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如果可以再見你》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如果可以再見你》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如果可以再見你》


「我說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別再要我重覆!」
「為甚麼?你別這麼死心眼吧。」

婚宴的場地,身為新郎的志滔,正與一名兄弟團成員爭坳。
他們爭執的內容,竟與婚宴的座位編排有關。

「這不叫死心眼,這是原則!」志滔狀甚激動:「請你尊重我的決定,好嗎?」
「那多出來的賓客要怎麼辦?難道我不需要尊重他?」兄弟老沒好氣:「還是你想我請他離場,跟他說『下次請早』 呢?」
「你…」

就在兄弟說得過火,令氣氛變得緊張的時候,救星終於出現了。

「等一下。」來者是伴郎國榮:「你們先別爭拗,交給我去處理吧。」

國榮先吩咐志滔坐下休息,接著便跟隨兄弟,前去解決座位的問題。一會後,神通廣大的國榮,不但解決了坐位的問題,更安撫了不滿的兄弟,回到志滔的身邊。志滔看見國榮,沒有太大反應,只是機械式的詢問結果。

「解決了嗎?」志滔問道。
「解決了。」國榮回答:「這種小事,交給我便可以了。」
「嗯。」

簡單回答過後,志滔再沒有說話,滿懷心事地低下頭。

「別這樣,今天可是你的大好日子啊!」國榮說道:「來,趁新娘子正在更換衣服和補妝,我們到外抽根煙,呼吸新鮮空氣吧!」

國榮說罷,不等待志滔回答,便拉著他一起到外邊的公園去了。
他們找到兩張面對面的長椅,各自坐下,逕自吞雲吐霧一番。正在抽煙的志滔,雖然還是沒有說話,但他的表情已沒剛才的繃緊。頭戴獵鹿帽、抽著煙斗、活像老舊英國小說偵探「福爾摩斯」的國榮,當然知道老朋友滿懷心事的原因。只是對方不說,自己也不需主動提出,默默陪伴支持便可以了。

良久,抽完一根煙的志滔,弄熄煙蒂後,徐徐開口發問。

「有多少年了?」

對這沒頭沒腦的發問,國榮不但沒有疑惑,反而更是處之泰然地回應。

「你不記得了嗎?」國榮反問。
「我也不太肯定。」志滔苦笑:「這麼多年,記憶漸漸變得模糊了。也許再過兩、三年,說不定我會連她的樣子也忘記了吧。」

國榮站起身,走到志滔身旁坐下。

「十九年了。」國榮笑道:「這肯定沒錯,我對自己的記憶力很有信心。」

志滔隨即依稀想起往事。剎那間,心中泛起陣陣苦澀和酸楚,點滴在心頭。
他回想失去女友小美的那天。

「她去了那裡?我找不到她,她的手機也沒有接通,怎麼辦?」

那天,本來與小美約好一起出發的志滔,因為預計不到的問題,遲了一個小時方才到達。結果,志滔既找不著她,她的手機也不能接通,令志滔頓時方寸大亂,只能致電摯友國榮求助。

「你別太擔心。」國榮安慰說道:「先冷靜一點吧,擔心是無補於事的。」
「你叫我怎樣冷靜!」志滔叫道:「她要是獨自一人出發,會很危險的啊!」
「你先等一下,我馬上便來到。」國榮說道:「但你也別太憂心吧,我相信她會找到同伴,一起互相照應的啊。」

國榮與志滔會合,隨即在槍林彈雨、滿布催淚煙的抗爭現場四處搜尋,期望可以找到小美的蹤影。然而現場環境太惡劣,裝備不足的他們,很快便被迫放棄,只能躲在安全的地方,觀看網上直播,期望找到小美的身影。看著一幕幕觸目驚心的畫面,抗爭者一個又一個的倒下被捕,志滔著急得聲淚俱下。最後,他在國榮的攙扶下,暫時回家休息。

這是志滔惡夢的開始。
志滔完全沒法入眠。

每一天,他總是期盼手機響起,傳來小美報平安的來電。另一方面,他會金睛火眼的盯著手機或電視畫面,留意抗爭消息的報導。不論是抗爭者被補、被虐打、甚至是「被自殺」的報導,他都懷著複雜的心情,留意當事人的臉容,確認會否是小美。

日夜不眠的疲勞、壓力的煎熬和罪惡感的侵蝕,很快,志滔便不支倒下了。

「小美呢?」

送院昏迷多天的他,醒來掙眼看見國榮後,馬上以沙啞的聲線,說出這三個字。
國榮不忍地搖頭過後,志滔再次昏倒了。

自此以後,志滔帶著虛弱的身體,等待小美,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他還是等不到小美的任何消息。這段日子陪伴著他的,除了眼淚、昏睡和互聯網以外,就只有他的家人,和最親近的朋友:一個是國榮,另一個是以心理輔導身份、經常照顧志滔的曉兒。

『別放棄希望啊,我們會找到他的。』
『今天也很精神啊。』

這些年來,若不是曉兒細心的看顧和照料,大概志滔已被思念和罪咎感徹底侵蝕,選擇放棄生命去了。年日過去,志滔漸漸明白小美不會出現,開始重過新生活,然而他始終沒法開始新的戀情。

直至兩年前一天,曉兒懷著興奮的心情,告訴志滔一個好消息。

「他們終於倒台,我們勝利在望了!」
「真的嗎?」

曉兒含淚點頭。接著,一向冷靜從容的她,霎時也變得激動。
她無法再掩飾自己的情感,向前一撲,緊緊擁抱志滔。

「太好了!他們的犧牲沒有白費,他們終於可以暝目了!」曉兒在嚎叫。
「對,真的太好了。」

志滔與曉兒,在這城市重光的那天,正式走在一起。
難得的是,曉兒明白志滔對小美的思念,樂意讓小美在他心中永留回憶。就連在他們的婚宴,曉兒也默許志滔的任性,預留一個位置給不會到來的小美。

一切,只是為了實現志滔奢望再見小美一面,與她分享勝利喜悅的願望。

晚宴,曲終人散。
小美當然沒有到來,但多得國榮的努力,志滔預留給她的位置,整晚也沒有人坐下,算是實現了他的一半心願。

「咦,這是甚麼?」

散席過後,志滔走到「小美的位置」,坐在隔鄰的座位沉思時,他赫然發現一件東西:一隻手鐲。

志滔拿起手鐲細看,隨即激動不已。
國榮察覺志滔的激動後,馬上前往詢問。

「或許,這是剛才賓客留下的吧。」國榮說道。
「不會,絕對不會!」志滔叫道:「你看看這裡!」

志滔不會忘記這隻手鐲,因它是自己向小美表白的「信物」。除了刻上小美的名字外,上面刮花的痕跡,竟跟自己當日冒失地把手鐲跌在地上弄花的一模一樣!

國榮看傻了眼。
他看著緊握手鐲的志滔,縱然淚流滿面,卻流露出多年不見的真摯笑容。剎那間,他確實感覺到小美的存在 ─ 那種積極樂觀、經常哈哈大笑的獨特快樂氣息。

小美終於回來了。

為的,是要再見心愛的志滔一面,見證他的人生大事,並與他一起分享勝利來臨、這城市終於重光的喜悅。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