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二十集.皮篋

百鬼夜吟.第一百二十集.皮篋



百鬼夜吟.第一百二十集.皮篋


在這裡租了一個床位的鴻伯,日前過身了。業主和上格床住客福伯,圍在床位前,研究著甚麼似的。

鴻伯臨死前,指著那皮篋,似有話想說出來,可是他只是不斷在咳嗽,然後咳出了一口烏黑色的血,就死了。

那皮箧裡有甚麼東西嗎?

業主林生說:「但這是他的遺物,我又沒有聽說過他說起他的家人,那我該怎樣做好呢?就是……」
福伯說:「這皮篋只要在這一、兩個月才拿回來的,不知道阿鴻為甚麼好像當它是寶一樣。」
林生疑問道:「只是一、兩個月?」
福伯說:「對啊!阿鴻哪裡來甚麼家產?從來他都是兩手空空,沒見過這東西呢?」
林生說:「這……裡面有甚麼嗎?」
福伯說:「我沒看過……但我覺得這皮篋很邪門……」
「邪門?」林生說。
「是啊!那天他回來之後……」福伯說。

那夜,福伯記得鴻伯一整晚都不在,這是很奇怪的,因為鴻伯無親無故,平常在地盤只是當早班保安員,五、六點就會回來。

福伯好幾次爬上爬落上格床,也沒見過他。

直至凌晨,福伯再一次下床,就見到鴻伯已在床上,並且抱著一個殘舊皮篋在身上,狀甚奇怪。當時,福伯也不以為意。

往後好幾天,福伯都留意到一件事,鴻伯似乎連返工都會帶著那皮篋離開,回來後又篋不離身,常隨左右。

而在福伯眼中有一件更怪異事。

有一晚,福伯又是要去廁所,從上格床下來時,竟看到鴻伯將自己藏身於那皮篋,只伸出頭來,像一隻縮起四肢的烏龜,嚇得福伯急忙救出他,說:「阿鴻!阿鴻!你怎麼了?」
鴻伯被福伯拍打了幾下,若無其事的醒來,說:「咦?阿福?你為甚麼將我裝入皮篋裡?」
「吓?不是我將你裝入皮篋裡,是你自己藏在裡面?」
鴻伯說:「豈有此理!我怎會這樣做?阿福你究竟想對我做甚麼?」
「我有甚麼想對你做?我只是救了你,好心著雷劈!」福伯頓感吃了一面屁,就不再理會鴻伯,說。然後,福伯去完廁所出來,鴻伯就不見了。

往後的日子,福伯都留意到鴻伯得多怪異行為,有時他會拿著皮篋在屋內狹窄的空間裡徘徊,有時他會對著皮篋說話,總之很多古靈精怪甚至超越想像的行為。

直至鴻伯臨死的那夜。

原本福伯在上格床睡了,突然下格床的鴻伯不斷氣喘,發出痛苦呻吟,弄醒了福伯。福伯急忙從上格床下來,叫道:「阿鴻!阿鴻!你又怎麼了?」
鴻伯喘息說:「阿福,你看到那個清裝女子嗎?」
福伯往四周一看,說:「那裡有清裝女子?」
「沒有嗎?她……不是每夜……都會來嗎?」鴻伯不斷氣喘,說。
福伯說:「不知你在說甚麼?我幫你叫救護車來。」
可是,在救護車來到之前,鴻伯已在不斷咳嗽中斷氣了。

業主林生說:「那……要看看篋裡有甚麼嗎?」
「看看才算吧!」福伯說。

然後,林生小心翼翼打開了皮篋,皮篋裡只有一套清裝旗袍。兩人面面相覷,好像明白到鴻伯口中的清裝女子,心寒去來。

翌日,兩人為處理掉皮篋,一起到附近的廟宇,請教了廟祝,就到化寶爐化掉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