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我只想好好地笑,不行嗎?

我只想好好地笑,不行嗎?



我只想好好地笑,不行嗎?



面對網絡23條,我想說:在這年頭,生活難過已成習慣,我只想好好地笑,不行嗎?

我不知道政府為首的一批沒有幽默感的人,對《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做了多少讓步、妥善,諸於此類。但是,網絡,這個至少比現實香港自由的地方,一個仍可以任由少年成長,如同唐君毅在《說青年之人生》說:

青年自然有朝氣,因其原在生長。青年自然純潔,因在生長中之嫩芽上,縱有一點灰塵,亦因其在生力推動,而隨風吹去。

青年因生長而不怕壓力,而不畏權威。……

青年依其本性,總在堂堂正正的大道上行。

但是現實中的我早已死了。我是廢青,我買不起樓,我不及大陸後生,總之我是地底泥。而我只能忍辱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但英國早已離開,我也沒錢飛去。

「我望住杯入面黃色既啤酒,我望唔透,我望唔清究竟呢個世界仲有幾多野我係掌握到,我好迷茫。」但我還可以笑。

希特拉都cut唔到有線。但我還可以笑。

阿寶想抖下。我知阿寶好辛苦,但我還想笑。

樹熊想食尤加利葉。我知你肚餓,但我還想笑……

現實不屬於我,時代仍屬於老人,以至同化我成老人,但我至少可以在網上保持純真,逍遙在my little airport。

我知道,通過了,不會即死,但溫水煮蛙,最後,網上的我,還不是死得像現實一樣嗎?就像在現實中的死法一樣嗎?

你可以不站出來,人人都可以不站出來,反正喪鐘已聽到麻木;但我不想,至少,我還想在死前好好地笑,還妄想:有一天可以改變現實的荒唐,只要我仍未死,如同莫那.魯道在反抗前的自由自在,就可以繼續堅定意志。如果這也不行,那就別怪我站出來吶喊:我只想好好地笑,咁都唔得!我XXXXXX!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