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二百五十二集.命不該絕

百鬼夜吟.第二百五十二集.命不該絕


「她不斷叫我去死⋯⋯」阿寬看來有點懼怕,說。
「她是⋯⋯?」精神科醫生淡淡然問道。
「一把聲音⋯⋯出現了好幾年。」阿寬回想起來說。
「唔⋯⋯」醫生聽著,雙手在鍵盤上遊走,記錄阿寬所說的狀況,說:「可能是幻聽。」
「幻聽?」阿寬說。

「現在你去死吧!」
「不要再煩我,好嗎?」阿寛從睡夢中醒來,說。然後,按著手機,屏幕顯示是凌晨四點,他心道:「又是這個時間。」他已經不記得多少個晚上從睡夢中醒來。

阿寬的同事阿通望見他憔悴的樣子,問:「你的樣子很不妥。」
「是⋯⋯是嗎?」阿寬顯得有點支吾以對,不想別人知道自己去了找精神科醫生,說。
阿通續說:「不是我要嚇你⋯⋯你活像是個死人。」
阿寬強裝笑容,說:「生不如死。」

「那你去死吧!」

阿通疑惑的眼神望住阿寬,說:「你聽到甚麼嗎?」
「那你去死吧!」阿寬一雙眼眉左上右下,說:「你也聽到?」
阿通說:「你被鬼附啊!」
阿寬一時驚喜交集,知道自己沒有精神病而喜,卻換來是被鬼附而驚,說:「怎麼會這樣?」
阿通說:「我也不知道,但我可帶你去找我的師傅朋友,或者他可以幫到你。」
「師傅朋友?聽說外面很多甚麼甚麼師傅是騙財的,他會不會也是騙人的?」阿寬一時之間無法相信,說。
阿通壓低聲音,說:「你知不知道你被鬼附身,它會千方百計令你抗拒去找到幫手⋯⋯我幫你找我朋友,約好了時間,你來不來,就看你有否福份了。」

接著,阿通在下午給了阿寬相約的時間地點,說:「當天,你會遇上千百個理由阻止你,但你要堅持到底。」

到了相約的當天,阿寬為確保自己一定能赴約,提早了三個鐘頭出門口,心道:「甚麼也阻止不到我的。」

接下來,這是一連串不可思議的經歷,阿寬在離家時乘搭的升降機就被困,然後待救援之後,去搭巴士又遇上三班車都是滿客,他改變主意去搭的士,竟然又遇上交通意外造成塞車,最後到了目的地的唐樓,也在上樓梯的時候踏錯腳而扭傷。

「喂!你現在去死吧!」

阿寬忍著痛,心道:「阿通說過的情況,真的應驗,但是⋯⋯甚麼也阻止不到我的。」結果,他咬緊牙關,撐著到了阿通所約師傅的地址。

那是一個神壇,阿通和師傅已在等候。在他一來到之時,師傅說:「你真是命不該絕,它幾乎吸盡你的陽氣了。」
阿寬疑問:「那你為甚麼不早點來救我?」
「怨親債主的事,要靠你自己的。」師傅說:「干涉別人的因果,可是得嚴重代價的。」
阿寬說:「那我得救了嗎?」

最後,在神壇前,師傅為他做了一場儀式,說:「放心吧!它離開了。」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