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羊群,請別再向獅子自誇肥大

香港羊群,請別再向獅子自誇肥大


魯迅說:「倘是獅子,自誇怎樣肥大是不妨事的,但如果是一口豬或者一匹羊,肥大倒不是好兆頭。」香港人,還是少點誇耀自己理性和平吧,你現在面對的 是共產黨,港共政府雖是傀儡,不過還是遺傳了佢阿爺的暴戾,CY黨人治港不過兩年,香港警察就成功「返祖」變回有牌爛仔,甚至變種至公安及城管,把市民往死裡打,這時候還自豪自己和平理性和打不還手,不過在向共產黨說我們是沒有 bargaining power 的順民。

即使全港七百萬人上街,港共政權還是不會有半點鬆口,即使你日日去鳩嗚,他們也不會屈服,民意壓力?不就是上街走走然後第二朝繼續返工嗎?很多人喜歡說中國雖然在二戰中勝 利,不過日本人覺得他們真正敗於美國,而不是中國,他們崇尚的是強者,所以依舊看不起中國人。中國人認為日本人只會尊重強者而看不起弱者,中共更進一步,強者不單要尊重,還要忌憚,欺善怕惡才是中共政權的本性。我們高舉和平理性,在極權者眼中只是可欺的弱者。

遮打革命發展至此,不過打破了一塊玻璃,就惹來萬箭穿心,換了黃絲帶頭像的紛紛在FB表示心痛,譴責「暴力」,認為破壞了「雨傘運動」辛苦建立起的道德高地,尤其愧對外國傳媒之前的讚譽。香港以國際城市自居,但我們的國際化脆弱得很,所以對「外國勢力」特別敏感,比如不過是西方私人教育機構做的「全球英語排名」就足以令全港如喪考妣。

香港人太渴求光環,就像欠缺獨立人格的稚子渴求讚賞一樣,如果是外國傳媒給予的光環就更加不得了。假若和平輕鬆就得到民主自由,配上國際的讚譽,那自然是好的。可是稍有 sense 的人都知道世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為了對抗權極,反抗必然需要「暴力」,你看西方傳媒會譴責烏克蘭人不夠「和平理性」嗎?

每當勇士要衝,後方必有阻撓,呼籲「冷靜」、「不要挑釁警察」,我不會指責他們全部是鬼,他們很可能只是中了詛咒的同路人,那個毒咒叫作「和理非非」。說句公道話,試問邊個未試過做左膠?指責一下政府,和平理性示威過後,FB打個卡,就能站在道德高地那邊的高牆。但當你愈花時間了解,就會愈容易變成「激進本土派」,因為香港原來真的只擁有「借來的時間」,而且時日無多。說好的五十年不變,早就是笑話,CY上場,加快了中共吞併香港的速度。

從左膠進化到「激進本土派」,或許需要時間的浸淫,但我們已經沒有時間,香港人要存活,就要基因突變。正如最初「佔中」主張鳩坐等拉,到遮打革命一開始乖乖吃彈吃棍,再到近日進化出盾陣、衝擊警察鐵馬、向警察扔雞蛋雜物等等,在兩個月前,你想都不敢想,然而這不過是適者生存的進化手段。

不敢在前排衝不要緊,但起碼不要愚蠢地說「不要衝」,因為你面對的是極權政府,你的和平理性即使沒有惹毛他們,只不過是今天不用吃警棍,但欺善怕惡的政權在他朝就會隨時給你補上一棍。不衝,但也要準備和警察搶人,好好保護每一個肯衝的人,因為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沒有他們,我們只是在獅子眼中肥大的羊群。

和平理性與真普選一樣重要,都是香港人重視的普世價值,可是正如羊群不會在獅子面前炫耀自己的肥大,極權政府在旁虎視眈眈,要守著免於淪陷,就得分清主次,危急存亡之秋還高舉「和平理性」,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慢性自殺。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