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商戶豈能不抗爭

弱勢商戶豈能不抗爭



有個老友喺旺角某角落有間糖水舖,佢話可能要執笠鳥!我問點解,佢話雨傘革命開始到依家,喺旺角佔領咗彌敦道時,開頭嗰一兩個星期生意額無疑係跌咗,及後由於人流再增加返,各商戶生意已經陸續回升(唔計死契弟滙豐同上海商業銀行死扮嘢唔開門,到滬港通於十一月十號公佈通車,即刻死唔切開返做生意開新客)。

不過呢位老友話今個月條數如果計唔掂,就可能要關門大吉。我問佢真係咁冇客?佢話其實都係差不多,可能少咗啲自來遊客,之後我又問佢舖租幾多,佢話要廿幾個一個月!嗚~嘩!豆腐膶咁細,放得5、6張枱,咁都廿幾皮?仲未計放兩張枱出街,隨時又俾食環抄,咁又可能要罰多一千幾百。

咁我唯有先同佢講,如果若有所失的話,就真係Sorry。但係點解咁貴租都玩,畀啲暴發業主壓詐都甘心?佢話無計,呢度旺角係咁貴鳥。我話痴L線,今年廿幾皮,下年見你未瓜就加到三、四十萬!到時仲做唔做得住呢?隨後佢叫老婆睇住檔先,同我一齊去瞓街鳥。

各弱勢商戶不論你哋身在何處開舖,總不能再跪地戲豬乸,至少都上街表態,抗議啲吸血鬼業主同無良地產商殘民以自肥。政府又官商同謀,一味剷曬啲舊區畀土發重建做商場,批畀領滙管理,令租金無上限伸延,效果點壞,害苦咗幾多香港市民真係有目共睹。至於嗰啲唔存在嘅咩咩的士、小巴聯會,與及掛住個玉石十字架,落雨唔擔遮嘅民建聯土共律師,為咗成功爭取而申請禁制令,用混亂不堪嘅法律去打壓香港人嘅渣宰,我只可以講句:「關二哥好靈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