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從小說世界閱讀現實政局,《方舟船長選舉》中的暴力與選票

從小說世界閱讀現實政局,《方舟船長選舉》中的暴力與選票



從小說世界閱讀現實政局,《方舟船長選舉》中的暴力與選票


小說,是現實世界的模擬器。
小弟今年七月出版的《方舟船長選舉》,試圖以寓言手法,模擬香港現實政局的困境。
身處暴力亂世,同時選舉近了,對於「警暴」、「獨立調查委員會」、「分化」、「割𥱊」、「血債票償」你感到迷惘了嗎?試試把這些課題,放進小說這個模擬器裡面,重新一次閱讀這個世界吧。



「獨立調查委員會」

選舉進行期間,同時出現了兇殺案!緝拿兇手是緊要事,然而選舉也是緊要事,於是,緝兇也成為了選舉議題,各派政治人物,也呼籲要調查真相!終於,調查委員會也召開了⋯⋯
這是現在發生的事?這是小說《方舟船長選舉》的劇情。

明明船上最大的問題是連環兇殺,但因為選舉進行中,再要緊的事,也會扭曲地轉化成選舉議題。於是,在代船長雄獅子的主持下,類似「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東西,也在方舟上召開了。
然後,傳召了人所共知的兇手到來。
方舟上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怎樣進行的?

------------------
《方舟船長選舉》第六十八回:

雄獅子一嘆,向雄老虎搖頭:「老虎,一定要先申請行使第三條,才可以決鬥啊。你這樣子是違規的。」
雄老虎:「原來是這樣子嗎?抱歉,我不太了解程序。」
雄獅子:「要多加注意啊。」
雄老虎:「知道,我實在是太輕率了。代船長,可以原諒我嗎?」
雄獅子:「真是的,沒有下次了,這一回就姑且原諒你吧。」
這段對話,讓雄狐狸與房間裡所有動物,都訝異得張大了嘴。
呆了足足一分鐘,大家才反應得過來。
雄狐狸:「老虎公然違規,你就這樣算數?」
雄獅子:「我已責罵了牠,你還想怎樣?」
-------------------

這個,就是方舟上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現實中的又會怎樣呢?拭目以待~



「浪漫政治」

你會在政治運動中,追求浪漫感動嗎?你想要在抗爭現場,尋找轟烈感覺,找尋認同嗎?
《方舟船長選舉》中的熊貓,就是這種角色。
熊貓其實沒什麼權慾,對權力也沒什麼認識。
牠只是想要證明自己,牠只是想找一個讓自己發光發熱的舞台。
然而,牠不明白,在政治世界尋找認同,是多麼悲哀的一回事。

為了爭取世人認同,認同牠的強悍,熊貓最後燃燒自己,讓自己的最後生命發光發熱,向老虎轉出驚世駭俗的一擊,無奈,牠最後最偉大的演出,卻沒有觀眾⋯⋯

-------

《方舟船長選舉》第八十一回:

生命來到最後時刻,熊貓卻無法讓自己的一生留下任何東西。 當日,雄熊貓自願站出來,作為肉食動物的代表,跟河馬決鬥,熊貓是想要在方舟所有動物面前,證明自己。

熊貓討厭被視作溫馴動物,熊貓一直認為自己被輕視,大家都忘記了熊貓的危險,熊貓的力量! 那一役,熊貓想要用自己的力量,震撼方舟,讓所有動物重新認識熊貓,尊重熊貓的力量。

那一戰,熊貓的確展現了驚人的力量與速度,這是牠一生中最精彩的戰鬥,是牠一生中最強悍的出陣! 然而熊貓未能取勝,雄河馬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牠們鬥得難分難解,最後雄老虎干預了那場決鬥。 雄老虎的暴力介入,蓋過了雄熊貓的表現。 雄熊貓沒能讓大家對自己的力量,留下深刻印象,大家沒能記住牠的威力,只記得牠的受傷。

牠只剩一個方法,去留下活著的證明:攻擊!
雄熊貓斷氣前一刻,將僅餘的體力與生命力,全心全靈地,貫注進自己最後的一擊! 雄熊貓運用自己最後的生命,揮出牠最自豪的掌擊,猛轟向雌老虎的臉龐!

雄熊貓生命最後的一記掌摑,燃盡了熊貓最後的生命之火!這一摑,讓身軀龐大的雌老虎,也整個被轟得離地飛起。
雌老虎的巨大身軀,在空中翻了一圈才落下。
這就是熊貓生命最後一擊的威力。
可惜,雄熊貓已經看不見了。

而且,現場一個觀眾都沒有⋯⋯



「虛假戰爭」

利用「虛假戰爭」,處理難以解決的政治危機,其實是常見的統治手段。
但這並不是什麼高明的統治手段,多數是無能而懶惰的統治者,才會用上這種明精實蠢的陰謀。

方舟船長選舉的雄獅,就是個無能懶散的統治者,而且牠的統治是暫時的,沒有合法性的,牠是選舉進行期間的代船長。
雄獅擔任代船長期間,發生連環兇殺案,底裡的問題,其實是肉食動物和草食動物無法和平共處的深層次矛盾問題,面對這種複雜政治難題,雄獅只想拖延,拖到不了了之,然而問題卻在不斷擴大。
結果,讓人頭腦的政治亂局,迫得雄獅借酒消愁,帶著醉意向船上唯一的朋友訴苦,可惜雄獅是肉食的,而牠唯一的朋友偏偏是頭公鹿,於是,爛醉的雄師,一不小心把朋友吃掉了⋯⋯

-----

《方舟船長選舉》第八十九回:

雄獅子喃喃自語:「早說過不應空腹喝酒嘛⋯⋯」
看著雄鹿吃剩一半的屍體,雄獅子感到既心痛又麻煩,一下子也不知該如何收拾。 要把餘下的肉都吃個乾淨,再好好藏起骸骨,將事情掩飾過去嗎? 這個也許是較好的選擇。 但雄獅子可是真心把雄鹿當作老友啊,雄鹿可是能跟牠一起分享老婆壞話的伙伴,借醉吃掉也就算了,要在清醒的情況下吃朋友,就算是獅子也會覺得難受啊。

-----

政治亂局一發不可收捨,雄獅又一再犯下低級錯誤,這下子如何是好?
這時老虎現身,給了雄獅一個亂來的意見。

-----
《方舟船長選舉》第八十九回:

雌老虎:「一不小心,就忍不住吃掉了吧。」
雄獅子嘆口氣:「情況不是你想那樣的,不過⋯⋯都差不多吧,的確是一時大意。」
雌老虎:「其實沒必要忍耐啊,想吃就吃吧,我們本來就是捕獵者。」
雄獅子:「這裡可不是森林,這一套行不通的。」
雌老虎:「在我看來,倒沒什麼大分別啊。我知道你喜歡玩選舉遊戲,不過你應該已經玩厭了吧?要不要跟我玩玩另一個遊戲?」
雄獅子:「什麼遊戲?」
雌老虎:「一個可以讓你一邊假裝主持選舉,一邊繼續獵食的遊戲!」

-----

於是老虎和獅子,在眾人面前合演了一場戲,當著大家的面大打一場,雌老虎訛稱自己是為雌性而戰,要向船上所有雄性挑戰,要全船雌性站起來,跟雄性決戰!

於是,肉食與草食的矛盾,居然變成了雌雄大戰!連之前連環被殺的草食動物,也當成是雌雄大戰的犧牲品。

這種「虛假戰爭」能夠解決政治危機嗎?不能!雄獅子與雌老虎到頭來還是在亂戰中死掉,這根本不是解決方法,但愈蠢愈懶的無能統治者,就愈愛耍這種詭計。
這種無聊詭計最終會害死無能統治者,但在過程中,卻讓大量志士白白犧牲,生靈塗炭,無辜成為無能統治者的陪葬品⋯⋯



「選舉 VS 利爪」

如今亂局下的選舉,是怎麼回事?
雖然根本不是公平公正普選,但仍有人跟你說,起碼都仲有得選嘛,給政府取消了選舉豈不是太可惜?拼了命去守護去爭取,眼前這個區區區選,價值何在?血債真的可以票償?

「血債票償」這個課題,同樣在《方舟船長選舉》裡出現,方舟上接連有草食動物遇害,大家都知道是肉食動物下的殺手,通過選舉,能夠制止肉食動物的利爪嗎?
面對暴政黑警一般的殺傷,草食動物應該爭取「獨立調查委員會」,同時「保住選舉」嗎?

-------

《方舟船長選舉》第三十二回:

面對這個難題,河馬在甲板上發表了重要演說!
雄河馬慷慨激昂地道:「各位,選舉只是一時!選舉期間大家會有各樣的考慮,但這些考慮不可能蓋過天性,選舉承諾不可能改變生態,弱肉強食,這是自然定律!我們要建設新的社會秩序時,不得不把這一點都考慮進去!我不是好鬥,也不是要大家放棄選舉,讓方舟變回森林的狀態;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和平共處,我也希望永遠有足夠的食物,讓大家不用捕獵也不用逃命。可是,要建設這樣的世界,我們必須真正理解大家的天性,兇暴肉食動物的食慾必須受到抑止,弱小草食動物的存活必須得到保障。只有建設出這樣的環境,草食動物與肉食動物才有可能和平共存!
「大家要記住!我們根本沒有權力去包容肉食動物,草食動物是無法包容肉食動物的!弱者是無法包容強者的!食物是無法包容獵食者的!」

雌獅子:「我倒是想問問,按你的說法,草食動物生存無法得到保障的話,就絕不可能跟肉食動物和平共處。那麼,到底要怎樣才算保障?
「難道,你想要拔掉我們的牙與爪嗎?」

雄河馬:「我不主張對肉食動物施加傷害,但如果肉食動物真的有心和平共處的話,我相信你們也不介意作些讓步。就算不用拔牙,把尖牙與利爪磨平,換取草食動物的安心,也是其中一種辦法。」

-------

河馬認為,若不先剝掉肉食動物的牙,高唱草食肉食和平共處,或者希望借選舉管束肉食動物,一切也是徒勞。

結果,河馬的主張被其他動物排斥,認為河馬太激進,分化方舟,河馬被公開處刑,挖出雙眼。

然後,終於發現了意圖破壞選舉的真兇,老虎不斷行兇,希望阻止選舉進行。

-------

《方舟船長選舉》第七十六回:

雌馬兒指責老虎:「你要把方舟變成森林一樣的生態環境。你這樣做,會害死船上所有動物!」

老虎卻輕描淡寫說道:「你們搞的選舉玩意,才真正害死所有動物,你們讓船上的動物們,都以為牠們是平等的,牠們甚至還以為自己跟我是平等的,牠們以為有了什麼投票權,就真的可以勝過我的爪與牙,就連你也一樣,連逃生的本能都忘記了!居然還敢站在這裡,向有著利爪與尖牙的我,作出控訴,作出譴責!你以為單純靠譴責,就能夠把我擊退?你以為單靠譴責,就可以戰勝我的利爪尖牙?你連身為草食動物的基本天性,都喪失了!你們害船上所有動物都忘卻自己的天性,你們這樣做,才是真正害死所有動物!」



「血債票償」

投票日之前,方舟爆發大混戰,方舟上的雌性、雄性、草食、肉食,全員大混戰,方舟染血,傷亡慘重。
但就算如此凶險環境,還是有人記掛著選舉利益。

-----

《方舟船長選舉》第九十六回:

雄眼鏡蛇:「振作,戰鬥還沒結束。」
雄猩猩:「我還要繼續戰鬥?」
雄眼鏡蛇:「我說的是選戰!」
雄猩猩:「這個情況下,還有什麼選戰?」
雄眼鏡蛇:「誰也沒宣布過選舉取消,誰也沒說我們現在不需要船長,選舉仍然進行中。明天,就是投票日了!」
雄猩猩:「但是,現在這種情況⋯⋯」
雄眼鏡蛇:「這種情況對我們才是最有利的,因為只有我們還記得選舉,不管情況多混亂,只要我們能夠拉攏到動物們放棄戰鬥來投票,選票就全是我們的了。」

-----

果然,投票日當日,戰局緩和下來,大家一瞬間就忘記了血戰,重新投入選舉活動。

-----

《方舟船長選舉》第九十七回:

投票方法很簡單,在方舟甲板正中央,劃了四個跟大象身形一般巨大的方格,每個方格的左上角,都有一標誌,代表不同政黨。
畫了兩隻手的一格,代表「雙手黨」。
畫了飛翼的一格,代表「飛鳥黨」。
畫了四條腳的一格,代表「雌性四腳黨」。
畫了一個交叉的一格,代表「反對黨」。
動物的投票方法,就是走到支持的政黨那個方格上,留下自己的腳印,就代表你投了該黨一票。

混戰宣告結束,大家的投票意欲忽然又高漲起來了,大家都跑到雌獅子的屍身前,伸腳在雌獅子的咽喉上沾血,然後走到投票的方格上,印上自己沾上血的腳印。

每一票,也是鮮血。

------

投票日之前,重讀《方舟船長選舉》中的投票情節,是不是想告訴你,你星期日投的每一票都沾上鮮血?

不是啊,我真正想告訴你的是,今日所有人之所以會流血,全部都是你過去的投票結果造成的!

血債無法票償,不過,票債必會血償!


《方舟船長選舉》,網上訂購:
https://store.passiontimes.hk/products/9789887805694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