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肆與顧客有權緘默 拒絕傳媒惡意追訪

食肆與顧客有權緘默 拒絕傳媒惡意追訪


任何公民也有權利,拒絕被傳媒採訪,公民有緘默的權利。胡適說:「比言論自由更基本的自由,是沉默的自由。」面對執法人員和法官,市民也有緘默的權利,這是世界人權公約列明的基本人權,何況是面對傳媒?公民又怎可以不勇於拒絕採訪和拍攝?記者在餐廳外架設攝影機,錄影餐廳門口,拍攝食客和店門,若果是貫切傳媒和基本拍攝的倫理,本來應該要問准店家和每一個被拍下的食客,那是事涉公民私隱。

店家和顧客也不是公職人員,他們的舉止無關公眾利益,那是私隱。只要公民拒絕,記者是不能說自己在公眾地方,就可以踐踏受公民維持緘默的人權,就隨便拍攝。平時這樣做,也只是被拍攝的市民大致對傳媒友好,而傳媒也為了做事方便才直接拍攝,這只是不明文規定,也是傳媒和公民的互信和默契—不是必然,也不是奉旨。

當所有主流媒體和大多數網上媒體,也是對餐廳和顧客實行惡意的監視拍攝,令市民置在被檢控和聲譽無理受損的風險,店主有權反對,也是有理、也有責任下逐客令,而每一個市民也有權表示拒絕被拍攝。如果有記者惡言相向,甚至強行拍攝,應該紀錄傳媒惡行,在社交媒體公開,也可向傳媒機構投訴,抗衡傳媒踐踏公民的緘默權利和尊嚴。防疫政治,人無完卵,店主和顧客不用啞忍傳媒的鏡頭暴力,自討苦吃。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