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孤島外傳.不存在的黃美詩:四.埋伏

孤島外傳.不存在的黃美詩:四.埋伏



孤島外傳.不存在的黃美詩:四.埋伏



唐樓林立在兩旁的一條街上,一架的士泊在馬路旁,一位男人拿著兩大袋零食,走進一棟唐樓去。

在一個只有神檯燈的紅色一片,幽暗的房間裡。神檯上,放了八個小瓶子。男人把一些零食分成八份,放滿在神檯前面的桌子上。然後,男人逐一輕摸小瓶子,再用刀子在指頭上輕輕一割,把血滴在八個小杯裡,閉上眼誠心地說︰「乖孩子,盡情吃吧!」男人說著,在神檯前打坐,續說︰「不要爭,每人有一份啊!」接著,男人不斷在自言自語。
「好了!爸爸還是幫你們找個媽媽回來,好了嗎?」
「哈哈……你們要孝順啊!」
「知道了!知道了!爸爸應承你好了。」
「你們真是乖孩子。」
然後,男人起來,在一個箱子把一堆玩具拿出來,放滿地上,說︰「乖孩子,來玩耍吧!」說罷,男人把一架電動玩具車開動,便跟玩具車追逐起來,不時發出愉快笑聲。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

  ***  ***  ***  ***  

在小學的時候,某一天,黃美詩如常獨自一個人放學回家。經過公園,黃美詩便坐到花圃一旁,看著其他小朋友聯群玩耍。公園內的小朋友,在忘形地追追逐逐,一片喧嘩熱鬧,快樂的景象,沒有人在意到坐在一旁的黃美詩。

天色漸暗,公園內的小朋友逐漸離開,黃美詩也準備回家。
突然,長有一雙昆蟲翅膀及四肢都是手的「朋友」從天上飛來,來到黃美詩身邊,發出哀傷的鳴叫。黃美詩知道有些事情發生了,便問︰「虫虫,你哭什麼啊?」

虫虫,是黃美詩給他的名字。

虫虫沒有明確回答,一手拉住黃美詩的小手,一手指住公園後的山邊方向,另外的兩手在焦急地在地上拍打,情狀像要帶她到什麼地方。黃美詩就立即跟隨著虫虫,往公園後的山邊跑去。

來到山邊的小路口,黃美詩看見幾個「朋友」一同向著一個方向,發出苦苦哀鳴,她便往那個方向看去。黃美詩看到幾個大哥哥拿著木棍,圍住一隻黃狗,向黃狗揮打。黃狗被打得遍體鱗傷,發出「胡胡」叫聲。幾個「朋友」,見到黃美詩來到,便一起向黃美詩哀求,要她出手救那隻黃狗。小小的黃美詩,事實上根本不能對抗這幾個大哥哥,不知如何是好便哭起上來。黃美詩情急之下,鼓起不知那裡來的勇氣,向著他們衝去,不斷大叫︰「不要打!不要打!」
當那幾個大哥哥看見一個小女孩哭著跑來,驚覺被發現了便立即慌忙四散逃走。可是,其中一個大哥哥,在逃走前仍對黃狗猛然揮上一棍,黃狗被轟得軟癱地上,奄奄一息。
黃美詩來到奄奄一息的黃狗旁邊,看著牠不斷吐出血來,然後斷氣了。她放聲大哭︰「為什麼要這樣做?嗚嗚嗚……」月下,黃美詩與她的「朋友」圍在黃狗旁邊哭泣。最後,「朋友」們把黃狗的屍體抱走,黃美詩才獨自回家。回家途中,黃美詩不明白那些大哥哥為什麼要這樣做,亦開始對人有點懷疑。

藍凱怡老師死後,警方經過近一個月調查,證實藍凱怡老師是死於自殺,死因並無可疑。黃美詩、江晴、丁一與樂風四人,根本不能相信,認為這個調查結果,並不是事實的真相。

每當黃美詩想起了藍凱怡老師,就禁不住哭起上來。哭聲,傳到了那個空間。首先是虫虫從天上飛來,來到黃美詩身邊,安慰她。接著,倒立人從天花板掉下來。「朋友」們陸續來到。黃美詩哀求他們幫忙,把真相查出來。幾天以來,「朋友」們帶來沒頭沒尾的消息,什麼「島」、「樹」、「車」、「鬼」等一大堆不同的名詞,零零碎碎無法整理,令黃美詩更加迷惘。最後,虫虫從天上飛來,黃美詩緊張地問︰「虫虫,怎樣?你找到了藍凱怡老師自殺的原因嗎?」
虫虫回答︰「是妳令她死的。」
黃美詩訝道︰「什麼?是我?為什麼?」
虫虫說︰「妳,不屬於這世界的,在那兒,是妳令她死的。」
黃美詩不明白虫虫究竟在說什麼,追問︰「究竟我怎樣令藍凱怡老師死的。」
虫虫把剛才的說話重新整理過再說︰「妳不是妳,不屬於這世界的,在那兒,妳不是妳,就是妳令她死的。」
黃美詩對虫虫帶來的消息,感到很沮喪。虫虫再說︰「孤島,的士,孤島……」
「孤島?的士?」黃美詩喃喃道。

這刻,黃美詩想起當年虫虫所說的話,對樂風說︰「兇手出現了!」
樂風說︰「剛才妳說是妳的同事叫的士送妳回家的嗎?」
黃美詩說︰「是!但我不知道那是誰?」
「好!立即去電視台。」樂風說。

凌晨四時許,黃美詩與樂風坐的士到了電視台,下車後便跑向「觸目驚心」的錄影廠。
樂風跟隨黃美詩來到「觸目驚心」的錄影廠,已空無一人。「觸目驚心」的場景設計,加上凌晨時份的寂靜,顯得格外陰森。
黃美詩表現相當焦急,渾身顫抖,說︰「全都走了。」
樂風點起了香煙,坐在「觸目驚心」場景中央的梳化上,冷靜下來,說︰「美詩,不用著急,那件事也差不多十年了,也不用急於一時。」
黃美詩抑制住焦急的心情,呼了一口氣,回應道︰「風,你說得對!」
兩人安靜下來,坐了一會。
「好了!妳再一次把今晚的事情,再說一次吧!」樂風展現認真專業的神情,問。黃美詩把事情複述了一遍,樂風細心聆聽然後進入沉思。
「怎樣?」黃美詩問。
「我在想,如果這的士司機真是殺了藍凱怡老師,為什麼他會在這時出現呢?而他接妳來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他也沒有對妳做過什麼……」樂風提出心裡的疑問。
「有!他帶我來,是跟我們說「他」一直在我們身邊。」黃美詩打斷樂風的話,說。
「唔……」樂風點頭同意,說︰「這樣,我們大可什麼也不做。」
「什麼也不做!?」黃美詩說。
「靜觀其變,憑我經驗所知,他會再出現的。」樂風語氣肯定地說。
黃美詩說︰「我相信你。」
「那麼,現在回家好好休息吧!」樂風說。
樂風送了黃美詩回家,便立即返回警署。

黃美詩回到家,卻沒有睡。她對著窗輕輕呼喚︰「虫虫!虫虫!」
良久,虫虫從天上飛來,便說︰「美詩,有什麼事嗎?」
黃美詩說︰「我見到殺了藍凱怡老師的那個人,我終於明白你的話了。」
「哦……哦……」虫虫似懂非懂地回應。
「他是一個的士司機。」黃美詩說。
虫虫說︰「那麼把他捉了嗎?」
「沒有……他走了。不!他一直也在我身邊。」黃美詩說。
虫虫左顧右盼,說︰「在妳身邊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知道他在那裡,他一直也在留意住我。總之,我見過他後,就是感覺到他正在一角窺看住我。」黃美詩擔憂地說。
虫虫說︰「那樣,我試試幫妳找他出來吧!」
「謝謝你。」黃美詩說。然後,虫虫便從窗口飛出去。

翌日,休息過後,黃美詩回到電視台,在同事間追問當晚是誰為她叫的士,節目監製卓健泉說對此沒有印象,在場的一位工作人員推說可能是哪一位同事,那一位同事又指出哪一位工作人員。追問之下,黃美詩又感到「他」正在某角落偷看自己。黃美詩走到電視台飯堂處,希望在人群中能擺脫被窺看的感覺。同時,打電話給樂風,卻打不通,只好留下口訊,叫他盡快回覆電話。

兩天後,黃美詩接到了樂風的電話。
「美詩,找到那個幫妳叫的士的同事嗎?」樂風說。
「找不到,好像沒有人知道一樣。」黃美詩失落地說。
樂風說︰「唔……妳還是暫時不要想太多,我已經找搜集相關線索,很快會有眉目了。」其實樂風心中另有盤算,他由當晚開始已估計那個的士司機,可能早就混入了「觸目驚心」的工作隊裡面,卻怕說出來會嚇怕黃美詩,同時他也在暗中跟蹤黃美詩,留意住她身邊有可疑的人。而現在得到黃美詩說找不到他,反而更肯定了他的推斷。
「我感到有人在暗中窺看著我。」黃美詩有點不安,說。
樂風答︰「美詩,不用擔心。請相信我吧!我定會把他找出來的。」
「嗯!我若有消息就找你。」黃美詩說。

「觸目驚心」第二集準備播映前。

電視台的化妝間裡,兩邊牆上排了一面又一面的鏡子相對,若身在其中的話,會看到無限層深入的空間。在劇集開拍日子裡,這裡都是人來人往的,無論是穿著古裝或是時裝服飾的人,都會穿插於這化妝間。在這裡,你會看到穿著時裝的化妝師為古代人整理髮飾,會看見穿著古裝的人在使用手提電話,場面光怪陸離。這天,在化妝間裡十分寧靜,只有黃美詩專注地對著鏡子化妝。

黃美詩的一舉一動,在鏡子倒映下,有無窮無盡的黃美詩影子跟隨著。黃美詩看著自己的影子,想起了虫虫的話︰「妳,不屬於這世界的,在那兒,是妳令她死的。」隨之又想起了近年很流行一種對不可思議事情去作解釋的說法——「平行宇宙空間」。

「平行宇宙空間」,在理論上,大概是指在宇宙中,不同時空同時存在,並且平衡發展。同一個時空,若當中有些誤差,各自也會繼續平行發展。這科學理論相當複雜,簡單譬如說,早上你本來是在七時上了巴士,這樣是可準時上班工作的。但是,不知什麼原因時空被扭曲了,你竟然在上巴士前的一段路上,被一個路人撞倒,而趕不上這架七時開出的巴士,因而有一個未能準時上班工作,便發展出另一個時空出來。這兩個不同發展的時空,卻是在宇宙裡平行發展下去。

「假如,我不是屬於這世界的,那麼沒有我的世界裡,是什麼世界呢?難道,那個沒有我存在的世界裡,另一個我,就是令到藍凱怡老師死的?還是,在那個沒有我存在的世界裡,藍凱怡老師根本不會死?虫虫那句話的意思,就是這樣嗎?」黃美詩想得入神,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又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呢?黃美詩凝神看著鏡裡的黃美詩,而鏡裡的黃美詩面目變得猙獰,她說︰「妳不屬於這世界的。哈哈哈哈……」可怖的笑聲,迴盪於化妝間裡。
黃美詩卻沒有一點恐懼,眼光銳利地對鏡說︰「就只是這樣嗎?」
鏡裡的黃美詩反而現出訝異神情,說︰「哼!是妳令藍凱怡老師死的。」
黃美詩反駁說︰「原來是妳令藍凱怡老師死的。」雙手試圖向鏡中的黃美詩抓去。鏡中,同時伸了一雙手出來,抓向黃美詩。

剎那間,黃美詩在化妝間消失了。

  ***  ***  ***  ***  

「觸目驚心」第二集的首個小時開始播放,今晚的專題是一個流傳已久的電台禁播歌曲傳聞。這是一首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歌曲,原於電影《靈氣迫人》的主題曲《夜夜痴纏》。據說,當年一個電台DJ在深夜時分播放這首歌的時候,歌曲中出現了不是主唱者麥潔文的另一把女聲,在歌曲中淒慘地哭。往後,就再沒有DJ敢播這首歌,亦令這個傳聞從此而起。後來,又有一個DJ在主持靈異節目時,為了證實這個傳聞,再次播出這首歌。這次,還換來聽眾回應聽了之後遇上怪事。而「觸目驚心」再次把這首歌曲的傳聞,先以劇場方式重演,再找來一些專家嚐試為傳聞解釋。

當節目播出了兩節,工作人員就開始為下一個小時直播環節準備,卻發現黃美詩不在電視台裡。卓健泉相當焦急,不斷打電話給她,一個工作人員卻在化妝間拿來了黃美詩的隨身物和手提電話。「觸目驚心」的所有工作人員,心裡不禁把事情與現正播放的專題環節聯繫起來。這時,卓健泉想起了這一星期裡,黃美詩四處追問那個為她叫的士的人,並開始有所懷疑,對「觸目驚心」錄影廠內的工作人員逐一細看。當所有人正在疑雲陣陣的氣氛下,黃美詩的手提電話響起了!卓健泉接過電話,說︰「你是誰?喂……喂……」
那邊傳來了一聲嘆息︰「唉……」然後掛斷了線。

「哇……」一個工作人員指著「觸目驚心」場景中央的梳化,大叫。
全場工作人員一同往那個方向看去,黃美詩坐在「觸目驚心」場景中央的梳化上。
卓健泉定過神來,對黃美詩說︰「妳去了哪裡?節目快要開始了!」
「我不是已坐在你面前嗎?」黃美詩語氣平淡地說。
卓健泉感到黃美詩神情間有異,一時間卻解釋不到,只好慰問說︰「妳真的沒什麼事嗎?」
「你認為我會有什麼事?」黃美詩語氣變得更冷淡,說。
卓健泉看一看手錶,距離直播環節只剩下不到十五分鐘,正在盤算這刻的狀況,究竟能否照樣直播,四看周圍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明白他心中疑慮,在呆呆等待著他的指示。
此時,黃美詩語帶嘲諷地說︰「你不是等我回來嗎?現在我就在你面前,你在猶疑什麼?」
卓健泉實在無法對廠內所有人作出任何解釋,咬緊牙關,說︰「好!大家各就各位,準備直播。」黃美詩嘴角一翹。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