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中國式病毒

中國式病毒



中國式病毒



「喪屍」是一個恐怖的題材,衍生出無數電子遊戲、電影和漫畫。喪屍是一種病毒,入侵人體的細胞,成為細胞的一部份,使免疫系統失靈,擴散繁殖,改變基因,寄主死亡後變成行屍,受饑餓的本能驅動,到處獵食同類,病毒透過血液和體液傳染,愈來愈多人感染病毒,匯聚成一群蠕動的行屍,徘徊在末世的荒土上。

紐約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總裁何頻,六月三日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在席上提出了一個新詞語:「中國式病毒」,在習近平探訪英國後,這個詞語在西方流行了。早在何頓之前,零八年一個美國記者李察貝荷,曾用「人體寄生蟲」形容中國在非洲擴張經濟,同時提供大筆援助,寄生在非洲的獨裁政權上,跟何頓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何頓指出更大的全球危機:「中國開始向全球擴張,但全世界面對中共病毒的侵蝕,不但沒有警覺和應對之法,而且還一直幫助和成全中共。」

何頓觀察中國三十年,定義它為「一個用暴力控、用謊言宣傳、用利益腐蝕、沒有任何固定主義、信仰的國家形式,它摧毀公民自由,信仰自由,表達自由,沒有法律和道德底線,只求將獨裁執政黨與領導人的權力和權貴利益最大化。」它入侵了中國人的骨髓和心靈,如病毒破壞了免疫系統,無力挽回。這種「病毒」的威力巨大,傳染力強,隨著中共擴張經濟向全球蔓延,危害西方和世界。

感染病毒的西方人,會出現「中國化」的症狀,何頓說:「西方一些沒有道德底線、無視中國人權惡劣、為了追求經濟利益的人,是會很喜歡今天中國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時時訪問中國,從毛澤東到習近平,不斷替中共當權者站台,退休後繼續去中國掘金。美國前財政部長飽爾森寫的《與中國打交道》,書中描寫的中共領導人,都是和謁可親,通情達理,是在西方找不到賢能之士,除了權鬥失敗的薄熙來,何頓認為書名應改為《如何討好中國領導人》。

中共自建黨以來,不是接受洋人的領導,就是千方百計找洋人來撐場面,中國人崇拜白種人,尤其歐美。這些精明的西方人深知,憑著一張白人的臉,可以在中國撈取巨大利益。所以,商人學會「搞關係」,聘僱「太子黨」,爭相巴結中國官員。法蘭克書展、倫敦書展和紐約書展,統統找中國當主賓國,一個沒有出版自由的國家,成為西方的出版市場的竉兒。臉書創辦人馬克塞克勃在清華大學用普通話演講,跑去中國歡迎習近平,還在桌上擺一本習近平的書。他們都感染了「中國病毒」,也成為病毒得以擴散的媒介,沒有基辛格和飽爾森,美國不會有那麼多人受到感染。

以後你遇到洋人,不要一廂情願,以為他支持民主和自由,同情香港。港大副校長何立人強制學生去中國交流,說: 「不想去中國,別來港大。」他們只是來中國淘金的人,中國的黃金有毒,染上「中國式病毒」,變成一具行屍走肉的喪屍。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