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捍衛沙田」後──理論不如行動

寫於「捍衛沙田」後──理論不如行動


一年前唱紅打黑,其中一站是在沙田。參與者只有零星十數人,當時仍未嚴重到遍地都是自由行的地步,唱紅打黑的還可以拖著行李箱在商場各處游走、還可以笑謔地揮動共黨紅旗,沒有警察、沒有胡椒警棍,參與者用不著嚴陣以待。

一年後重回沙田。未出發已有警員在屯門商場內施放胡椒噴霧及出警棍的先例,導致人心惶惶。沙田站B出口已有大批警員聚集,並開始對附近記者朋友及途人不友善。這種緊張關係是兩方的──不論是警民兩方,均是戒備狀態:警方捕風捉影地要尋找「主事人」及「滋事者」,而市民更是要處處提防,生怕突然路過會被警員帶去暗角「調查」,良好市民就這樣被警方「抄牌」。

小記浪當日在沙田現場目擊,行動比屯門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單警察出動胡椒警棍,商場的閘被壓爛、行動者被禿頭滋事者打,混亂間更有人提起垃圾桶蓋擲向人群。


行動日益激化、民怨爆發,但「鄉民」卻往往「唔係咁諗」。口傳耳聽下,筆者得知不少中年人已走向另一個極端,不去探求行動激化的真相,反倒攻擊被迫上街頭的行動者是暴民,他們愛說不守規舉、隨處大小便的自由行是「少數」;卻不曉得自由行對港人的影響已經不在於他們的不禮貌「行為」,而是他們來港的行為本身已經是一種「不禮貌」。他們的消費模式已經嚴重港人的生活──地價、租金高企,金舖藥房林立,港人日常消費、休憩的場所不斷消失,新城市廣場甚至連一間麥記都容不下的時候,我們還要「方便」不斷湧來、源源不絕的大陸客嗎?

又有不少主張要文明、要以法制解決,他們會說不循法制而以罵走反自由行是不文明的做法;但強調法治的他們好像並不明白,逼使政府全面取消「一簽多行」才能完整解決問題。政府卻依然固我拋出模稜兩可的廢話──說甚麼「既要方便旅客,同時希望本港居民日常生活不會受到太多不方便」,連拋出一個具體方案也不會,你還能對它有甚麼期望?法制不彰,致令港人不得不走上街頭、走進商場、走入商舖,面對面驅走這些蠶蝕香港的蝗蟲。

重複去講這些論調,只是希望那些主張「深耕細作」的理論派明白:只要目前問題沒有明顯改善,行動無疑是會不斷激化,而且這必然會與一般強調要只用和理非去解決問題的村民背道而馳。你要去打動誰?打動行動派不要行動、抑或打動血濃於水的「愛國」中產排拒自由行?光是想也覺得沒有作為。

要說服別人,不能再用口說說理論就算、或者幻想能說服到有多少人同行才作行動;理論往往從先行者來。君不見議會抗爭、本土抬頭的局面,都是那些「理論派」跟著「行動派」的尾巴走嗎?行動自會說明一切。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