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漫畫家門小雷 為PassionPrime重拾連載漫畫之初心

專訪漫畫家門小雷 為PassionPrime重拾連載漫畫之初心


踏入2019年,PassionPrime熱血收費頻道內容有增無減,率先現身有人氣漫畫家門小雷(小雷),繪畫由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為其度身訂造的《中二少女山海經》短篇小說。

「近五年都沒有新的漫畫作品。因為腦便秘,想了好多故事,也起了好多份稿,每一篇都在完成前被自己討厭了。」但遇上黃洋達,她的想法完全改變。「膽粗粗告訴黃洋達我想畫漫畫,他答應為我寫故事。結果,當我收到第一篇《中二少女山海經》小說時,一點都不意外,真的!原因是,這絕對是我有興趣而且想畫得好的故事;就連畫面和氣氛,亦彷彿是藉著我腦海的景象而寫出來般。」

小雷曾於《Passionteens》連載漫畫;現在的《中二少女山海經》則是截然不同的媒介 - 網上條漫。「就算是網上條幅式的連載漫畫,也有好玩的地方。但我得承認,自己目前還在摸索中。目前只有PassionPrime訂戶可看到我的作品,實在需要大家支持,才可以繼續營運,提供更多優質資訊予讀者。」



2018年8月,PassionPrime熱血收費頻道開台,除了有網台節目,還有每星期更新的小說與漫畫。踏入2019年,PassionPrime內容有增無減,繼續熱血 - 率先現身有人氣漫畫家門小雷(小雷),繪畫由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為其度身訂造的《中二少女山海經》短篇小說。

對熱血時報來說,小雷加盟PassionPrime團隊之意義非常重大。她的才情與風格賦予故事中人活潑的生命力;同時,過去一段時間她的作品以插畫為主,已良久未有繪畫連載漫畫,《中二少女山海經》既是牛刀小試,亦讓大家一睹其功力。誠如《古惑仔》主編牛佬(文啟明)於早前接受本報專訪中所言,今日的港漫市場猶如一潭死水,面對內憂外患,必須要有全新且配套完善之平台以培育新血,並應付時代與科技所帶來的衝擊 - 這亦是PassionPrime推出連載漫畫之原委(詳見熱血時報印刷版報紙第59期)。

關於門小雷將《中二少女山海經》文字化做圖像,黃洋達曾在自己的facebook中提過「大家都覺得這種風格的故事,若不是由小雷來畫,還真是滿難搞的」。而有趣的是,小說以第三身形式呈現,而由小雷操刀的漫畫版中,第三身則化做一個幽靈般存在的敘事者,娓娓道出每一回人物的故事。為此,黃洋達特意將這個由小雷創作的角色加入小說裡,令小說與漫畫宛如隔空對談。相信未來兩位將迸發出更多更美麗更有創意的火花,既提高PassionPrime內容的可觀度與吸引力,亦讓大家欣賞到小雷駕馭文字、圖像和故事的非凡功力。

「近五年都沒有新的漫畫作品。因為腦便秘,想了好多故事,也起了好多份稿,每一篇都在完成前被自己討厭了。唯有先畫插畫,盡量在腦便秘的時期先增強繪畫技巧 - 如果連插畫都不想畫,就去見朋友,去玩,直到自己內疚就會再畫。」小雷說得坦白。身為香港漫畫圈一份子,究竟她因何參與PassionPrime熱血收費頻道的漫畫創作?作為新一代的漫畫家,如何看今日的港漫圈?

黃洋達度身訂造故事劇本 浪漫奇想風格《中二少女山海經》

十多年前,小雷為喬靖夫畫《武道狂之詩》小說的封面插圖期間,認識了編輯陳秀慧,後來透過熱血時報網台節目《笑死朕》而認識黃洋達;二人在利志達的一個畫展上首次相見。「認識黃洋達以後,發現他對創作的觀察及分析力超強,他這種數據型分析能力是我完全沒有的,而每次與他談創作,總得到很大啓發。早前膽粗粗告訴黃洋達我想畫漫畫,但目前沒有信心寫到一個自己都感到滿意的故事,當刻他二話不說,決定幫我寫劇本 - 一般來說,我很怕畫別人寫的故事。原因是,在創作上寫作人只會想到自己,而身為漫畫家的我亦只會想到自己,這樣的合作方式,弄不好不單兩敗俱傷,更會不歡而散。然而我對黃洋達的分析力抱持極大信心,深信他已經把我分析得很透徹;他答應為我寫故事,肯定也是百份之一百適合我畫的題材。結果,當我收到第一篇《中二少女山海經》小說時,一點都不意外,真的!原因是,這絕對是我有興趣而且想畫得好的故事;就連畫面和氣氛,亦彷彿是藉著我腦海的景象而寫出來般。」然而對於港漫,小雷表示自己沒有看很多港漫,故難以分享感想。

「不過,小時候的我對王司馬《牛仔》系列情有獨鍾。記得有一篇是牛仔的爸爸正在乘坐飛機,當飛機飛到半空,他伸手到窗外把雲摘下;返家後,他打開行李箱,把一片片飄出來的雲朵送給牛仔。對當時的我來說,這種在日常生活故事出現超現實的情景,是種非常浪漫的衝擊。」無怪乎《中二少女山海經》漫畫首作〈星星眼少女〉,對比純文字小說,更震憾人心。其實,除了已故本地漫畫家王司馬,高橋留美子和冨堅義博的作品對她影響亦甚深。「若論我喜愛的畫師,實在數之不盡;但這幾位都對我兒時創作漫畫有極大影響。到了大約中學二年級,庵野秀明《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動畫版,毋庸置疑地為我帶來最大衝擊。」

說回小雷。小學時候已投稿予動漫雜誌《A-Club》,初中開始參與同人誌活動,及後於星島日報副刊連載漫畫《SEED》......不禁憶起已故著名作家張愛玲說過「出名要趁早」(語出《傳奇》序文〈再版的話〉)。「相信每個小孩都喜愛繪畫,而我亦一樣。已記不起甚麼時候拿起畫筆了,但可以肯定當時也是胡亂塗的。最早有記憶的作品是畫《Q太郎》,大概是在電視上看到,就跟著畫起來。17歲時決定成為全職漫畫家,其時家人沒有反對,可能是因為已經有一個用功讀書上大學的姐姐吧!他們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到後來,姐姐大學畢業,母親某日突然跟我說『我對你很失望』,或是因為我走的路跟姐姐不一樣吧!可是,我當時已成為獨當一面的漫畫家,已沒有人可以阻撓我了。其實,我父親也是畫畫的,雖然是畫傳統的國畫,但內心非常前衛,也未曾對我的選擇有意見。不過,我不認為成名要趁早。只是,年輕時有更多精力去嘗試、去拼搏,也比較容易接受失敗。」


完成《KYLOOE》三部曲後專注插畫 參與PassionPrime漫畫連載饕知音

不說不知,今日小雷為PassionPrime畫連載漫畫,原來早在小學時期,還未投稿《A-Club》,已經在校簿上作畫。「8歲開始,我在學校用剩的習作本上作長篇連載,畫的是英雄冒險故事,讀者只有我姐姐一人。回想起來,當時的我大概不懂得分析自己的漫畫,只是拼命畫。近來因搬家緣故,有時間拿出來翻看一下,覺得故事毫無連貫性,而且內容非常幼嫩、胡鬧;但當中有一些很搞笑的情節,令我十分驚訝 - 那不就是我長大後失去了的幽默感麼?自己的畫風一直在變,至今仍在演變中,相信將來也會跟現在不同。我深信每個人性格與行為也會因周遭環境而慢慢變化,而畫風就是反映作畫者性格的窗口,因此我對於自己以往的畫風沒有太大感想,因為那都只是成長的過程。」

「老實說,童年時並無計劃過將來以畫畫為職業,因為這個舉動太理所當然,就像吃飯、呼吸一樣普通,你不會認為長大後會以呼吸作為職業吧?我只是一直畫,畫到現在。如果有平衡時空,我想我會選擇攻讀美術,或會成為一個藝術家;但能否以此維生就不知道了。」

成為全職漫畫家後,小雷穿梭香港中國日本,參加比賽、辦畫展、推出畫集等,並曾為本地雜誌供稿;期間又到觀塘職業訓練中心(KTVTC)修讀攝影、並於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修讀中醫及針灸。2009年,3月獲邀出席法國巴斯蒂亞漫畫節(BD À Bastia),五月飛東京參與Design Festa 2009,6月現身2009台北國際玩具創作大展;繪本《宇宙不安學會暨門小雷繪圖筆記本》則於7月出爐;2010年出版全彩色漫畫《KYLOOE tome1 - Downhearted Dragonfly》、為法國女歌手Lena Lee、何韻詩、Rubberband、容祖兒的專輯及MV畫插畫......年復年、日復日,忙得不可開交的生活,多不勝數的工作機會,在大家眼中,門小雷是香港最成功的年輕女漫畫家,但她卻有另一番看法。

「大概2004年到2012年間,我曾經認為自己很不濟 - 不停在畫,卻感覺沒有收入。那段時期在潮流雜誌連載專欄,並經朋友介紹下,向比利時一間出版社自薦去畫彩色漫畫《KYLOOE》三部曲。後來法文版《KYLOOE tome1 - Downhearted Dragonfly》出版,我就想找一家香港的出版社做中文版,但一直都食白果;原因是,他們都認為題材太偏門的,不會受讀者歡迎。出版社的回應令我很生氣,而同時由於漫畫和專欄連載剛好都完結了,我頓時變成一個沒有收入的人,窮得每個月戶口都只剩下十幾蚊或幾蚊,最低的一回,甚至只剩下四毫子;同時又未接洽新的工作。」據她描述,這情況持續了一兩年。

實在難以想像這情況會發生在小雷身上。要是換了別人,或者會感到氣餒,並選擇放下畫筆,轉行謀生吧。「很中二病地去想,我和繪畫大概是共同體了,希望可以畫到斷氣的一刻,怎麼可以放棄?大概是當我雙手跛了才會停畫吧!自問從來都沒有耐性,到時應該不會重新練習用腳畫畫......其實怨天尤人才是失敗的元凶,發生前述的情況都是自己問題⸺沒有好好管理時間而且畫得不夠快,致使《KYLOOE》系列創作時間太長,與稿費不成正比;不懂得強硬地追數,以致被雜誌拖稿費達一年半;推銷自己的能力太差,無法說服本地的出版社幫我出書。經過一輪的整頓心情,2012年我決定與好朋友KATOL合作,自資出版繪本《夜記》,連印刷、訂裝和發售都是一腳踢。人手與資源所限,當時我只做了五百本,卻於開始預售一小時內售罄,令KATOL和我樂上半天。這就是整頓心情和努力的成果!能認識KATOL這位朋友我實在相當幸運,直至今日,我們仍然合作無間。」



從紙媒到網上條漫 連載漫畫新挑戰


當年小雷出版《KYLOOE》,是經朋友介紹再向出版社自薦的。但近年因為有社交媒體,人與人的接觸變得更簡單,亦已沒有地域界限;因此她多了不少來自外國的企劃與工作機會。「現今這個social media盛行的世代,你可以很快完成一幅插畫,再放上網,就能分享到世界每一個地方,因此很容易得到更多人的喜愛,亦大大提高了商業價值。可是,太容易滿足是很一件相當危險的事,因為會令人產生『我很受歡迎』的錯覺,而在不知不覺間,你會跟著受眾的喜好走,最後只會畫對自己沒有意義的作品。」

「縱觀不少世界級插畫家的作品,很經典而且極具影響力,但我深信他們一定不是以『隨手畫完再放上網呃like』的心態來畫;相反,必須經過多年沈澱才可有這番畫功 - 暫時我不認為自己己達到這個水平,而現在畫插圖都當成是練習。對我來說,畫插畫很治癒,基本上不需要努力,有如小孩子吃糖果,狂吃也不會生厭。」似乎小雷太謙虛了,實情是她的畫風獲得不少品牌的垂青,邀請她為繪畫插畫。

「至於漫畫,很記得曾任手塚治虫助手兼《幪面超人》作者石之森章太郎曾經講過,不是每個畫畫的人都會有創造漫畫的能力;但我深信自己有這個潛質,雖然目前的作品未如理想,但亦不應浪費呀。坦白說,畫漫畫的過程,正正與畫插畫相反,一點都不治癒,而且常常有『畫極都未畫完』的感覺;又要按著故事脈絡和劇本,畫很多自己根本不擅長的東西,例如男人、機械人、爆破場面、腳板底、褲浪底等,平時不會觸及的題材。」如果說插畫是小雷的避風港,漫畫似乎是個修煉場。「相對於插畫,雖然漫畫的市場價值較低,創作又特別花精力,但如果我可以在死前完成一部對讀者有影響力的漫畫作品,相信會感到很安慰......我覺得《#ME》也算不錯,大概是因爲比較新吧,一般剛完成的作品都會最滿意。」《#ME》於2018年出版,內容是關於44位女孩子,生活中的點滴;彼此之間沒有太大關聯。

「我深信,只要是日常用心感受,多微不足道的事物都能夠成為創作靈感;無論好與壞,都是學習對象。凡事發生必有因,多留意,想得深入一點,就會察覺到身邊一切看似平凡但卻並不普通,都有能夠觸動人心的元素。」

小雷曾於《Passionteens》連載漫畫;現在的《中二少女山海經》則是截然不同的媒介 - 網上條漫;而牛佬在前述的訪問中,曾提及目前印刷及發行連環圖的困局。觀乎小雷所分享經歷,似乎即使是有實力又有叫座力的畫師,即使自資獨立出版,其遭遇亦類同。「雖然紙媒很美好,而且看實體漫畫才浪漫嘛(編按:漫畫版《中二少女山海經》中的女主角,在故事裡都愛捧著公仔書),但世界變了,出版漫畫有一定困難,要吸引讀者拿起一本書來閱讀亦不是簡單事。畢竟,漫畫始終需要讀者才成事呀,因此我不抗拒任何可以發表漫畫的形式,就算是網上條幅式的連載漫畫,也有好玩的地方。但我得承認,自己目前還在摸索中。但理想歸理想,現實是經營PassionPrime有一定難度,實在需要大家支持,才可以繼續營運,提供更多優質資訊予讀者。」

目前她需要花大約一星期時間去完成一個《中二少女山海經》的故事,「暫時這是我所能做到最快的速度了。實情是,最吃力不是畫漫畫,而是要切換不同類別的工作 - 就好像在你熟睡的時候突然要起床跑馬拉松,跑完馬上做愛,完事後突然又叫你上台演講......切換心情是最累的,如果可以集中精神畫漫畫的話,可能會比較好。」一如黃洋達所言,小雷近年的漫畫作品太少了,無論對漫畫界與讀者來說,都非常可惜。未來需要更多人支持,讓她更有動力,畫出更多富有生命力的作品。


請支持PassionPrime:
http://passiontimes.hk/prime/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