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藝術家彭金有

專訪藝術家彭金有


輕,是藝術家彭金有(Raymond)的創作風格,一如他的藝術家之路,輕描淡寫。學生時代,鍾情美術活動;踏入社會後,從事平面設計工作;離開職場後,朋友邀約去學陶藝 - 最後倡議者離開,和議者堅持,彭金有留低繼續學。兩年後,獲陶藝老師推薦,報讀視覺藝術中心的專修課程。

「我是漁民子弟。先輩與父母皆以捕魚為生,養大我們九兄弟姊妹,而我是么子,與大家姐相距廿年。」Raymond說。「在我兩歲之前,家住在香港仔的漁船上;及後漁業日漸式微,父母申請到公屋,才開始『岸上生活』。」

漁民與藝術家,聽來風馬牛不相及,但Raymond卻是天生巧手與美感觸覺。「中學時我學過金工和木工,自問亦有些少心得,因此捨陶藝而取雕塑。當發現原來除了陶藝之外,藝術竟是如此多fun!於是暫且放下陶瓷,一頭栽進雕塑的世界裡。」

與大海結不解緣 將之融入創作中

增進技巧,開拓了Raymond的創作範疇,但也離不開「輕」。同時,更選用木和石等沈重之物為創作媒介 - 如此組合,一輕一重,互相融和,當中的橋樑是,線條。

「我喜歡線條那份簡單性,雖然繪畫時,可以很密集,但那份輕柔的感覺,依然為我所喜歡。身為漁民子弟,從小喜愛大海,喜歡游水,至今這份愛依然有增無減;我的作品常與海有關,並以抽象形式呈現。游泳時,我們望向海底,海裡的一切被燦爛的陽光所折射。當刻難以確定那是甚麼,但那種不確定而且飄浮的境象,帶給我很舒服的感覺。由於印象深刻,我遂將它們一一帶進我的創作裡。這份自娛,形成一件又一件的作品。」

雖然Raymond謙稱是自娛,但他的作品,也成為了他的職業。成為藝術家前,他曾任職廣告公司,工作需要迎合客人喜好、需求,甚至要為其度身訂做,又要顧慮銷售、潮流。「說不上討厭但又稱不上喜愛,但創作的過程是愉快的,我很享受。後來公司裁員,他不得不離開。「天大地大,前路茫茫,尤幸新知舊雨帶來工作機會,讓我可自立門戶,做個自由工作者;期間,又偷閒學習陶瓷與雕塑。某年,一位至親離世,我為此而夜不能眠;失眠時,唯有以繪畫自療 - 我曾經是繪圖員,繪圖專用的針筆,家中不缺;自那時開始,培養出目前的繪畫風格。」

以失眠為題辦個展 展出畫作與裝置薄術

線條,為他所鍾愛,作品上每條弧線,都為抒發自身感覺。早前於中環PMQ一隅辦個人展覽《失眠》,化失眠為藝術。「無眠之夜,我以繪畫代替數綿羊,密集的線條,形態如氣泡、蓮花、海葵、珊瑚等。它們把我從失眠的苦海中拯救出來。」這類與大海有關的主題,常見於Raymond的作品,除與其漁民身世和個人喜好有關,也是他置身海中時的感覺,亦代表他的內心感受和轉變。

早前,陪伴他十多年的單車報銷。這段感情,他無法捨棄,故此把零件拆下,製作成一件作品。

「這部單車陪伴我十幾年。換車後,一直不忍心丟棄,畢業倍我渡過了那段時光 - 練習、參加比賽、勝出賽事......保留了幾年後,忽然想把這些年來的比賽、歷程與感情發展成一件作品。我先將整部單車噴成白色,再將拆掉的車轆裝到前面,令其自轉,再用立體畫繪筆製圖,將畫作掛在車輪上,當有光照射時,影子會隨著車輪轉動而變化,很有趣!我當年駕著它參加三項鐵人賽,有游水、跑步、踩單車,於是把代表陸地的樹枝挑至中空,再配上紅銅線,其線條形態如海浪波動,卻又如比賽的路線;再配上單車部件,就把我最愛的運動連結起來。我很喜歡這件作品,因為這部單車隨我東奔西跑十幾年,在我心目中的份量很重;而且很能代表某個時期,某個面向的我。」

不拘泥於個別媒介 喜作多方面嘗試

創作路漫長,總會遇上腦閉塞或創作樽頸,對此,Raymond認為要開放自己的身心,迎接不同的人和事,打開眼界,放鬆心情,甚至轉換創作媒介,從中尋求突破。「每當創作時出現樽頸的狀況,我絕不願原地踏步;因此會發掘新事物及新物料去尋求突破 - 並非想要一步登天,只是希望從中保留自己的風格。所以寧願在物料上嘗試。」

Raymond從他的工作室中,找來一件雕刻作品,那是一片透明「亞加力」(Acrylic)膠片,上面有很多幼線,肉眼看來似有還無。當有光線穿過刻紋,紋路就會顯現出來,一如浮於半空,形態婉如水墨畫作;至於紋路的影子則落在膠片後方的平面,輕輕地,不留痕跡地,循光線投射 - 依然是Raymond的「輕」。

保有自己的風格,再從中尋求突破,是藝術家必須面對的難處。除此以外,工藝技巧上的細節如體力、安全、材料等,亦不可或缺。「例木、石與陶瓷,物料不同性質各異,陶瓷進窰前仍可增減材料,但木石嘛,一下刀就無法回頭,必須留意。創作時要先了解材料本身優點和缺點,準備十足後才開始著手製作。」

近來,Raymond使用Upcycling的方式創作,如利用山野間的枯木,以及一般人眼中,沒有價值亦沒有用途的東西。「拾回來的枯木一般都有缺憾,要不潮濕,要不蟲蛀,處理功夫繁複;清理後需要風乾起碼一年,否則無法乾透!」聽來費時,但他卻樂在其中,享受那份生命的觸感 - 他就曾經把一個櫃桶化作尋找回憶的工具。

「數年前,朋友家裡裝修,須扔掉一些舊家具,當中有套四十五年歷史的實木大櫃。他知道我喜愛舊物,就想送來我家,無奈地方淺窄,無福消受,只能保留八個造工精美的木抽屜。我一直把它們閒置著,直至早前,靈感突然湧現,就用來創作,並舉辦『Secret Drawers思處』展覽。」Raymond說。「今日我們習慣把回憶藏在相機或電話內,舊物就堆進櫃桶裡,日子一久,就忘卻它們的存在。其實每人總有個收藏舊物的櫃桶,只是不去打開而已。將抽屜內部塗白再裝上鏡子,喻意反射自己的情感;並借助社交媒體,分享大家的舊物故事。」

藝術作品常見抽象,但終不離現實,常有初投身藝術工作行列的人,總會因為一個問題,費煞思量:「應該成為一位全職藝術家嗎?」

面對這問題,Raymond以過來人身份,全然否定,「藝術不離現實,人要生活、果腹。日間工作,夜裡創作,雖然辛苦但可以學習溝通,從而累積經驗,按步就班。最重要的,始終是堅持目標,做好自己。」
「我曾經是繪圖員,繪圖專用的針筆,家中不缺;自那時開始,培養出目前的繪畫風格。」
早前他於中環PMQ一隅辦個人展覽《失眠》,化失眠為藝術。
Raymond將畫中的線條,以竹篾為媒介,變成實體。當有風吹過,就如水中氣泡般,在空氣中蕩漾。
陪伴他十多年的單車報銷。這段感情,他無法捨棄,故此把零件拆下,製作成一件作品。
近來,Raymond 使用Upcycling 的方式創作, 如山野間的枯木。


(熱血時報網台節目「國立大台」第1050集有彭金有專訪)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