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信




不知何時開始,淑娟養成了每晚寫信給自己的習慣,之後將信件於翌朝上班前往郵局寄給自己。

獨居的她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每天接觸的人就只有幾位同事。可能淑娟的性格天生就很孤僻又神經質,由小到大都沒有什麼朋友,甚至有點逃避和其他人建立人際關係。可想而之她和同事之間的相處不甚愉快。

在信中,她會巨細無遺紀錄起日常的瑣事、與同事間的不咬弦之類,例如:「……主任那婊子又將自己的失誤推諉於我身上,明明我的工作能力就比她強……9月25日 淑娟」

「……家欣經常有意無意炫耀男友送贈的鑽石戒指,搞不好是假貨也說不定……9月28日 淑娟」

「……那水果店的老闆真的極有問題!竟然多收幾塊錢!要不是我據理力爭……10月2日 淑娟」

有一次淑娟病了,連續幾天臥榻在床,睡得天昏地暗,自然就把寫信的習慣擱置一旁。但說也奇怪,病癒後的淑娟竟然收到來信: 「……主任分明就將我頂撞她的事懷狠在心,居然當著大家面前數落我的不是!又不是什麼嚴重的錯誤。只不過……10月22日 淑娟」

淑娟嚇了一跳,記憶中自己沒有寫過這一封信,而且今天只是廿一號,但信紙上又清清楚楚是她的字跡。冷靜下來,她想到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幾天病得模糊之際寫的,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解釋。

翌日回到公司,淑娟神不守舍,不停猜疑昨晚收到的信是什麼回事,可能因此而分了心,在文件上犯了一個小錯誤,想不到主任在其他同事面前責備了她幾句。

淑娟對主任的指責唯唯諾諾,一心只想著昨晚收到的信。怎料當晚淑娟竟然又收到一封信:「……真倒霉!只差一步就將我撞死,幸好我反應快,否則早就被那大意的人謀殺……10月23日 淑娟」

淑娟心想與自己別人無仇無怨,照理不會有人對她作出如此劣質的惡作劇,而且信上也是她的字跡。她越想越心寒,便將平時常用的信紙文具鎖進櫃桶。

翌日,淑娟決定一反常態不乘搭巴士上班改為乘搭地下鐵,怎料剛步出車廂,一輛迎面而來的電動輪椅車差點與她撞個正著。淑娟大吃一驚,原來自己誤會了信中的意思,要發生的始終無可避免。

自此之後,淑娟每天依舊會收到一封明天的信,而且無論如何也難以避免信中所描述的事。久而久之淑娟也開始習慣,甚至換個心態順著信中的事情發生。說也奇怪,淑娟反而覺得這種按劇本過活的人生比較輕鬆。

可是剛剛淑娟又收到一封信,令她苦惱著明天到底該不該到公司上班:「……已經忍無可忍,大家一直以來都對我諸多挑剔!今天發生的事都是她們自找的,我乾脆斬死她們幾個,就算要坐牢也值!12月18日 淑娟」


(圖片來源:Theatre Projects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