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香港遇上美國:捍衛與制裁的辯證關係

香港遇上美國:捍衛與制裁的辯證關係



香港遇上美國:捍衛與制裁的辯證關係


港共,仍然手握權力,但已不成政府;他們外通中國共產黨,內通黑社會,做盡非法勾當,已沒有甚麼合法性。若香港只由中共和港共閉門鎮壓,莫說坊間要求的五大訴求,香港更會直接淪為大陸城市,包括差人持續作惡,市民安危不保;經濟保障也會不彰,資金紛紛撤出 - 中共和香港政府都沒有辦法把香港還原成國際城市。

美國的介入,是會改變香港的政治遊戲規則。美國國會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以及逐續有來的法案,有促成修補香港自治地位的效果。港人宜多加了解時事,預備香港的變卦。

香港自治與經濟制栽

我們必須認識立足於國際的香港。我們要明白,不是因為我們是香港人,所以國際社會幫助我們;而是我們有責任令香港站在自由世界一方,使香港人值得被幫助。

同樣道理,美國一旦開始修補香港的自治地位,同時確保香港自治裨益自由世界,而非協助獨裁政權,乃世情也。怎可能美國保障香港獨立關稅、自由貿易、低限制技術轉移,但又被中共利用,透過經濟入侵自由世界?

現時香港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國兩制成員。港共一直配合共產黨,使用自治政府的權力,與中共簽訂跨政府合約來放棄自治,例如實行民商事司法互助、一地兩檢。港共又在香港的議會提出勾結中共的議案,例如《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 港共政權不斷利用香港自治地位,配合共產黨。至於本應自外於在港共政府的半民選議會,也有大量「往績」支持中港經濟融合,為中共利用香港,授予合法性。2012年,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梁君彥,提出〈推動粵港區域經濟融合〉議案,並在議案中聲言主動配合中共國務院的「十二五」規劃;議案中第二十一條,是「鼓勵廣東企業到香港投資,並利用香港走出去赴海外投資」。

因此,共產黨的企業大舉在港註冊,並經過香港議會授予正當性。同時,共產黨借殼香港公司,屢屢在海外勾結。2018年,何志平干犯美國的《海外反腐敗法》,其牽涉賄賂非洲政要的中華能源基金會,正是在香港註冊;而基金會的母公司是中國華信能源,其董事長葉簡明是大陸富商,也持有香港身份證。如此一來,大家看見香港權貴與中共勾結,出賣香港自治,被中共利用的關係 - 中共提出借用香港之政策,然後由香港半民選議會的議員提供民意授權,港共政權再提供政策便利,最後中共在香港開設公司,派員滲透香港,以香港的名義「辦事」。

及至2015年,香港股評人David Webb發現至少廿五間香港註冊公司的名稱包含「一帶一路」或「One Belt One Road」。包括有「一帶一路中國文化促進會有限公司」、「一帶一路全球動力有限公司」、「一帶一路衛星網絡有限公司」等;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勾當,相信美國政府掌握最多證據,不久將來會有更多何志平、孟晚舟⸺後者持有多本特區護照。

香港深深陷入中國人共產黨的勾當 - 這些不單是港共政府個別官員的行為,更是政商界長期勾結的共犯結構。當美國各種對港法案陳列出經濟制栽的機制,會有效產生阻嚇作用,長遠令香港的經貿從大幅傾斜中共一方,步向正常化。然而,這一步會損害香港老舊的政界、商界、離地中產與中國共產黨的勾結。因此香港的政客便代表他們,企圖游說美國議員只要對付個別港府官員,不要制栽香港,以免殺錯良民。但他們指的是哪些良民?是屬於平民的香港,還是權貴的香港?各位心知肚明。

盧比奧議員:兩個香港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推動人之一,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在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on China,簡稱CECC)聽證會上發言,指出現時有兩個香港,一個充滿自由的香港;另一個則是被中國共產黨借力和利用的香港(the Hong Kong of government leveraged by Chinese Communist)。將盧比奧的說法套入〈推動粵港區域經濟融合〉議案,得出梁君彥以及支持法案的非民選議員是屬於另一個香港 - 被中共借用的香港;值得納入監視名單,甚至審視其他行為後加以制栽。

但最令人尷尬的是,其他建制議員投票通過中港融合議案,而他們是民選的。他們是屬於自由的香港,還是協助共產黨的香港?本國人民可能選出值得制栽的政客,而外國政府無法直接制裁選出他們的本國人民。告誡投票給建制派的平民,若思念往日繁榮的香港,也因為討厭封閉、危險的大陸而留港居住,好應該明白投票結建制派的利弊。

代議政治與中港勾結:選民只是向議員檄權,不是授權

然而,香港的代議政制未建立起應有的政治道德。政黨和選民非授權關係,而是檄權。授權,是有限制,最基本是限在政綱之內;但在香港,投票給哪個陣營,公民只是在檄出權力予政綱不明所以的政黨,做事違反政綱的議員,甚至以議會表決來減弱香港自治地位。香港的代議文化,無論哪一個陣營,都有大陸層級選舉的作風 - 選民檄出權力後,當選人「笑罵由他笑罵,好官我自為之」。

因此,選民經常不知道議員在任期內在幹甚麼;這種情況,不獨在建制派選民身上出現。說回〈推動粵港區域經濟融合〉議案,反對建制派的選民,也要好好面對令人無地自容的歷史。因為支持這條損害香港自治、授權中共利用香港的議案,不單建制派大力支持,也有大量民主派議員投下贊成票 - 這些政黨,包括民主黨、公民黨、民協,而工黨則缺席;議員方面,有何俊仁議員、李華明議員、涂謹申議員、劉慧卿議員、馮檢基議員、余若薇議員、陳淑莊議員、梁家傑議員。

公民黨梁家傑更在議案發言:「公民黨認同這項議案的精神。國家急速發展,上海、深圳、廣州這些大城市尤甚……積極參與其中是重要的,否則香港不單未能夠在這機遇中分一杯羹,更會被抛離。」

還有前公民黨黨魁及主席余若薇:「公民黨支持是次的原議案及所有修正案。總體而言,公民黨絕對贊成亦支持推動港區及中央內地的經濟融合...我要在此清楚指出,立此存照,表明公民黨絕對同意香港應與內地作出經濟上的融合。」

未計算民主派的功能組別議席,單計直選議席,這些支持中港經濟融合的議案的民主派議員,背後代表了三十萬五千零九十七個香港選民。這算是自由的香港,還是中國共產黨控制的香港?這又是令人無地自容的歷史。

總結:香港人反躬自省惡補政事

站在自由世界一方,由香港人反躬自省做起,再監察自己選出來及追捧出來政治人物。公民和議員,是授權關係,不是檄權。不然就會助長香港的政治經濟勢力,與中共勾結。

至於美國,一旦設立制裁機制,與中共在港的政經滲透實行強力制衡,實屬中港深層勾結多年的因果關係。制衡既定,香港管治的行為模式,會從外而內改變,使香港有機會出現合理的政府和議會,實行兼顧各方利益和港人福祉的管治。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