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加泰問題的補遺

加泰問題的補遺



加泰問題的補遺



上期本欄撰寫於二○一七年九月初,因為知道發行日期將碰上十月一號加泰公投之日,原預計將成為應景的月刊題目。但政局發展往往出人意表:事情不知伊于胡底,及馬德里中央政府將下重手的宏觀預測,大致準確。西班牙首都方面提早拘捕一些加泰民意代表及公務員、閃電修法,簡化遷冊程序,方便總部設在巴塞的大企業撒走;國王菲利普六世的演說,完全不顧立憲君主份際,一面倒偏袒統派等等,仍教吾人頗感訝異。

We mustn’t learn in a Spanish way!

要以短短一千字的空間,要交代卡斯提亞(Castilla)與加泰間的歷史恩怨,疏漏難免。關於西班牙轉型正義模式的遺禍,雖然在以往的網台節目有所提及,但當下該國的憲法危機,進一步印證吾人當年的論斷,也要乘機再鞭撻一些香港政治學界的老不死,故有重溫必要。

陳健民曾在二○一○年五區公投運動期間,在《明報》發表一篇〈誰能促進政改協定? - Reforma Pactada-Ruptura Pactada〉的政論文章,其中有段說:「建制派未有阻撓改革的另一原因,是蘇亞雷斯成功抑壓激進的反對力量。一方面蘇亞雷斯(Adolfo Suarez當時新上任的社會黨總理)向(激進)反對派釋出善意,解除黨禁(包括[份屬激進陣營的]共產黨),另一方面積極利用媒體爭取輿論支持,不讓反對派主導。當時反對派的激進力量鼓吹「民主決裂」策略,與建制派一刀兩斷,卻被蘇氏的改革運動徹底摧毀。」內文更以「老鼠跌落天秤,自稱自讚」的,把後來走入中聯辦密談的「真普選聯盟」,與當時西班牙的溫和改革派類比。卻對這個妥協所付出的沉重政治代價,隻字不提。

轉型正義 中道難尋

一九七七年,即西班牙新憲法公投的前一年,《特赦法》率先通過,預先替佛朗哥將軍專政時代的酷吏,一次過免責。到二○○四年至一一年社會黨重新上台執政期間,試圖翻案的努力全告失敗。舊勢力無人受罰,自然欠缺內省,今天馬德里當局對加泰的輕蔑,來自區外的重裝黑警,對加泰選民無差別的施以棍棒,又豈是偶然?

和平演變要得以成事,對當權者略作妥協也許在所難免,如何拿捏分寸卻甚考功夫:幾乎在西班牙民主化的同期,香港爆發警廉衝突,前者衝擊廉署總部,是形同兵變的惡行,最後港府以頒布局部特赦令解決事件(已就《防止賄賂條例》拘捕落案起訴的,則不在此限,以儆效尤),為警隊帶來改過自新的機會,也一度斬斷香港社會貪腐風氣的陋習,只可惜隨着中共亂港日甚,昔日的善政差不多已化為烏有,警隊的態度,亦愈來愈飛揚跋扈。

前朝港府的高明政術,少為世人留意;陳雲多次提及「紐倫堡」,正正是要設定轉型正義的議題,卻被政敵扭曲成瘋言瘋語。反而陳健民的"I teach you in a Spanish way",卻成為第三波民主運動的標準模式,結果由遠至拉丁美洲諸國,到近在眼前的台灣,在轉型正義也走上了崎嶇的道路。而他當年推銷的偽政改方案,等而下之,就更不用說了!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1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