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連詩雅「公開處刑」的零分

被連詩雅「公開處刑」的零分


近日在香港討論得較為熱烈的歌唱話題,相信是JUDE及連詩雅的合唱影片了。

首先是2月12日在YouTube發佈了兩位合唱JUDE的新歌《零分》的影片,然後在約一星期後再出了《到此為止》的合唱。

(未聽過的朋友,建議至少先聽了《零分》再看下去)

JUDE x Shiga 零分



Shiga x JUDE 到此為止

大家對影片的反應都是一面倒讚賞連詩雅(有些從未聽過《零分》的人更以為首歌本來是連的)、認為JUDE唱得比以前的歌差了很多,不要再唱K歌云云。

當我在分析歌手演唱的時候,我最常問自己及同學的問題往往是「(在這裡)點解佢要咁樣唱?」,因為了解自己在演唱中正在做甚麼實在太重要了!但可惜這往往卻是歌手最常忽略的。

JUDE其中一個較明顯的問題是,不管她唱任何歌,唱法都是一樣的,而她的聲音特質令這問題尤其明顯。

由於JUDE唱歌的鼻音十分重,重得成為了問題——她好像無法控制自己使用鼻音與否,而這問題導致她在音色的選擇上限制十分大,這可能就是她「唱任何歌唱法都是一樣」的原因。

但不幸的是,唱如《零分》、《到此為止》這一類較大路的情歌(或者叫K歌)時,令自己的聲音能像說話一般自然是最重要的,但偏偏JUDE的歌唱音色本身已是不自然的了(如果你閉著眼聽,你會以為JUDE患了重感冒);相反連詩雅既擅長演唱這類曲風,演唱時聲線亦十分自然,難免大家會有種「公開處刑」的感覺。

經過這一次被連詩雅「公開處刑」後,我想JUDE真的要好好處理一下鼻音控制的問題。畢竟身為歌手,總不能總是被動地靠好曲子跟好監制替自己隱惡揚善吧。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