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自治港獨勢在必行

自治港獨勢在必行



自治港獨勢在必行


雨傘革命歷時六十多天,經過11月30日的所謂升級後,不得不承認已現衰落之象。衰落之象乃源於民心未有心理準備抗拒中共,爭取城邦自治,甚至港獨,至使現今運動目標散亂,令民眾有潰散的跡像。

雨傘革命的群眾未必了解,他們的敵人是中國共產黨。早在10月1日,有行動者主張衝擊金紫荊升旗禮,但遭部分人士反對,其中反對現由的 sound bites 是「唔好落中共面、唔好畀位佢哋派解放軍」。太可笑,群眾的行為和訴求,一早挑起中共的根,中共為雨傘革命群眾的終極敵人,然而群眾還懵然不知。

群眾有段時間不斷強調「唔好罵警察,我哋個目標係香港政府」之類的「棋子理論」,先不提這說法合理與否,但如遵從這邏輯,群眾也不應只說港府的不是,難道你認為沒中共的肯首,港府會施予你想要的真普選?香港政府實為中共政權的傀儡,故群眾應該改口「唔好罵香港政府,我哋個目標係中共」。香港政府至今無視群眾的訴求,大可理解為中共也寸步不讓,群眾須明白,689政府為港共政府,是中共在港的執行者。因此如按照群眾的「棋子理論」,操控一切建制機器的棋手乃中共政權而非香港政府,甚至不是人神共憤的梁振英,要爭取群眾希望的普選,唯有劍指中共。

由雨傘革命開始,群眾走上街頭,叫囂著「我要真普選」,然而雨傘革命群眾所指的「真普選」,究竟是怎麼樣的普選?當黃底黑字的「我要真普選」banners 掛滿全城,成為所有黃絲的共同爭取目標,但卻沒有人深究他們理想的普選具有什麼提名制度。情況就如佔中三子過去近兩年反覆提及「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但「國際標準」是什麼?無人知,結果佔中說保守的18學者方案、何濼生方案也符合國際標準。喔,原來「國際標準」範圍如此闊。那麼「真普選」的範圍又如何,「公民提名」的訴求既理想又清晰,卻鮮有群眾掛在口邊,還是說群眾可以視沒有公民提名的普選為「真普選」?說得不清不楚到底想逃避什麼?

群眾其實大概明白中共要香港特首選舉絕對的安全,故不會給予香港人「公民提名」的權利,甚至連城邦派國師提出的由立法會議員組成的提名委員會也不會允許。這一刻,「我要真普選」口號實無助群眾正視政治現實,及討論抗爭策略,更加掩蓋了港人與中共的對峙局面。或許群眾不想與中共對抗也不願放棄理想,唯有以虛無的「我要真普選」口號去抒懷己見之餘,避免把界線定死。但是沒有公民提名元素的選舉卻難以稱上真普選,這點群眾都明白,故最終群眾要爭取「真普選」就只有與中共對抗一路。

香港想在政制發展走得更前,就只有脫離一黨專政的中國的管治。專制的權力是難以放下的,一日中國只有極權的共產黨,它就不會給予香港權利,香港人就不能真正地選擇特首。香港政制的唯一出路是與中國區隔,切實執行兩制,不論是以城邦自治的方式,還是港獨的方式。如群眾能有自治的思想武裝,則雨傘革命的成功,指日可待。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