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香港親美大佈局

香港親美大佈局



香港親美大佈局


香港部署國際局面,有個次序,也有層面。很多人妒忌陳雲的計策,紛紛搶奪議程,去英國遊說BNO平權啦、去聯合國告狀啦之類,都是傻的。我的東西他們這麼容易學到,他們就不用一直跟在我後面來罵我是癲佬啦。

干預香港局面的是中國,主導香港局面的是美國,而有能力干預中共及保護香港的,亦是美國。美國是中港政治的交集點,故此香港人必須全力向美國求援,而且直接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求援,因為特朗普正是要出來改變中美局面的人。過去幾任美國總統支持中美聯手剝削中國和香港,但特朗普要搞局(rock the boat),要動搖深層國家(deep state)對中美的佈局,故此特朗普一出來,香港人必須飛撲過去請他幫忙!我在2017年出書支持特朗普(《特朗普厚黑學》),用了兩年時間部署言論,在香港全方位支持特朗普的國際政治,特朗普的幕僚當然知道的。

G20大阪高峰會場外 把握時機高舉美國旗

特朗普捱過了美國國會的彈劾之後,站穩了腳跟,就會回頭處理中國貿易問題,他處理中國貿易問題期間當有空子可鑽的時候,就會處理香港問題 - 這個空子,就是今年5月,習近平忽然推翻了中國貿易談判代表劉鶴在美國談來的一百五十頁協議(中央政治局常委漏夜推翻的,看來是在陷害習近平),之後就是大阪的G20高峰會。我請同道去大阪G20高峰會舉旗,在國際社會目睹的情況下,向特朗普總統求助,就是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千載難逢,千鈞一髮。這種時機的把握,沒有幾十年研究《易經》和從政的鍛煉,你不會掌握到。

結果,空前成功。特朗普在9月24日在紐約的聯合國大會上向國際宣稱,中共在香港的表現,是世界參考的標準,而中共必須答應妥善處理香港問題,才可以來做中美談判。也許大家不知道,陳雲是華人界,甚至整個世界的政論家之中,在特朗普仍在競選總統的時候,寫書歌頌特朗普,書也拜託美國領事送了給他手上。這不是賭注,而是付託。將香港的命運,付託於一位傑出的美國政治家。

今年9月9日,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一行三人,在倫敦出席人權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主辦的會議,期間與英國多名國會議員交流,提出BNO平權和英國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被英國國會斷然拒絕。偽港獨是抄襲陳雲而不知道時機有問題,這些小孩除了欺負陳雲、欺師滅祖之外,毫無做事經驗和做人道德。


英美聯手驅逐共黨 Make Hong Kong Great Again

英國首相約翰遜與特朗普在9月24日於聯合國大會見面。特朗普早前拜訪烏克蘭總統時曾經向對方施壓,要烏克蘭供出前副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瀆職事件而被美國眾議院展開彈劾調查;同日,英國首相約翰遜以英女王之命,下令國會休會五周的做法被大法官判以違法、無效。特朗普輔助英國首相約翰遜佈局脫歐,並向約翰遜面授機宜,叫約翰遜不要懼怕國會評議。10月16日,英女王宣佈在10月31日脫離歐盟,另外英國國會也準備英國版本的《馬格尼茨基法案》,經濟制裁侵犯人權的中、港官員。英、美的部署,是倫敦的金融中心回復到英語世界管治,英美簽訂兩國雙邊貿易協議。當然,香港的金融中心也會回到英語世界,終於,三大交易中心在英美手上。

再之後,才是英美共同處理香港前途問題,英國會拿《中英聯合聲明》來做文章,將英國的監管年期從五十年再延長五十年或九十九年,給予香港足夠的主權懸空時間,給香港捕捉中國政府滅亡的最佳重立國體的機會。

美國為甚麼要香港自治,不要香港獨立?港獨阻住香港人發達,這一點大家要認清楚!共產黨為甚麼會叫香港的嘍囉小鬼在香港瘋狂搞港獨?

Deep State磨劍四十年 不容港獨派搞局

特朗普總統用貿易關稅威逼中國打開金融及服務業市場之後,需要香港做基地輔助進入中國,故此要維持香港的自治地位以及連帶的CEPA、珠三角發展框架等協定。一旦香港有普選,就是美國可以控制的、合理的本土香港政府出現,之前簽訂的中港協議可以用香港政府的利益來行使。如此一來,即使中國是香港名義上的宗主國也不會干預香港,反而方便香港以一國兩制方式進入中國。這是台灣人夢想也得不到的好機會!

一國兩制從收回香港的勉強安排,變成英美植入中國的計謀,是深層國家幾十年的盤算⸺由鄧小平開聲,英國在1984年簽訂,美國在1992年訂立《香港政策法》監管。這是香港人發大財的方法。同時取得民主、商機與工作發展機會,而且香港人重新得到大陸人的崇拜。一國兩制,可令香港有機會容易入主中國,甚至在幾個省份管理租界都可以。以香港和美國的財力和管理能力,在中國的大城市(瀋陽、天津、武漢、上海、廣州、成都......)搞幾個香港租界都得(澳門的橫琴島,就是租界的模範)。

港獨是搞甚麼?就是給予共產黨搞局的機會,破壞美國在香港的人權法案推動,並賦予香港衙門絕對的鎮壓權力(准許休班差人帶警棍和胡椒噴霧之類)。一國兩制與自治,加上美國的監察執行,是對香港最有利的。我成書於2011年的《香港城邦論》(第二章第九節)已經預告,到了香港的一國兩制被中共腐蝕到臨界點的時候,美國就會出手保護香港,香港之後變成進入中國市場及影響中國政治的橋頭堡。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