作。初時做時裝造型的工作,雖然收入不穩定,需要靠兼職去維持生活,家人更因此非常擔心,叫她「不如正正經經搵份工算啦!」。不過,一段時間過後,客人一個介紹一個,讓她順利展開獨立時裝造型師的工作,正式全職入行。


「你唸返起其實最初入行,或者點樣去建立我呢一份工其實都係好,我自己都覺得係好神奇嘅事。好多嘢都係咁啱,如果唔係當初阿A同事講話有個Course係Styling嘅話咁,如果我嗰陳時冇去報名、我撞唔到我個老師、我入唔到呢間雜誌社、冇做Editor嘅話。可能而家我都係繼續做返Graphic或者一份安穩嘅工。」



發現時裝造型樂趣決心入行 全職時裝造型師辛酸史


雖然 Lorraine 自小對時裝都非常熱愛,由零開始學起做時裝編輯,更加讓她發現自己對於利用文字談時裝的時間,非常吃力。反而拍攝幾輯時裝造型照,Lorraine卻樂此不疲,更指好過寫兩頁字。時裝編輯工作時間裡面,讓她發現了自己真正嚮往的工作和興趣,更加讓她肯定自己入行的決心,做自己喜愛做的事情。


「之前都試過做Editor啦,我發現咗我都幾憎寫字加喎,你要我嗰陣時嘔幾版字去講今季個trend。嘩我真係唸到頭都痛埋,姐係好辛苦覺得寫字。但係呢你要我影好多輯嘅Styling呢,我又好興奮好願意。我寧願影多啲Styling我都唔想寫字,咁我果陣時就開始慢慢發現,原來我都對Styling都有啲興趣。」


講到自己喜愛的工作,Lorraine表示,時裝造型師這個工作並非大家想像得那麼簡單、那樣的紫醉金迷。有時外出一整天都買不到拍攝用的衣服,試過行足整日,腳底全都長出了水泡,一個人抬兩大個喼上山下海更加是平常事。本以為自己會做一份「hea工」朝九晚五,平凡地過活。結果今日,Lorraine所做的工作,是星期一至日,24小時「On Call」的時裝造型師。忙得誇張的時間,可以早出晚歸搜羅衣服,晚上回家繼續在電腦前做設計工作,分身不暇,甚至沒有私人空間。有時更因為工作關係,無論約了朋友還是家人,都必需要臨時「甩底」,忙到無法回覆親友的訊息、關心不了家人。

「可能好多人都會覺得Stylist係襯衫咁簡單,可能有時好多身邊嘅朋友都會話:『嘩你就好啦你!你返工做嘢就係睇衫、買衫、襯衫。』其實真係背後付出嘅嘢,真係相對好多,可能一個廣告,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你見到咁簡單但你唔知到其實每一個造型、每一套衫都係過咗幾多關,打咗幾多個大佬先去到而家最final嘅一個造型。亦都好似要同時間競賽一樣,我試過最急真係得兩日嘅時間去propose比個客,然後買衫,跟住第3日就已經要去Shooting。前期要做好耐、好多嘅預備。當個客揀咗又丁即刻出去街度搵齋哂要嘅衫,係好難。」


一個住興東邨26歲,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自小喜愛到屋邨附近時裝小店尋寶,對時裝有著一份熱情,且堅信著穿出真正時尚不需要件件名牌、抑或富家子弟才可以做得到。更因為一次裁員,讓她勇敢追夢,「膽粗粗」將自己作品上載於網上,獲得賞識因而成功入行成為時裝造型師。甚至寧願兼職都要做時裝造型,Lorraine為了自己喜愛的事全力以赴。到了今日,每一個香港人都有機會在街上欣賞到她的作品。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