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之港豬語蒼涼

告之港豬語蒼涼


上海的同事來香港幫忙,小弟弟一名,生於九十年代,二十出頭多些,受過教育有知識,思想清晰有條理,加一點中國人的滑頭。

跟小伙子談天說地,東拉西扯很多,終又在銀河系外走回香港,說著新一代的中國知識份子,是如何看待港中關係及大陸自身的形勢。

他不諱言,他的朋友圈中,有能力的不少是拿著外國護照在中國賺錢,未有别國護照的則在努力找著,實際跟李連杰講的一樣,每個人都希望逃離監獄似的,只是小伙子未敢宣之於口,或許因為他的外國護照還未有著落吧。

小伙子也很擔心中國的環境污染、食物安全、水資源短缺等問題,然基於資訊所限,他所知的並不多。

至於港中問題,他所言的,還是我首次從一個中國人口裡聽到。他說,朋友很多慨嘆,收回香港苦了兩地人,中國 人看得香港事事皆比大陸好,遺憾是中國在現存體制下,永遠沒有跟上的可能,求不得便心生妒忌,只好把香港的水平拉下來跟大陸看齊。他知道香港人也不喜歡大陸人,縱然表面口和,心裡還是不和、不爽,除了表面兩地差異衍生這種感覺,他還覺得香港人有種莫明的高傲,總是難以接近。我告訴他,因為香港人多數偽善, 他不語而笑。

最後,我們談到中國民主的前景。他告訴我,中國是沒有可能出現如英美的民主,因為人太多、太雜,太多人想要的都不一樣,行英美式的民主等如亡國。問他真的這樣悲觀?他說中國若只剩下現今十分一的人口,英美式民主就有可能實踐。我心裡想,那就真的不可能了!話題亦在那刻止住。

強調要「建設民主中國」的混蛋,一直迷惑了不少港人支持,把他們統統變成港豬,利用他們偽善成癮的弱點,建立一個虛無飄渺的「偉大」使命,卻一河之隔的北方村民,他們從沒如此想到,要香港人幫自己建立不可能亦不想要的民主。

人不要臉,總是天下無敵,卻此天下無敵,離開咀巴即化為無力,感覺蒼涼!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