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陳璟茵驚,無他,因為她是騙徒

陳璟茵驚,無他,因為她是騙徒



陳璟茵驚,無他,因為她是騙徒


人物簡介

陳璟茵:左翼21成員、「專頁」最早期的管理員、「行動」的發言人

區諾軒:左翼21成員、民主黨黨員、南區利東一區議員

陳倩瑩:左翼21成員、前學聯秘書長

黃永志:左翼21成員

姚仲匡:民間人權陣線職員

 

1020日支持香港電視發牌的集會,在場內,引爆了一場與集會議題無關的指控。幾日間獲得45萬人like「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頁(下稱專頁)的管理人陳璟茵,原來是「左翼21」的成員;場內由「專頁」所組成的「行動」,擺出貼有與HKTV極相似的「行動」圖案作為籌款箱,先自把自為發起遊行,光顧公司架設街站和設置燈光,先「墊支」後「籌款」,卻是擅自挪用HKTV的商標,逼得HKTV職工會要急忙發聲明澄清,竟反招來無數來自左翼的指罵。這其實已經不是「義工在處理籌款箱時失當」那樣簡單,而是從原則上已經大錯特錯,義工怎樣處理失當,反而不是重點。

 


「熊圖製作」惡搞左翼21的標誌,按照左翼21陳倩瑩的邏輯,大家支持二次創作,可以用來籌款了。


同為左翼21的成員陳倩瑩(Daisy Chan)早前為區諾軒和陳璟茵二人擅改HKTV商標作己用時,辯解為是支持二次創作。不過,無論是有份當日集會現場的行動,以至東窗事發後左翼21各人的言辭矛盾,他們都可順理成章地推搪成「個人參與」。香港從事社會行動的左翼可以有多無賴,叫我大開眼界,然而這幫人卻整天將「公義」、「正義」掛在唇邊,食相竟然如此醜陋,被人大力抨擊時,掙扎卻這樣難看,令人胃裡一陣翻騰。

 

一場政治行動,竟然這麼多左翼21的成員用「個人身份」參與,說左翼21沒有介入,你信不信?

 

《熱血時報》惡搞陳璟茵的獨媒專訪,刊出題為《專訪伍淑儒:我仲驚,但仍要站出來》的二次創作文章。

 

「香港獨立媒體」於事件發生的27日後,即1116日,用「獨媒特約記者梁佩珊」的名義,刊登了一篇名為《專訪陳璟茵:我驚,但仍要站出來》文章,內容不消說,企圖幫陳璟茵洗脫一切對她和左翼21的指控,甚至將整件事的爭拗點由「私自募款」偷偷轉移到陳遭到「網絡欺凌」。這篇所謂回應相隔近一個月,待聲討冷卻下來才發出,是典型獨媒替人開脫的手法。我體諒的,因為這正常不過,看「獨媒」的主要組成人員均有左翼組織背景或與之親近的態度,即使陳璟茵做的多麼過分和悖理,他們仍會出盡奶力替陳璟茵解圍。無論指控是如何實在,只要是批評左翼勢力所「翼卵」下的人,通通打成「抹黑」和「右膠」。這些在我來說,早已見怪不怪,倒也無妨。不過陳璟茵的訪問,就於大眾對她和區諾軒以及左翼21的一切確實的指控,不單沒有作正式的交代和道歉,還反過來裝起受害者,東拉西扯一大堆來搏取含混過關。這實在叫我很興奮,因為不諱言,我也等了這篇回應很久。若妳堅持不回應,或者索性道歉,我也許只能無奈地讓事件慢慢過去。只是左翼死性不改,實屬我意料中事。你們要為自己的理虧而繼續狡辯,我又也能不跟你們辯過黑白?不過由於先前提出的所有疑點,陳璟茵沒有回答,各位欲了解的話,可以看載於文末的4篇拙文。本文主要是提出現在最關鍵的疑點和指控。

 

一,「民間開放電視行動」到底由哪些人組成?

獨媒訪問:「她(陳璟茵)透露專頁大概有10位管理人,但當天不多於4人同時出席集會,站在前台的二人──陳璟茵和區諾軒便成了箭靶。」

由接受《Face Magazine》訪問起,陳便聲稱「專頁」有很多位管理人,一直沒有說定是幾多位,直至現在,都說成「『大概』有10位管理人」,敢問肯定即是幾多位?10位左右,不難數吧,而且登入專頁的管理版面後,有幾多位管理人可以一目了然,為甚麼說得這樣不肯定,陳不是自稱「其中一位最早期的管理員」嗎?即是創立「專頁」的成員了,如此看來,她的權限最大,在時間上也觀察着「專頁」的發展,其他後進的管理人,若不是陳邀請的,就是其他與陳同期的管理人邀請的,同期的管理人,也必然是平素有關係的人,例如同為左翼21的區諾軒,若果對「專頁」有甚麼改動,甚至「新增管理人」如此重要的行為,不管出於禮貌抑是行政需要,管理人之間也會預先溝通。可是這就令人不禁懷疑,這些未知身份的「管理人」的背景,坦言,我沒有證據,但我認定其他「專頁」的管理員也必然是與區陳二人有密切政治關係的人,因為這種像區陳這種有濃厚政治色彩的人,去管理一個政治色彩濃重的行動「專頁」,斷不會找個「我討厭政治」的人來幫忙吧。

 

憑姚仲匡與陳倩瑩的對話,令我不禁疑懷他們都是「專頁」的管理人之一。

 

所以我斷言,這些被藏起身份的管理員,至少與「左翼21」和「民主黨」有關。抱着這種懷疑,就可以解譯為何陳璟茵一直不肯公開「專頁」所有管理人的身份。因為屆時已不止是她一個人承受罪責。左翼人士隱藏個人背景,用「個人參與」滲透到不同的行動,利用議題私自募款,整個左賊勢力的誠信也會破產。

不過我已知道陳璟茵會怎答︰因為徵詢過其他「專頁」管理人的意願後,他們不便透露身份。

 

二,原訂用所得捐款來繳付燈光及設備支出的$27,000的承辦商到底是誰?

陳璟茵不願供出身份的,不單「專頁」的其餘管理人,還有分別為政府總部、記利佐治街及東角道這3處地點,提供音響和鋁架的公司。「專頁」於1022日深夜公布的三張無頭「單據」,沒有付款人、沒有收款人,根本稱不上單據,只是模仿單據格式以圖誤導大眾的「紀錄」,這些紀錄都經過併貼,陳璟茵根本沒有提供原裝的支出單據,用上這種不老實的手法,目的都是為了掩蓋提供設備的公司。但是我在1023日已由知情人士告知,這3個地點的音響設備,是由一個名叫Jacky Lam的人所開設的舞台公司負責提供的。當然,我不知道那公司和人物的確實名字,無法深入查證雙方有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為只要陳璟茵一日不公開真正的單據,我所說的話也是沒有憑證的,不過你看她對你的莫可奈何所展示出那款洋洋得意的態度,好像在說:我係乜都唔講架喇,你吹咩,報警丫笨。

 

圖為社民連成員黃浩銘;是「專頁」自己公布「籌款箱快滿」,沒有人「抹黑」你,亦有參與集會人士看見有不少於十個籌款箱,內裡有不少捐款,得$4,000多元捐款,如何服眾?

 

妳以為無人去報警嗎?早就有不少人就此事報警,警察沒找妳協助調查,不代表妳無問題,只代表妳永遠無法洗脫嫌疑。不過事隔這麼久,即使妳現在去自首,也太遲了。

 

三,左翼精神分裂,一邊強調保護女性,同時迫害另一位女性

 

黃永志不斷四處Share這張圖片,算不是「蝦女仔」?

 

不論獨媒、左翼21、黃永志以及陳璟茵,都樂此不疲地將嫩模蔡敏研(Charmmy Choi)的facebook上的一句status放大到十惡不赦。還十分難得一字不漏地連同照片將她的status貼出,然而他們好像忘了蔡也是女性一樣,不惜「製造新的仇恨」加害她,以她為缺口,試圖將輿論炮火導引向她,來達到為擺出弱勢女性姿態的陳璟茵開脫之目的,手段卑鄙。難道蔡敏研就沒可能遭到輪姦恐嚇的嗎?你們這些多重標準的左翼份子,還敢說「唔好蝦女仔」?以後還有何顏面去說要保護女性。而且稍為看真蔡敏研那句話,意思不過是:若果陳璟茵等錢用,大可不必詐騙,她可以介紹她拍日本素人輪姦片。不知道陳璟茵在未圓滿解釋所有詐騙指控,平息公眾憤怒之前,有甚麼資格憤怒?左翼21的成員中不乏大學生,無理由不識字,但不惜將清楚明確的語意扭曲成惡毒的「恐嚇」,然後再進一步,利用《Face Magazine》的助攻,最終成了「陳璟茵遭恐嚇輪姦」的虛構故事。到底是誰恐嚇?用甚麼方式?電話?電郵?沒有指明,只在提出指控後貼出蔡敏研的貼圖,是否意指這就是她聲稱的「遭到輪姦恐嚇」?倘若陳璟茵真的遭到輪姦恐嚇,我是贊成報警的,畢竟這種事太過份,絕對不可以姑息,但陳璟茵報了警沒有?

 

蔡敏研(Charmmy Choi)對陳璟茵的揶揄,經過《Face Magazine》的改編,便成了「輪姦恐嚇」的嚴重指控。

 

四,左賊的罪名已不止「騎劫」,而是「詐騙」

其實甚麼「騎劫論」早已經不在討論的焦點,也許是否有「騎劫」之嫌,值得討論,但本文不打算探討,因為爆發「私募」事件後,對陳璟茵的指摘已集中於那近乎「詐騙」的籌款手法上。你們的運動理念是甚麼,在「私募騙款」一事中根本無關重要。而且陳璟茵你有幾多行動往績,跟左賊們提出自己的往績一樣,都只是包裝成「階段性勝利」的失敗而已,無助洗脫「私募騙款」的嚴重指控。所以不管你們說得如何漂亮,冠冕堂皇,都改變不了你們成為過街老鼠的事實。

 

「行動」的籌款箱上,有雙重偽裝裝置,先貼上與HKTV極其相似的LOGO,「適當時候」又用「民間電視開放行動」的紙牌遮蓋。

 

五,最天真竟然是陳璟茵是把自己看得那麼高

獨媒訪問:「香港電視發牌一事上,按道理問題核心在於政府不公義或市民失去選擇權上,但最後竟誘發左右對戰,陳嘆道:『雖然有行動成員是左翼21,但團體從未介入過這行動,指控完全無根據。香港電視發牌一事變成左右之爭,完全失晒焦點。』」

香港電視發牌一事,不管在主流傳媒的報導和大眾的討論焦點,均在HKTV每晚的集會過程、王維基與梁振英的交鋒,左右之爭根本不入流,根本沒有陳璟茵所言的失焦,別自視過高吧,支持政府發牌給HKTV的普羅市民根本沒將妳放在眼內。但妳想將「私募騙款」的指控,粉飾成所謂左右之爭的結果,恐怕真的會如妳所願,「Cap水怪」之罵名,跟妳一世。

 

延展閱讀:

葉政淳:《世紀遊行大騙案》

葉政淳:《「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葉政淳:《左!邊撚度左啊,睼過?》

葉政淳:《魔王維基》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