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黑暗面:惡夢

櫻木茶的黑暗面:惡夢



櫻木茶的黑暗面:惡夢



每個人也必須睡眠。
有說,睡眠佔了人生三分一時間。透過減少身體運動,睡眠使人恢復體力、腦力和精神,舒緩日間累積的壓力,保持身體健康。然而睡眠時,腦袋並沒有停止工作,甚至會「做夢」。

但到底做夢是甚麼回事?

是所謂的預知未來或回憶過去?
是所謂的「靈魂出竅」?
是所謂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即使不確定甚麼是做夢,我們在晚間說的祝福語,多是「祝你有個好夢」,意指盼望藉著美夢,對方可以舒暢身心,得到休息。偶爾我們卻會發惡夢,甚至從夢中驚醒,嚇得滿頭大汗,無法再次入眠,影響日間生活和工作。

不過惡夢真的全無好處嗎?
甚麼情況下,我們才會希望對方「發個惡夢」,而不是「有個好夢」?

「祝你今晚發個惡夢。」

****************************

「這是昨晚的錄音。」
「嗯,謝謝。」

從小雪手上接過錄音筆,亞木插上耳筒,仔細聆聽。
他的表情,先是興奮,到後來卻是失望憤怒。

他狠狠拔掉耳筒,把錄音筆用力丟在桌上,嚇了小雪一跳。

「這是哪門子的惡夢?」亞木厲聲:「妳是在敷衍我嗎?」
「對不起。」小雪一臉歉疚:「最近精神太差,做夢也是零零碎碎,醒來時很難組織…」
「別跟我說這些,這是妳的問題,我不想聽。」亞木打斷小雪:「我不管妳精神差或是甚麼,要麼看個鬼片,要麼到訪甚麼鬼屋之類,總之我不會再接受這種垃圾,明白嗎?」
「我明白了,對不起。」

小雪取回錄音筆,轉身離去。

「喂!」亞木大叫:「祝妳今晚發個惡夢!」
「嗯。」

亞木是小說作家。本來寂寂無聞的他,近半年憑藉改變風格,寫作驚慄超短篇,令他人氣急升、炙手可熱。他的驚慄故事真實無比,充滿感染力,令人不寒而慄,能使人切身感受恐怖氣氛,深受讀者歡迎。

然而誰也不知,他的靈感,其實來自傾慕者小雪。
一天,備受抑鬱症困擾的小雪,找上亞木傾訴。

「我很懊惱,亞木。」小雪神情茫然:「我每天也被惡夢纏繞,睡不了啊。」
「真的嗎?」亞木漠不關心:「誰也會發惡夢啊。」
「但…」小雪雙眼通紅:「但我的夢境很真實,尤如置身其中,醒來也不能忘記。」
「啊,這麼有趣?」亞木詫異:「那姑且說來聽聽。」

小雪起初不願,但在亞木的鼓勵和扮作協助,她才說出少許例子。
甚少發惡夢的亞木,聽得嘖嘖稱奇。小雪沒有誇大其詞,她的惡夢果真曲折離奇,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聽罷,亞木有了個想法。

「這個拿去,把它放在床邊。」亞木遞上錄音筆:「每當惡夢醒來,妳馬上把故事記下。哈哈,說不定我會有寫作題材啊。」
「但…」小雪怯懦:「你不是說要協助我嗎?」
「這個當然,但一時三刻,倒是想不出法子。」亞木一臉溫柔:「把夢說出來,也會令妳舒緩壓力吧。」
「這…」小雪依然猶豫。
「別再猶豫了。」亞木把臉靠近:「我是為妳好的,妳知道嗎?但妳也要替我著想,這是互相幫助啊,好嗎?」
「那好吧,我相信你。」小雪回答:「我答應你,我們互相幫助吧。」
「一言為定!」亞木大喜:「祝妳今晚發個惡夢。」

就這樣,小雪的惡夢,成了亞木的靈感來源。
亞木的寫作路,平步青雲,但小雪的抑鬱症,每況愈下。

「亞木,你不是說互相幫忙的嗎?」小雪問道:「我快支持不住了。」
「嗯。」亞木支支吾吾:「快了,快了。」
「你可否快想辦法啊?」小雪哀道:「我是說真的,我很難受啊.」
「甚麼難受?」亞木不耐煩。
「我近乎精神崩潰了!」小雪開始歇斯底里:「說來這都是你的錯啊!」
「我的錯?為甚麼?」亞木滿不在乎。
「因為你要我成為你的靈感,紀錄惡夢,所以我才會被惡夢纏繞不清,影響情緒!」小雪在咆哮:「我受夠了!我說不定快要死,快要死了!」

小雪用力關上亞木的手提電腦,以佈滿血絲的雙眼,向他直瞪。
亞木先是一愕。不過,他很快回過神,無情地冷笑。

「這是妳自願的,我從沒有逼迫過你。」亞木冷漠:「妳要生要死,也是妳自己的事,與我無關。」
「你… 竟這麼刻薄?」小雪哭喪著臉:「不,不!亞木,我求你別這樣對我,好嗎?」

亞木沒有回答,逕自打開手提電腦繼續寫作,期望小雪知難而退。
但小雪執意繼續煩擾,令亞木終於按捺不住,大發脾氣。

「妳真的很煩厭啊!」輪到亞木咆哮:「妳想死的話,那便去死吧!但妳要是死,也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情,把惡夢告訴我才去死啊!」

「那好吧。」

簡單的一句回答,目無表情的小雪,轉身離去。
經此一役,亞木沒再見過小雪。無計可施之下,他只能轉換寫作題材。

這天,被編輯催稿卻又沒靈感的亞木,暗地咒罵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小雪。

「媽的,她真是說走便走,也不知是否真的去死了。」亞木嘀咕:「真是沒用,只懂哭哭啼啼鬧著甚麼抑鬱症,死也不留一點作用,無病呻吟的死三八。」

氣憤的他,決定上床睡覺,寫作的事明天再算。

「可惜我自己做的夢,醒來便會完全忘記。」亞木心想:「唏,那天真不該把她罵走。要是我有耐性,說不定她會繼續發惡夢,繼續為我提供靈感吧。」

亞木得償所願,他的靈感回來了。
在睡夢中,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我回來繼續給你靈感啊。』小雪微笑:『因為我已想到了好方法!我會與你一起發惡夢,並成為你惡夢的一部份。這樣的話,我永遠也可以守護你和幫助你呢。』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