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 ̄▽ ̄)ノ盧斯達,謾罵是思考力退化的表徵

( ̄▽ ̄)ノ盧斯達,謾罵是思考力退化的表徵



( ̄▽ ̄)ノ盧斯達,謾罵是思考力退化的表徵



在下前日撰文析述盧斯達先生〈搗毀盤菜瑩子的生計,就是「建國派」的正義? 〉、〈與老佛爺無關〉,指斥其以匿名Page針對盤菜瑩子小姐,騷擾其代言品牌奧樂蜜c飲品為由,以偏蓋全,攻擊整個「建國派修憲派」;更將專於演藝,而非政論的藝人盤菜瑩子拖入政爭,實在無謂。

然而,兩日過去,盧斯達似乎未回應自己的文章是否以偏蓋全,攻擊整個「建國派修憲派」,以及將藝人盤菜瑩子拖入政爭,反而轉而以status抒發個人情感,「抱著善意忍耐了很久」、「不要妄想每個人都會屈服」、「這班人開始搞我前女友」、「我以前是如此天真的避而不談」,述說自己被受攻擊,處於弱勢,不談自已當初是否言辭有失,誤批整個「建國派修憲派」,更不談自己先前如何撰文批評,只是繼續賣弄悲情,轉而視線;於此同時,更進一步失控,謾罵陳雲「心術不正、表裡不一的人」、「政治神棍」,依然毫無根據地謾罵。

這令我想起《李天命的思考藝術》講述思辯的一節:「以其本質而論,謾罵即無理亂罵。就其外觀而言,謾罵常現暴跳給雷、氣急敗壞次象,或咬牙切齒、怒不可遏之態,而缺乏從容自信、氣定神閒之風。」,之後的一句是「謾罵是思考力弱的表徵,是沒有道理的人的道理。」閣下有「本土健筆」之美譽,過往文章有理有據,豈會思考力弱?如今卻是終日謾罵,今非昔比,放於閣下而論,或稱「謾罵是思考力退化的表徵」,更為恰當。

你說:「那些今天做護主犬的人,我是替你可憐的,因為這麼自私和厚黑的人,只有『利用』這重關係。他的那個cult,以前到現在,走了多少,你不懂得,也不想知道。你已經被控制了。但你不相信。」就護主而言,首先,就論理而言,言論自然就有立場,為陳雲辯護,有何罪過?要問的是,辯護之言,是否有據有理?有據,所據是否屬實?有理,是否言之成理?只說為陳雲辯護的人,就是被人利用,被人控制,而且並不自知,當中毫無關聯,實在奇怪。

另外,閣下言及陳雲「自私和厚黑」、「cult」。「自私和厚黑」可能大有人在,但陳雲這位前輩,不吝己識,面書講學,知識有價,如果受益於陳雲老師之學,即「已經被控制」,這樣定義「控制」,實在莫名其妙:難道我曾經看過你的文章,受到過啟迪,我就受你控制,然後在你控制之下,撰文批評你?這邏輯實在混亂。我只知國師所言,與閣下當年的文章,都令在下受益匪淺,亦未敢忘懷,所以我一直不敢亦不忍言及閣下與國師之爭,何以你還要一錯再錯?不斷點起火頭呢?

其二,閣下言及「然後就是陳雲自稱搭通天地線,中美首肯,有萬年一遇的政綱,卻竟然取得那麼難看的票數而敗。我一直都沒有說一句壞話,更沒有取笑嘲諷⋯⋯」先不論選舉舞弊、泛民雷動如何干預,23,635票,不敢說票數很多,但起碼比鄭家富、自由黨一些在地區有一定根基的候選人的票數要多,而這些票,多少是一眾手足、支持者,挨家挨戶才得到的?兩位少有在街上作政治論述的參選人,在街上努力解釋,當中的辛酸,你懂嗎?站在造勢大會的台上,台下的是支持者、是手足,他們理解我們的理念,台上的論說自然容易吸收;但是當站在街上,面對的可能是對政治一無所知的人,當中的難度,顯而影見。同時,如果當選,站台者自然面上貼金;落選,站台者又可以恥笑?天下間有這種站台嗎?這樣的站台,實在便宜。如果這是你的「一直都沒有說一句壞話,更沒有取笑嘲諷」的說話,我除了悲哀之外,亦無復以言。

三,「我曾經托機構的中間人表達善意,主動解釋陳雲覺得好有問題的本土新聞一篇報道,並非由我執筆,我不認同,我亦不過打份工。」這番說話,更加令我慨嘆,因為我在佔領的時候也聽過很多次,說的人不是黑警就是藍絲,「差人/我都係打份工啫」、「咁佔領真係阻人返工/犯法嘛」,有些事,只要堅持信念,就可以做到,以警察為例,當時就已經有人呼籲辭職,據稱當時確有警員和應,而代價是高薪厚職、優厚待遇;或者思考一下,這件事,這條題是否真確描述此事?如果不是,在這網絡的年代,也不過數十鍵的事。這刻你的標準,還和當年秉筆直書的你一樣嗎?

四,有關清算:「兩個派系(其實已經合二為一)跳樑,將我眼耳口鼻都罵完了,就是無法接受他們這幾個月主張的清算是一件醜事。自己都無法面對。」首先,盧斯達,論清算他人體無完膚,你寫文罵人,何止眼耳口鼻?何韻詩、鄧小樺,以及葉政淳的職業、私生活亦被波及,以盧斯達的邏輯,這幾年來清算泛民的醜事、謾罵葉政淳的言語,你如何面對自己的雙重標準?被幾個你口中的「無名無姓之輩」,匿名page指罵,就大動肝火,失魂失常。
最後,在下亦有筆名,但是為了堂堂正正回應你,亦免得閣下又如長毛一般,鄙夷批評你的都是「無名無姓之輩」,在下就正面指斥:我要說的是堂主盧斯達,你仍有不少支持者的,公開罵你,其實有限,怎會罵到「眼耳口鼻都罵完」呢?除非閣下是有意為之。這刻你寫的文章,與以前風華正茂的你所持的標準,似乎已經失落。請好好反省:這世界並非都是你的敵人,對你的病情有幫助,不要放棄治療。

(盧斯達今日發表了文章,在下稍後撰文回應。)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