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格的同胞們

破格的同胞們



最近官恩娜的「大家都是中國人」包容論搞到滿城風雨,姑勿論對與錯,情況就好像考眼力遊戲一樣,不同人睇到不同觀點而已。我相信喜歡旅遊的人大多數抱有世界大同觀念,縱然是不同種族、膚色、宗教、無論貧或富都應該共融。當然這些共融關係是建基於「我尊重你時,你亦尊重番我」時所使用。

世界那麼大,各式各樣的人共冶一爐。去到法國會對他們的散漫感到沮喪;去到俄羅斯會對他們的冷漠感到心灰;去到日本會對他們的固執感到無奈。然而這些都是民族特色,只要不傷到痛處是無問題的,加上旅遊是短暫停留,作為客人般走馬看花看看各地民生形態反而幾有趣。但換轉是我主他客的話,情況稍有不同。舉例說大陸同胞來香港旅遊,在街上車上興奮忘形地大聲攀談,這個我可以接受,但請不要正正對著我的耳膜叫。衝入地鐵爭櫈仔可能是行街行得太黑吧,這個我可以體諒,但碰撞到我時請講聲︰「不好意思。」因為要瘋狂購物所以拖喼shopping,這個我可以明白,但碌到我隻腳時請講聲 :「對不起。」至於在駱克道上大小二便,這個嘛.....恕我接受不了,如果你太急找不到洗手間解決的話,我寧願你瀨在褲子裏,之後可以去祟光百貨購買內褲替換;而且,祟光的洗手間是可以外借的。

對於大陸同胞的破格行為,細細個時經略有所聞。小時候很怕返大陸,聽聞有好多拐子佬,又會被人割腎拎去賣,千萬不可以自己亂行亂走。又因為害怕小偷的關係,我的手袋仔總要用心口針牢牢扣在衫上,務求賊仔搶不到。記得當年一踏出羅湖口岸就如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街上的人對你上下打量,冇手冇腳的殘障兒童在行乞,嚇得我捉住爸媽不敢亂跑。去七星岩時洗手間是沒有門的!(今時今日有些地方仍然是這樣)大家都中門大開毫無私隱可言,所謂的廁所是一條共用的坑渠,那一刻感覺好委屈,覺得自己跟一頭豬沒有分別,卻別無選擇。現在回想下來當年的大陸就似今日的第三世界,現實環境迫使下唯有逆來順受。假如我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我可能會認為在駱克道上大便是合理的行為。

包容與否,真是有思考的空間。

(圖片截至網絡)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